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為何兩面作戰 (曹長青)

曹長青

川普總統正在兩面作戰:左跟中國打貿易戰,右對左派民主黨彈劾。這兩件事好像風馬牛,但其實很「相及」,背後有一體性:打貿易戰,是要捍衛市場經濟、公平競爭的原則;左派要彈劾川普,因他減稅、推動自由經濟,擊碎了民主黨要增稅、國家壟斷、殺雞取蛋的社會主義夢想。

美國今天這場跟國內外「社會主義」的戰鬥,並不是當代的特有產物,其實自美國建國(1776)初期,就開始了這種兩條路線的鬥爭和選擇。被視為左翼民主黨鼻祖的杰弗遜、麥迪遜,潘恩(《常識》作者)等(雖然那時他們的黨是另外名字)都是熱衷、青睞法國大革命的民主、平等口號和理念,是「親法派」。而開國總統華盛頓、第二任亞當斯、及保守派鼻祖的財政部長漢密爾頓等,都傾向英國的重視傳統、道德、信仰,強調秩序、憲政、個體權利(警惕民主導致的暴民和多數暴政),被視為「親英派」。

親法,親英,這兩派的理念分歧和鬥爭貫穿整個美國政治歷史,不僅至今存在,而且越演越烈。所謂法國派,就是更強調「平等」,更想對整個社會進行「整體性改造」。而英國派,則更強調個人權利,拒絕法國大革命那種轟轟烈烈的整體社會改造,提出一點一滴的試探性社會改進,類似摸著石頭過河。

左派的平等口號最能俘虜人心

當時英國著名思想家埃德蒙·伯克(後來被尊崇為保守主義鼻祖)在痛斥法國大革命的論著中就提出,要捍衛傳統、宗教信仰,不可像法國大革命那樣把社會翻天覆地、全盤改造。因為法國大革命是用斷頭台、以所謂人民的名義、公共意志(General will)來濫殺無辜、建立暴政。後來的列寧十月革命,毛的共產革命,波爾布特在柬埔寨的血腥,北韓金家父子,古巴共產專制等,都是法國大革命的升級版,思路是一樣的,都是用所謂群體的名義、公共的意志、平等的訴求,剝奪和踐踏個體權利與自由。

人民、民主、平等,這類口號,最能收服人心。保守派的華盛頓做了八年總統就堅持退休,不再連任,開啟了總統只做兩屆的慣例。但接任的亞當斯只當了一屆總統,就被杰弗遜、麥迪遜等聯手幹掉了,用的就是左翼俘獲人心的主要口號:平等、民主等。隨後除了亞當斯的兒子作為保守派的輝格黨做了一屆總統之外,左翼在美國一直掌權了40年!那時黑人和女性都沒有投票權,也沒有今天偏向左翼的西裔和移民等,左翼就可以連續拿到10屆總統!可見法國大革命那種左傾思路,有多大的煽動力和蠱惑人心的能力。

直到林肯參選,舉著廢除奴隸制、解放黑奴的旗幟,才一舉擊敗了左翼,保守派連續執政兩屆(林肯在第二任上被暗殺)。是共和黨解放了黑奴!

「自由」最重要,它高於左派的「平等」

林肯強烈主張廢除奴隸制,還因他強調保守派經濟理念,認為只有「自由」才能帶來黑人的經濟獨立、個人富有、人的尊嚴。林肯認為,只有在所有人都有經濟自由的前提下,才有種族平等可言。所以他解放黑奴,不是從種族平等角度,而是人的經濟自由才能帶來個體的真正解放。

林肯是第一個保守派的共和黨籍總統,之前的華盛頓、亞當斯等所屬的政黨不叫共和黨。林肯非常清楚明確共和黨的經濟理念,就是強調自由、權利,而不是左翼的均貧富、平等。林肯在距今150多年前就這樣闡述共和黨的個人對自己負責、自立自強的個體主義經濟理念:

「你無法通過削弱強者來強化弱者。你無法通過摧毀大人物來幫助小人物。你無法通過榨幹富人來致富窮人。你無法通過搞垮雇主來幫助雇員。你無法通過透支來擺脫困境。你無法通過借錢得到安穩。你無法通過剝奪人的動力和獨立來塑造人格和勇氣。你無法通過替別人做他們自己能夠並應該做的事而真正幫助他們。」

