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與右,豬與牛,朝與野(林濁水)

林濁水

政黨不負責任,而民眾有如巨嬰

關於政黨屬性是左派還是右派,朱立倫說:台灣兩大政黨都是同一派,都是「中華民國派」,每次提「減稅」,兩黨一致贊成;提「增加社會福利」又無異議通過,不管錢從哪裡來,所以都成了「債留子孫派」。台灣民主化後,為了選票、為了討好選民,國民黨與民進黨,兩黨變一派。

朱立倫說得好。

稱讚他不是因為他這樣說在知識上高人一等,只有他看到這一點。事實上,增社福就必須增稅,減稅就必須減社福,這是基本常識,很難想像台灣政界沒有人懂,所以只好由朱立倫第一個講。真相是大家明明知道,但是偏偏裝儍,裝儍的理由是這樣兩黨就可以毫無責任感地把違背起碼常識的做法當做拚選票的好手段。

同一個政黨,政策毫無邏輯的一貫性,有時左、有時右、可左可右、左右混亂、左右不分。台灣這種左右混亂的現象不只是出現在稅-社福的政策配套上,例如在決定法定工時要怎樣調整時也一樣。

剛民主化時,由於國民黨政權的權力基礎是上層階級,所以政黨屬性被認為是右派,而受中下階層支持的民進黨就被認為是左派。國民黨執政時,從1984到2000年,歷經16年之久,死守一週法定工時48小時的規定硬是動也不動,的確是典型死硬右派政黨;相對的,民進黨則一再批判,也算是左翼政黨無誤。到了2000年政權一旦輪替,左翼的民進黨順理成章的進行修法,要將工時改為每週44小時,(也就是兩週88小時),不料,這時死硬了16年的右翼政黨國民黨突然從死硬右翼暴衝到極左翼,堅持非改為兩週84小時不可,一下子就使民進黨循序漸進縮短工時的計劃被打翻而手忙腳亂。

從此,法定工時歷經15年都維持雙週84小時。時間既涵蓋了所謂左翼的民進黨執政的7年,也理所當然的被後繼執政的國民黨政府為展現其右翼色本色而一維持又是7年,然而,當馬總統8年任期將結束,總統要選舉時,這個右翼政黨又暴衝成左翼,在砍7天假的條件下把工時改成每週40小時。這時民進黨既然被視為左翼,便含混答應社運團體採取40小時再加7天假的方案;然而,執政後這個左翼政黨又向右轉彎硬是學右翼的國民黨方案砍了7天假,而國民黨則再跳到左邊支持維持7天假。然後推「一例一休」方案的民進黨在企業主、社運團體及「忽然左」的國民黨三路包抄之下焦頭爛額。台灣選舉時兩黨工時政見都左翼化混過關,當選後再右轉。

朱立倫說政黨左右矇混,減稅和增社福硬是要兼得魚與熊掌是台灣民主化後的現象。不過,民主化後的台灣固然如此,但是先進民主國家的常軌卻正好相反。例如2017年法國總統選舉,極右派的候選人勒朋固然推出台灣社運人士深惡痛絕的允許各行各業依據所需,協商出不同的彈性工時政策,而標榜自己中間派但生産面右派的馬克宏,還更以彈性的勞動法規,放寬每週35小時工時限制當選舉政見。結果在法國高失業率超高的現實下,兩人雙雙在第一輪投票中脫穎而出蠃得總統選舉決賽權,而立場相反的左派大獲其敗。再如這一次美國總統大選,中間偏左的拜登政見就有台灣政黨避之唯恐不及的增稅一項,但是他當選了;不只是這樣,更早,20幾年前同樣是民主黨的柯林頓也是在以加稅為政見之下當選的。

