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看待美國最高法院(王健椎)

美國最高法院,有九位終身職的大法官,他們的看法和所作的決定,影響所有美國人的生活。最近因為對環保,宗教自由,槍械管制,和墮胎權力,所做的判決,和傳統有些偏差,尤其是對墮胎的判決,認為各州有權力自行制訂墮胎法,打破近五十年的慣例,引來全美各地示威,造成社會一片混亂。尤其贊成墮胎的社運人士,更是大聲抗議吶喊,認為憲法賦予的權力被剝奪。最高法院是啥東西,如何運作,是否有政治意味,在此謹將所讀所看所想,作個總整理,釐清過去的迷思,以簡明的報告,和有興趣的大眾分享。對了,在下本科土木,專長結構力學,政治法律文學,純屬興趣,如有觀點失真,或有任何異見,歡迎指教。

最高法院的一項任務,是決定政府的政策是否符合憲法,並且規範政府的權限。上訴到最高法院的案件,大多要經過數年的訴訟過程,而很重要的一個精神,就是當前法案的判決,要依照先前的判例當標準。而最高法院的判決,一般就是最後的定案,沒有其它法院可以來否決。但是當最高法院違反前例,做出新的判決時,是否能就此定案,則有討論餘地。雖然法院不能更改判決結果,但是國會可以通過法案,間接地來改變最高法院的判決。國會也可以修改憲法,或制訂新憲法,來制衡最高法院的判決,但是修憲門檻很高,需要極大多數民眾的支持,按照目前的政治生態局勢,沒有修改憲法的可能性。

高院判決有意見 國會可以去修憲

綜觀政治大局面 別盼有何新改變

當最高法院有空缺時,現任總統提名,參議院表決,多數決定通過,但是總統提名後,參議院的多數黨,有權力決定是否提出表決,去確認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在2016年,民主黨的歐巴馬擔任總統時,於三月中,提名一位候選人,距離十一月的總統選舉,還有大約八個月,但是參議院大黨的共和黨,認為應該等總統選舉結束,讓下一任總統提名,才符合民意,堅持不表決歐巴馬提名的候選人,導致歐巴馬提名的候選人,無法被確認。2016年底,共和黨的川普當選後,提名較保守的大法官候選人,共和黨以多數黨的選票,順利地確認川普提名的候選人。當川普擔任總統時,在2020年底,最高法院又有個缺,川普總統選舉於十月底,提名一位大法官候選人,距離總統選舉不到一個月,如果按照共和黨2016年的標準,應該等總統選舉後,由新任總統提名,才符合所謂的民意,但是,仍是參議院大黨的共和黨,卻迫不及待的表決,以破天荒的迅速紀錄,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通過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

他黨執政有空缺 硬是拖上八個月

我黨執政好機會 確認通過一個月

當媒體質問共和黨,為何和數年前的情形,有如此不同的看法和做法,共和黨參議院,同樣一位領導,說有機會確認總統提名的大法官,我們怎能輕易放棄。如此前後矛盾的說法和做法,雖然百分之一百合法,但讓人看了汗顏,充分地反應出當前美國的政治型態,政黨利益優先,個人道德操守擺一邊,當謊言被逮到時,也無所謂,所謂的羞恥和尊嚴,都是次要的考量。這種缺乏廉恥的操作,將充滿政治考量的手法,參入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確認,將本是清高非政治的最高法院,染上濃厚的政治色彩,而塑造出當前的最高法院的形象。

論調前後相矛盾 凡人看了心不順

欠缺廉恥沒自尊 無奈高院也沈淪

最高法院的辯論庭,沒有證人或陪審團,只有雙方的律師,在律師開場發言後,由首席大法官先提問,從資深到資淺,輪流發問,每位大法官五分鐘,一般的案件,長達一小時左右,因為採自由提問模式,律師必須有充分準備,備有靈敏的反應能力,而從大法官的發問語氣,有些時候,可以看出大法官的意向。辯論結束後,九位大法官再開會做判決,沒有書紀官或助理在場,也不能有筆記。有位大法官,從2006年二月起,長達十年的時間,沒有開口問過一個問題,算是最高法院的異類。 

