從一串鑰匙圈説起-談無酬償的真愛(李彥禎)

序:太太及我各有一鑰匙圈套備有ID卡、房子、汽車等的鑰匙。如丟掉整個鑰匙圈,不但住、行沒有了,連社區的大門也進不了,其麻煩可大也。我是粗線條的人,不但常找不到鑰匙,甚至有時連戴在頭上的眼鏡也找不到。相反的,我太太是謹慎,很少掉東西。但 ⋯

我的外孫Jonathan 昨天清晨4點撘飛機從北卡飛來加州。本預定11點半或更遲才抵達(因逢勞工節及疫情仍肆虐期間)。沒想到飛機不但沒遲到,甚至破天荒還提早半小時到達,使我們意外驚喜,而更令我們的是,一向慎言謹語的他,一見我們馬上開口説:「我快餓死了,走,到Classic 一(正一餐館),我請客。我己通知Chase 哥哥,及未來的嫂嫂一起來。」哇!孫子要請客,而且那麼「阿剎利」(乾脆),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喜訊。我自從「成公」以來,就一直等「報隹音」已二十多年,如今六個親生丶三個領養的孫子都有工作,開始賺錢了,也開始學會「搶付錢」了,或分擔費用,而不再全吃白飯了。哈!「終於等到你了」,使我高興得一時忘掉穿上襪子便拖著鞋子走出門了。(記憶中,似乎未曾如此失態過,簡直可媲美當年謝安倒履迎客之喜了。)

在我們等待叫號前,我趁機給孫子及未來孫媳婦分享一個二十幾年前在北卡發生的真實故事。有一次北卡同鄕會舉辦到海邊大城,Wilmington遊覽。我用還蠻新的Sub載幾位同鄉,在快到時,我突然覺得右後輪胎爆裂。我小心把車停在路邊後,發現沒內胎的輪胎竟然爆裂而全壓扁,這是罕見的,並很危險。我馬上通知AAA,但至少須二、三十分鐘救援才能抵達。那天艶陽高照又沒樹蔭,非常酷熱難受,正不知怎麼辦?忽然,有一年青白人開一部車,神不知鬼不覺,開到我們的車後,來審視情況。然後,作手勢要我打開工具箱,拿出工具及備胎,並馬上動手換輪胎。他手腳敏捷俐落,一幅老手的樣子。不出幾分鐘便完成,而且把工具完全歸位。整個過程中,他一言不發,儼然像是啞巴。直到事畢,他鑽進車子,才從窗口露出笑容,並揮揮手向我們大聲說:「May God bless you all. Have a nice day.」我們連他的名字丶身世都一無所知,他就如此揚長而去,留下滿臉錯愕、喜悅、感恩又歉意的我們,儍傻地揮手向開始遠去的「陌生人」遙祝、感謝。這是奇妙、難忘的溫馨的感受,二十多年來,一直心存感恩,未曾稍忘。

法國大文豪雨果曾説道:「人有了物質才能生存,人有了理想才談上生活。你要了解生存與生活的不同嗎?動物生存,而人則生活。」但人也是動物,必須兩者得兼,才能兩全其美呀!所以,當侍者喊叫我們的7號入桌。我們與子孫隨即一起欣然而上,享受這難得的天倫之樂。(作者為南加台僑)0906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社團的褪色 (陳茂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