政治家是不負責任的投機客,民眾是吃奶不付錢的巨嬰

像美、法這樣,候選人提出在台灣政治家們認為是大笨蛋才提的政見而當選,一方面說明了美法目前的政治再怎樣呈現前所未有的亂象,但是他們的候選人提政見時還是負責任的,另一方面說明他們的選民相對是成熟的,不會一心一意想白吃不必付錢的午餐,甚至既要吃還叫老闆倒貼買飯錢。台灣政黨政策忽左忽右,固然是不負責任的典型表現,而居然大家都認為這樣才能生存,說明的更是民眾根本是還沒有負責意識的巨嬰,雖然是成人骨架,卻只顧吃奶就好,哪有要出錢付費的。

食安主義雖然屬於後工業時代勃興的新社會運動產物,不屬於左右的爭議的範疇,但是台灣的政治家和民眾對待這議題態度-以美國萊肉進口為例,仍然和對待前面所舉涉及左右的例子一樣,立場跳躍,前後尖銳矛盾。

食安固然是國內議題,但是美台豬牛貿易也是外交議題。所以美國萊肉的進口便有跨黨一致面對的必要。因此,當美國狂牛症落幕後,面臨美國要求開放進口萊牛的巨大壓力時,台灣正好是陳水扁進入看守政府的階段,陳水扁透過AIT官員楊甦隸向即將上台的馬英九表示,萊肉的進口既然是台灣絕對閃不過的,所以他願意在兩黨一致的國際慣例下,和馬互相背書,一齊承擔開放後必須面對的民眾壓力。陳要求馬的背書當然是必要的,因為國民黨佔有國會絕對多數的席位。不幸,馬拒絕了,於是萊肉進口就被擱下來了。馬的理由是這是執政黨的責任,陳水扁必須自己解決。毫無疑問的,這太短視了,因為當陳水扁沒有能力解決而不解決時,將來解決的責任,上台的馬和國民黨絕對逃不掉,那時國民黨必然要片面承受來自美國的壓力。結果一如預料的,馬終於頂不住壓力宣布萊牛解禁,這時民進黨就老實不客氣地全力痛批了,馬總統就只好領著國民黨一黨飽吞苦果。如今還慘被陳水扁奚落如果「當時如果願意一起承擔,(後果)又不一樣。」

為鬥賭性命

正因2012年開放萊肉進口被民進黨修理得太厲害了,因此,今年蔡政府對當年全力阻擋美牛進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有就開放美豬進口,恨在心頭的國民黨也就竭盡所能地報復回擊。結果蔡英文和蘇貞昌兩人聲望同時應聲重挫。然而,當國民黨見好不收,進一步杯葛蘇貞昌在立法院上台備詢、秋鬥動員、在國會丟豬內臟,過火的追擊,又蒙受社會輿論猛烈反擊,最後落得兩黨兩敗俱傷之局。

最近拜登聲明美國經濟狀況改善前不會進一步談判經貿協議,於是鬥志高昂的深藍經濟學者便起鬨嗆聲,台灣以美豬換協議註定落空,白白犧牲了,一副把自己內鬥的勝利押寶在拜登永遠搞不好美國經濟上面似的,言下之意,只要美國搞不好經濟,民進黨就爬不起來,國民黨就可以活得很幸福中似的。美國經濟永遠不好台灣真的才會幸福?真是鬥到為鬥賭性命!可怕!

寃寃相報沒完沒了

據最近tvbs的民調,國民黨的民眾反萊克多巴胺的熱度高得嚇人,高達91%反對開放美豬進口,這樣的民意高支持度當然讓國民黨可以說他們激烈杯葛的大動作,完全是因為自已既具有高尚的、強烈的食安信念,又懷抱對自己民眾強烈的責任感的必然結果。

是這樣嗎?