法官輪問五分鐘 律師應對難輕鬆

十年金嘴都不動 應該不是聽不懂

美國憲法,沒有規定大法官人數,因目前有六位保守派,三位自由派法官,有些法界自由派人士,認為法院過於保守,意識平衡有問題,而開始考慮是否需要增加大法官人數,雖然民主黨目前是參議院多數,但是並非所有成員都是激進自由派,因此要增添大法官,達到較平衡的最高法院,也是困難重重。美國最高法院,自1790年起,成為司法的最高法庭,傳統上,每年十月的第一個星期一開庭,一直到六月底,其它時間則休庭,在休庭期間,大法官私下開會,書寫案件決定,或考慮下期案件的安排。最高法院開庭辯論時,不准攝影機或現場播報,這樣的傳統,一直到新冠肺炎的侵襲,才有所改變。低微的新冠肺炎病菌,不但擾亂了一般民眾的生活,連兩百多年最高法院的傳統作息,也不得不為之低頭改變。

三位自由六保守 基本平衡有問題

新冠肺炎來侵襲 法院也不能迴避

當前的九個大法官,近三十年來的例任總統,都曾經提名確認大法官,老布希提名一位,小布希兩位,歐巴馬兩位,川普三位,拜登一位,其中六位保守派,都是共和黨總統提名,三位自由派的,由民主黨總統提名,一些較有爭議的判決,都是六票對三票,如果說最高法院的判決,沒有帶任何政治色彩,或是沒有參雜個人意識,會如此湊巧嗎?克林頓和小布希,總統任期都是八年,曾提名確認兩位大法官,川普在短短的四年任期內,則提名確認了三位大法官,可見最高法院的成員,自由派或保守派,不是以總統任期決定,也有高成份的運氣,而最近的墮胎判決,是保守派累積多年的成果,也能說是天意。

任期八年提兩位 川普四年提三位

全是運氣在搞鬼 沒有什麼對不對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終身職,本來希望他們能不受政治影響,可以憑他們的智慧,來做出所謂公平的判決,但是大法官也是人,難免有個人意識,加上呆板的提名確認程序,以及最近數次的提名表決,因社會意見分岐,導致政治味道濃厚,而造成當前最高法院形象受損,難怪按照美國的民調,有大約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對最高法院失去了信心。雖然如此,2020年總統選舉後,川普落選不認輸,不斷提出訴訟,希望他提名的大法官,能有回報的心,給予善意的回應,出乎川普意料之外,全數案件駁回不審,可見最高法院尚有基本的良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2021元月六日的國會暴動,國會的調查委員會,希望搜取一些資料時,有位大法官的太太,之前有參與活動,他有明顯的利益衝突,不但未選擇迴避,還投出唯一的反對票,許多法界人士,覺得不可思議。

高院政治味道濃 清廉形象有鬆動

縱然提名情意重 憲法良知要效忠

美國一般法院的法官,遇到有利益衝突的案件時,法律明確規定,當事人必須迴避,但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則沒有類似的利益衝突法律,基本上認為大法官,會有更高超的道德良知與良能,選擇自行迴避,但是,如果大法官不迴避,也拿他()沒辦法 ,很巧,這位大法官,就是曾經十年未開口的那一位。最近大法官不迴避的案例,正顯示出最高法院的一個漏洞,就像百年來,美國現任總統落選後,都承認選舉結果,而有和平的政權轉移,一直到最近的川普,採取不合作,不承認選舉結果,而有所謂的元月六日暴動事件。大法官如果行為不當,或是有不法行為,可能被彈劾而丟官,但是按照目前的政治環境,大法官通過彈劾的機會,也是近乎零,所以如有任何大法官,蓄意違背傳統判例,甚至有不法不恥行為,可能也不會有後果,這也是美國一般民眾, 對最高法院和司法的無奈。談美國最高法院,中語溝通沒問題,來段台語,輕鬆一下也恰當。

最高法院反墮胎 法界人士倒頭栽

萬一法官真亂來 咬牙氣死也無解

(作者為南加台僑)070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