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聲四起 美台評比 (王健椎)

美國賓州一個高中女學生,參加學校啦啦隊校隊選拔落選,回家後怒氣難消,在社交媒體上,展示憤怒的中指外,還加了四大F(幹)聲,F學校,F足球隊,F啦啦隊,及F所有事。學校發現之後,認為這樣的言論,太過放肆,妨礙學校名聲,禁止她參加啦啦隊活動一年。對一般人來說,身為人父,看到女兒落選,心底當然失望,但是,對類似的粗魯幹聲,可能不是大家都認同,何況又是在公開的社交媒體。這位美國人父,不滿學校對女兒的懲罰,於2017年將學校告到法院,四年的努力不懈,層層的法庭審判,這個案件上訴到美國最高法院,今年(2021)六月23日,最高法院以八比一的壓倒性,判決學校敗訴,侵犯學生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判決書中特別聲明,或許有人認為那些幹聲,不值得憲法來保障,但是只有保障所謂不重要的,才能保障那些必要的言論。對重視言論自由的人,這個最高法院的判決,有極大的鼓舞,也提醒了學校行政單位,懲罰前要三思。

賓州高中女學生 一時憤怒四幹聲 父親失望也難忍 言論自由精準狠

在上述判決的前一星期,六月16日,台灣的新聞報導,提到一位航警警員,寫了一篇文章,描述他上班七年,宛如過著退休的生活,被記二大過免職,連剛考上警大研究所的資格,也一起被取消。處分的理由是:浮誇不當言論,對航警堅守崗位的同仁,打擊士氣,破壞內部團結,嚴重傷害外界對航警的形象。他的長官,也因考核不週,遭記過調職,無辜地受遭殃。如果他真的工作輕鬆,考上警大研究所,高興之餘,分享個人感覺,像其他寫文章的人一樣,稍微誇張一點,不意外。如果航警工作量高,壓力大,航警可以公開表態,拿出作業事實,讓社會做個公評,必要做這麼嚴厲的處分嗎?印象中,不少政府部門,和私人公司或工業界相比,都輕鬆一些,職員說良心話,曝露真相,主管有點難堪,但應該不算惡意誣蔑吧?一篇小文章,就傷害了航警的形象,有如此脆弱的形象嗎?而這篇文章,和研究所資格,又如何扯得上關係呢?有點扯。數十年前,謝雷的“苦酒滿杯”被政府禁唱,因為歌詞“低俗消極,讓人頹廢”,看來,行政官員在言論判斷上,似乎一直都很主觀,古早到現代,攏同款。

上班生活如退休 擅自公開航警糗 苦酒滿杯低俗秀 主觀判斷久不朽

在台灣傳統社會長大,我的價值觀深受傳統影響,來美近四十年,接受西方文化的洗禮,但是有些觀念,怎麼洗都洗不清,還是很傳統:譬如在言論自由,和個人隱私的保護,尤其當這兩項保護,和公眾安全有衝突時,更令人迷惑。一年多來的新冠肺炎,就是個好例子,美國因為言論自由和個人隱私的考量,而無法對患者做確實的追蹤,導致對病毒控制,不斷地掙扎,等到有效疫苗開發,疫情開始展現曙光後,在關鍵時刻,又有關於疫苗的假消息,讓許多人怕怕,不願接種疫苗,影響疫情的控制。政府希望藉疫苗的施打,達到群體防疫效果,但是對假消息束手無策,除了做廣泛正面宣傳外,有些州政府,不惜大手筆的利誘,譬如,加州提供了十份樂透金,每份一百五十萬美元,另外三十份,每份五萬美元的樂透金,還有有兩百萬份,每份五十美元購物卡,所有接受疫苗者,都有機會中獎,真的是不可思議。

價值觀念本傳統 西方文化也朦朧 自私不管疫情重 看了誰能心不痛

反觀台灣的疫情控制,沒有個人隱私的顧慮,嚴格的追蹤和隔離,配合高額的罰款,一個多月來,似乎已有些效果。這樣的做法,造成許多人的不方便,甚至商店停止營業,導致生活有困難,為了整個國家,犧牲某些特定商業,合理嗎?和其他政府的政策一樣,沒有絕對的對或錯,而是政府的關注重點在何處,負責任的政府,如何讓“整個國家”更好,應該是最終的考量,而對被犧牲的對象,如何去補償,都要認真思考。民主國家的選舉,就是對政府措施的檢驗,當它政策重點失準,讓多數人失望時,就是該下台的時候,很簡單。在言論自由方面,無法認同美國賓州女孩的幹聲,對最高法院的判決,勉強接受,但心存疑慮;對台灣航警的免職,和取消研究所資格,苦酒滿杯,心思錯綜。講咖嘴角全波,你可能要問我,言論自由的界限在那裏,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家門口那棵茉莉花,16美元買的幼苗,我很確定,會開出芬芳美麗的茉莉花,因為有許多嫩葉,六月茉莉,來得正是時候。風花雪月容易談,世事人情多缺殘,中語寫來簡單,台語讀來親切,換個腔調吧。

政府政策若失準 選票自然會減損 六月茉莉清香芬 美麗自然守本份

(作者為南加台僑)07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