沒有錯,今天國民黨民眾高達91%反對開放美豬進口,反萊反得夠激烈;然而,這樣的民眾在2012年卻是挺萊肉進口的,而且支持度還高達70%,挺萊挺得頂激烈的!雖然是萊牛不是萊豬,豬牛不同,但是其為萊有什麼不一樣?至於民進黨民眾,2012年高達63%堅持只要是肉有萊就不可以進口,萊克多巴胺必須零檢出,否則反對進口到底;然而今天變成開放的壓過了反對的。

兩黨有志一同,只要執政就推動萊肉進口,只要在野就誓死反對。沒有的是價值立場前後的一貫,有的是強猛的鬥性和高度的投機性。這太悲哀了。然而更悲哀的是兩黨死忠的民眾,完全讓兩大黨拎著走,沒有自己的價值信念,什麼食安、什麼反萊,都是假的,只有一味心甘情願地成為兩黨互鬥的工具而已。最後兩黨便立場不斷變來變去地進行寃寃相報的鬥爭大業,搞到的當然不只是兩敗俱傷,政局還因此動盪,國家利益、國民權益更大受損害。

除了為萊肉大戰,進行寃寃相報之外,另一個寃寃相報的食安大戰現在又被危疑的世局牽引而蓄勢待發。

中國為了應付中美大戰,被美國逼到面臨産業鏈脫鈎的危機,於是加快腳步加入了世界最大自由貿易協定RCEP,整個台灣在經貿上被邊緣化的危機感陡然上升,積極加入日本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自然成了朝野共識。只是日本的態度是歡迎台灣加入,不過福島核食的問題必須解決。

2012年馬政府本來就打算透過行政命令修改輻射食品標準,替核災區食品開個門,不料當時民進黨一面高嗆必須加入2011年美國倡議的TPP(CPTPP的前身),但是一方面又不惜一切代價擋下福島農產品的進口,後來2015年馬政府態度鬆動,又被民進黨砲轟為「蓄意殺人」,衛福部是「餵毒部」。如今加入CPTPP的急迫性更加上升,民進黨和過去的馬英九一樣尋求解套福島農產品進口,只是風聲才放出來,國民黨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復仇了。中美經貿大戰,風暴是如此兇險,而兩黨帶領巨嬰隊伍之鬥居然也益形兇惡,台灣內外交逼,情境真是太悲慘了。

台灣非一直困在兩黨寃寃相報,國家蒙受災難的困境中不可嗎?

怎樣脫出困境,尋求政黨和解嗎?道德家們這樣呼籲,但是坦白說,由寬恕而彼此和解是很少人做得到的事,何況兩黨幾十年來的寃寃相報過程中,累積的情結那麼深刻,再加上競爭本是政黨間的常態,甚至是政黨的責任,一旦競爭人性之常是難免心不平氣不和,那要怎樣和解?因此寬恕和解的道德高調,不必再唱,政黨只要低調多多地愛他們自己的群眾,用愛把他們拱起來,讓他們可以在政壇吆喝死忠群眾就好。不要再為了讓群眾起乩動輒餵他們安非他命,以致於腦殘而長成巨嬰。

向擁戴自己的群眾負責很難嗎?現在朱立倫都已經為過這一關起了一個頭了。那麼,呼籲國民黨依朱立倫點出的政黨倫理,也是像在「收稅政策-福利政策」間必須取得合理權衡,不能魚與熊掌兼而得一樣地覺悟,明白地、負責地向愛自己的群眾說淸楚,在食安絕對主義和參與CPTPP乃至台美貿易協議間,黨已經做好負責的選擇,將來將會一貫地堅守理念,請群眾支持;同時,呼籲民進黨,做一個負責任的執政黨,也得為自已曾經變來變去向自己的群眾道歉,並告訴他們,黨已經做好明確的選擇,將來絕對不再前後矛盾。

至於群眾巨嬰狀,這的確是個事實,但是假如群眾永遠巨嬰,那麼所謂民意如流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的事就不會一再重覆發生了。所以要兩黨成為負責任的政黨,不是課政黨以偉大的道德要求,而是讓政黨擁有得到自已民眾信賴而可以永續發展的必要條件。就是這個道理制約了個性自私驃悍一點也不輸台灣人的西方人,把他們型塑成如今差堪肯定的樣貌。無論如何,美法政黨如今做到的,基於人性普遍性的事實,台灣的政黨實在找不到理由說自已做不到。自由時報12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