這種被稱為「林肯哲學基石」的原則理念成為後來美國(以至世界)左右派分野的標誌:保守派認為「自由」(liberty)最重要,它高於左派的「平等」(equality )。左派以平等的名義剝奪個體自由,最後自由沒有了,平等也不存在。均貧富的共產主義運動是左派的極端表現。

林肯的自由經濟理念和實踐都難能可貴,因即使後來的共和黨籍總統,像狄奧多.羅斯福(保守派的老羅斯福)總統、他的繼任者塔夫脫總統等,都對自由經濟有一定抵觸,以所謂反托拉斯為名,打擊大企業,限制商業自由發展。到了塔夫脫的下一任、左翼民主黨的威爾遜總統掌權時,更是推行反商、國家控制經濟的政策;他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建立強制徵兵制、增高個人所得稅和企業稅,進行國家控制。到了二戰,左派民主黨總統羅斯福更是用所謂「新政」(The New Deal)公開推行社會主義政策:高稅收,國家控制,國營化等,嚴重窒息了美國的自由經濟,侵蝕了個體權利,是美國左翼最高潮、社會主義色彩最濃的時代!直到羅斯福去世,他的新政社會主義才式微,美國的經濟蕭條期才結束。

林肯、雷根、川普三點一線:自由經濟

了解這個背景就知道,即使在美國這樣的資本主義國家,推行市場經濟、堅持個體權利理念,仍是多麼困難!在二戰之後,只有雷根總統,推行大幅減稅的保守主義政策,把當時個人最高所得稅從70%一下砍去42個百分點,降到28%!從而刺激和推動了美國隨後長達110個月的經濟擴張(增長)期。

到了川普總統,他才執政三年(不到一屆),就把美國企業稅從35%一下削去14個百分點,降至21%。這個企業稅的大幅削減,比削減個人所得稅更有助於美國經濟的發展。因個人所得稅有幾個等級,按收入不同比例繳稅。最高個人所得稅被降低,只涉及少數大富豪,像當年羅斯福制定的91%的最高個人所得稅,其實只涉一個人:大富豪洛克菲勒,等於為他一人量身製作,就是要「搶」他的財富。而現在川普大幅削減的,是企業稅。首先,企業稅不像個人所得稅,它沒有不同等級,而是一刀切,所有企業稅一個標準;降低了企業稅,所有企業都受惠;二是等於給了所有企業(有了剩餘稅款)擴大再生產的機會,擴大招工,自然就降低了失業率。川普執政才三年,美國失業率就已降到過去50年最低點!西裔、非裔、華裔的失業率,全都降到自有統計以來的歷史最低。

包括川普總統與中國打貿易戰,其理念哲學也是自由經濟。中國利用國家控制經濟,對美國不平等貿易;川普要改變這個不合理局面,捍衛美國企業的自由貿易權,實質是捍衛市場經濟、對抗國家壟斷的社會主義。從林肯、雷根、川普這樣一路下來,可謂三位一體一條線,就是自由經濟,對內抗衡左翼社會主義,對外抗衡中國的國家主義;捍衛市場,保障自由!

美國左翼民主黨要彈劾川普,其中一個主要憤怒點,就是川普上台後,大力推行市場經濟、減稅,實質是「保護個人權利,限制政府權力」,而這12個字,正是美國憲法的精髓,立國之本的理念。目前所有左翼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近20人)都主張增稅,擴大政府,或者說是法國大革命那種以所謂人民意願、公共意志為名,要搶奪社會財富進行二次分配(高稅收,高福利),其本質是剝奪個體自由的群體主義(collectivism)、社會主義。

今天川普總統所代表的共和黨,與左翼民主黨的鬥爭,仍是美國建國初期華盛頓、亞當斯、漢密爾頓等傳統派(保守派,親英派),與杰弗遜、麥迪遜、潘恩等激進派(自由派,親法派)分歧的繼續,或者說仍是那兩種思路、兩種理念的歷史投影。

川普強力堅持傳統派的價值原則,抵抗法國式的激進左翼思潮,將為美國帶來重大變革。他如果成功,不僅是重建偉大的美國,並因美國的唯一超強地位而影響整個世界。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9年12月號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