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的邪惡vs.政治作為志業(李敏勇)

李敏勇

 

新北市長選舉,侯友宜與林佳龍是明顯的對比,某種程度上,面對的是轉型正義不全留下的政治課題,一種極具反思意義的選擇。侯友宜正是漢娜‧鄂蘭所說的「平庸的邪惡」的代表。一九六一年,漢娜.鄂蘭經由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審判,對這位納粹禁衛軍高級將領,猶太人終結方案策劃及執行人在面對審判時的觀察,她得到「平庸的邪惡」這一概念,並發展出她膾炙人口的論見。

在鄂蘭眼中,被視為劊子手的艾希曼並不像生來殘暴或對猶太人殘暴成性的惡魔化身,「而只是個忠實執行法律和上級命令的人,一個平庸官僚,問題在於他缺乏良心、缺乏思維能力、缺乏理性判斷能力」。她以「平庸的邪惡」指陳這種心理狀況。

獨裁之惡通常經由這種惡行為之,但也有別:柏林圍牆倒塌前,東德軍人對翻牆西柏林的東德人民開槍,仍有執意致死或故意放生之差,兩德統一後的治罪也不同。

解嚴後,黨國心態仍在的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時任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長,過度執法,強制拘提已誓言「over my body」的鄭南榕,導致鄭南榕在「自由時代」雜誌社自焚殉道。看看侯友宜怎麼說,他多次回應,毫無愧意,一再強調為了國家,現在依然會這樣做。比起東德垮台前,有些士兵故意瞄不準逃脫者,侯是執意為他所說的「國家」為惡。

民進黨在二○○○年執國家之政,陳水扁成為總統,他曾掛名「自由時代」社長,卻提拔侯出任警政署長,想必各有所圖。但侯終究在警大校長卸任後,選擇成為朱立倫的兩任新北市副市長,在有總統夢的朱背後,扎根新北市,並當選新北市長。他深知中國國民黨已沒落,刻意淡化黨人色彩,尋求連任,也編織總統夢。

挑戰侯市長位子的林佳龍,是韋伯所說「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的體現者,一位學有專攻的政治學者,並有國會議員經歷、擔任過台中市長、交通部長⋯,並在台灣智庫謀籌過許多國政藍圖。被歸類一九九○學運世代的他,在台灣民主化發展歷程是與侯站在對立面的進步份子。他們這一世代繼承美麗島事件受難人、辯護律師群、編聯會群體,承擔民進黨開拓執政新歷程。

以政治為志業的林佳龍正挑戰平庸的邪惡者侯友宜。侯缺乏真正進步性,並非民主價值實踐者。從仰仗上意到從政領導,看「恩恩事件」官僚害人的冷血態度,令人嘆為觀止。作為環繞台北,類似東京都環繞區部的都內多市,新北市的年輕選民應該有進步視野:選擇一位有進步性的市長?還是魅惑於舊黨國體制,平庸邪惡的格局?

(作者是詩人)自由時報11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