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衛生局配合台大公衛做研究?(邱貞嘉)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

 

彰化衛生局對近一千五百名無症狀者做武漢病毒的PCR,有網友爆料在居家檢疫期間被要求自行到醫院採檢,之後還抽血。跟先前發表的彰化地區抗體檢測報告一起來看,這比較像是彰化衛生局配合台大公衛在做研究。尤其據陳時中二十日接受《周玉蔻嗆新聞》訪問時說了「行政上和做研究並不相同」這句話,台大公衛的角色更引人關注。

抗體檢測的部分跟NIH(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四月左右推出的萬人企劃很類似:檢測抗體的流行率,但NIH是公開徵求自願受試者,沒有任何地方衛生單位涉入。計畫一推出我就參加,流程跟一般的臨床試驗一樣,先email同意書,取得我的電子簽名後,寄包裹來讓我自己採血(類似測血糖的採血針),附回郵寄回去,或請快遞公司來取件。同意書裡面說明得很清楚,這不是PCR用來做急性感染的診斷,是研究抗體盛行率,如果你有症狀要自行通知你的醫生,做鼻咽的PCR。受試者個資會被嚴密保護,但並不會個別通知你抗體是否陽性。

一再開記者會或在臉書發文的台大公衛教授以及彰化衛生局,應該要說明清楚,做了這麼多無症狀者的篩檢,是否為了跟抗體一起做臨床研究?如果不是,那麼為何違反中央指揮中心的流程?如果的確是在做臨床研究,那麼(一)有經過人體試驗委員會(IRB)的核准嗎?(二)有讓受試者簽同意書嗎?(三)研究經費從哪裡來?這部分政風也應釐清。

面對這個新的病毒,大家都想要研究,但學術競爭不能走小路抄捷徑,用疫情的前提,公務機關的公文,叫你去測試,去抽血等等。這在美國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台灣有些人一直說要普篩,但以彰化四個月近一千五百人只檢測出一個陽性,符合經濟效益嗎?再看韓國前一波疫情,大量檢測後控制下來,現在不是又捲土重來?何況一次陰性不代表永久陰性,那要針對多少人、多密集的不斷篩檢?用哪一種檢測方式?目前最可靠的還是做PCR,台灣的做法是測三段基因,所以準確性是高的,但十分費時費事。先前亞培推出的快速診斷被FDA先快速通過隨後禁止使用,因為偽陰性比率太高,用這個測到陰性有什麼用?

篩檢一次陰性,並不能保證從此隨心所欲正常活動。在缺乏有效的疫苗和治療之前,確實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仍是目前最根本的防疫措施。

在各國人人自危的情況下,台灣可以相對的正常生活,表示一直以來的措施是有效的。這個新的病毒有很多令人不了解的地方,大家都在學習摸索,口水,尤其是政治口水,還是免了吧!

(作者為小兒感染科醫師)自由時報08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