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緩北京「收復」台灣的進度 (易思安)

易思安

(Ian Easton)

該為掩蓋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武漢肺炎)大爆發負責的中國共產黨政權,已下定決心要在攻克台灣之後征服全世界。到了二○二一年,華府和台北當局可能會採取什麼新措施來牽制北京?

十二月上旬,當初冬的寒風吹拂北半球時,新冠病毒疫情來到嚴峻的新里程碑:逾一五○萬人病故,約每九秒就有一個生命被剝奪。

儘管壓倒性的證據均指向相反的論述,中共仍不承認自己該為這場全球性災難扛責。這個政權繃緊每一條神經,不遺餘力地否認病毒源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

紅色中共威脅全球 美台頻頻示警

在中國政府的脅迫下,許多民主國家畏首畏尾,對於中共掩飾疫情一事不敢吭聲。毫不意外的是,他們自然也不願就中共其他可鄙的罪行置喙或採取行動,包括對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對西藏人民的殘暴鎮壓、將香港同化成和中國一樣的「歐威爾式」(Orwellian)警察社會、將外太空和網路世界武器化、削弱國際海洋法規令和全球貿易制度,以及放任合成止痛劑芬太尼(fentanyl)氾濫成災等。

然而,有兩個國家拒絕臣服:美國和中華民國(台灣)。看看這兩國的輝煌紀錄,可以發現他們對於中國專制政權所夾帶的危險,始終直言不諱。

美國國家情報首長(DNI)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三日於《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投書中寫道,「情報清楚顯示:北京企圖在經濟、軍事和科技方面宰制美國及其他國家。中國許多重大公共倡議和中堅企業,僅是在替中共的一舉一動刷上一層保護色。」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也提出類似警告,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其軍事官員均心懷擴張主義,而台灣首當其衝,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吳釗燮七日在英國《衛報》專訪中表示,「若第一島鏈最關鍵的契機沒有掌握在理念相近國家的手中,可以想像國際戰略拼圖的改變。」

因此,有責任感的美國和台灣當局,都清楚前方困難重重,無法等待疫情結束再來專心處理這個重大威脅。那麼,美台雙方此刻有何動作?還能採取什麼行動?我們先從台灣方面談起。

據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將、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資深研究員李喜明,以及該智庫研究助理李艾睿(Eric Lee)所言,台灣已開始自我強化,一方面破除北京收復台灣的野心,一方面與美國加強聯繫。兩人在題為「台灣整體防衛構想說明」(Taiwan’s Overall Defense Concept, Explained)一文中,形容台灣如何藉由做出必要改革,努力應對戰略環境的千變萬化。

李喜明整體防衛構想 見解清晰務實

不久之前,台灣的武裝部隊在與中國海軍、空軍對壘時,還保有絕佳優勢,使得真正被入侵的恐懼,頂多是中共發揮想像力憑空捏造的情節。但那些黃金歲月已經是過去式。近十年來,中國在武器裝備方面投入數目驚人的預算,導致兩岸軍事平衡逐漸傾向中國。中國入侵威脅如今已是貨真價實,未來幾年還會變本加厲。

由李喜明在參謀總長(台灣最高階武官)任內撰寫的「台灣整體防衛構想」,見解清晰且務實,著重於如何使台灣軍隊更具生存能力及致命打擊能力,在華府和台北均備受推崇。

「台灣整體防衛構想」主要概念,是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最糟糕的戰略處境。它假定台灣必須克服一連串嚴酷挑戰:一、台灣在政治上被孤立,在軍事力量上被壓制;二、台灣無法維持一支龐大的常備軍;三、由於預算限制,台灣無法提撥足夠款項解決防禦問題;四、台灣的軍事科技落於人後;五、在打擊敵軍軍事重鎮的選項減少後,台灣的守衛者被迫逐漸限縮戰場範圍。

結果將會如何?未來的戰爭或許會在台灣主要人口密集區的近處(甚至內部)爆發。

「台灣整體防衛構想」提出一個合理的因應方式:台灣的武裝部隊必須採取可以迅速、輕易且大量部署的防禦措施,削弱潛在的入侵行動。承認處境的危險性,進而調度可用的資源,並抱持前所未有的緊迫感付諸行動,台灣軍隊才能更有效地捍衛國家。

毫無疑問,「台灣整體防衛構想」對(共軍)入侵情境的設想頗有見地。然而,它仍無法補足更高層次的政治和戰略事務方面的缺失。

台灣的國家安全戰略是什麼?台灣的威懾理論怎麼說?台灣的勝利方程式在哪裡?台灣要如何克服中共在政治戰、核恐嚇、顛覆行動方面的「暗黑藝術」(dark arts)?迄今為止,還沒有人可以回答這些問題,部分原因是沒有人對美國準備怎麼做有十足把握。華府長期秉持的「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政策,造就了每個人都綁手綁腳的大麻煩。

薛瑞福籲拜登 啟動美台聯合軍演

美台關係目前仍因政治權宜之故,必須避人耳目地設法維繫,這是事實;但遮遮掩掩的美台關係不再是「極簡式外交」(diplomatic minimalism)的標準範例,也是事實。雖然基於擔憂中共反應,而延緩做出艱困決定的情況已經比以前少了,但雙方仍有提升關係的廣闊空間。

美國國防部前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最近發表「致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備忘錄」(Memo to the Next President),呼籲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協助台灣落實「台灣整體防衛構想」,並進一步將台灣納入美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架構。他對總統當選人拜登提出的建議如下:啟動美台雙方共同防禦演習;擬定軍艦定期互訪計畫,且美方應率先指派潛艦和驅逐艦訪台;增加美軍在台灣的規模,以利雙方進行密集的聯繫、訓練和諮詢任務。

如果要說出一個必須做出如此大膽、創新舉動的時刻,那就是現在。COVID-19大流行是一個赤裸裸的警示,凸顯「戰略震撼」(strategic shock)是會實際發生的。我們生活在一個並不理想、無法預測且危如累卵的世界。中共的權勢和影響力則讓黑暗的現實世界更加深不見底。

藉由在來年緊密合作,美國和台灣可以阻止共產中國擴張,讓這個地表上最容易爆發戰事的區域不致擦槍走火。(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資深主任、《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自由時報12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