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新政府的對華政策傾向將會是如何?(松田康博)

 

日本十月三十一日舉行眾議員大選的投、開票。結果由於在總額四六五席中,自民黨共獲二六一席,故單獨達到「絕對安定多數」(即囊括各常任委員會的委員長職位,並在這些委員會佔多數席次,譯按:我國立法院分別稱常設委員會、召集委員)。該黨與結盟的「公明黨」(這次大選共獲三十二席)合作,能夠使國會穩定運作。並且於在野陣營部分,自由派的「立憲民主黨」席次減少(從選前的一○九席降至九十六席),而外交政策取向採保守、現實主義(realism)的「日本維新會」,其席次則增加近四倍(從選前的十一席升到四十一席)。「國民民主黨」也成功斬獲席次(從選前的八席升到十一席)。

儘管二○二二年夏季還有參議員選舉,但在日本國內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呈現穩定的情形下,接下來的經濟復甦,在日本將是一大課題。首相岸田文雄領導的政府,今後三至四年可能維持執政。因此現在就可能可以展望日本對中國、對台灣的中期(medium-term)政策。

結構性因素大於個人因素

在展望日本的對外政策時,重要的是觀察國際及國內的結構性因素。國際因素係美國和中國戰略競爭之結構化、長期化趨勢;美日同盟更進一步之趨勢,以及中國在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問題上持續加強施壓日本,這些都自不待言。對此,除了採取現實主義的政策,岸田別無選擇。

不過,也有人不做如是想。岸田出身於(中間偏左的)名門派系「宏池會」,其源於日本已故首相吉田茂的「自由黨」。岸田的眾議員選區位於曾遭投下原子彈的日本廣島,他本人的政治信條也屬於自由派。因此有部分人士認為,岸田恐怕是對中手軟、看輕台灣吧。

然而,從日本國內結構性因素來看,岸田難以提出討好中國的政策。自民黨內以安倍派(清和政策研究會)、麻生派(志公會)為主的保守勢力,其立場在選舉中得到強化。未來,岸田政府有必要採取安倍派和麻生派等派系的現實主義外交政策,包括加強反擊能力在內的自衛隊嚇阻能力,並針對中國而加強日本的經濟安保等政策。但那容易受到像是「淪為軍備競賽」等批評,在日本國內不受歡迎。

有關自衛隊的反擊能力,尤其是執政聯盟中的公明黨,出於和平主義的立場,係抱持審慎以對的態度。可是,倘若自民黨尋求達成朝野共識,則日本維新會及國民民主黨對此贊同的可能性很高。這樣一來,公明黨為維持其在執政聯盟中的發言權,最後轉而贊同的可能性變大。

舉例來說,過去,小泉純一郎(時任自民黨總裁)政府二○○三年推動「有事法制」時,曾尋求當時的最大在野黨「民主黨」(DPJ,二○一六年三月已解散)之贊同。執政聯盟中的公明黨一度消極以對,最後不得不予以贊同。儘管小泉以前在自民黨內屬於中間派,但他擔任首相時,鑒於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二○○一年),以及日本遭到北韓試射彈道飛彈等武力威脅,因此貫徹了強化美日同盟的現實主義政策。

這是結構性因素超越個人因素的事例,如今也不排除岸田將做出如此選擇。

程序性因素亦不利中國

除了結構性因素,接下來幾年發生的重要事件,以及針對這些事件,是何人應對、做何應對的程序性因素也有其重要性。

北京冬季奧運將於二○二二年二月舉行,人權問題或許會使中國與西方國家間的關係為之緊張。同年,中國即將在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二十大)看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三任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故理應會使北京對國內外的行為和舉動更為保守。習近平三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譯按:一任五年,惟中共章程未明文限制連任次數),將意味著一個獨裁者會至死方休地統治中國。此外,自二○二二年至二○二三年,香港在藉由「港區國安法」,完全排除民主派參政的狀態下,預定改選立法會議員、行政長官(特首)、區議會議員。每逢選舉,世人應該就會想起中國打壓香港自由的情事。

前述事件均會使中國與西方國家間的關係惡化。另一方面,親中派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最快將於二○二一年底卸任。如果共和黨在二○二二年十一月的美國期中選舉,掌握國會的多數席次,應該會嚴加牽制總統拜登領導之美國政府的對中政策。接著,在處於美中對峙第一線的台灣,將先後於二○二二年、二○二四年舉行九合一地方選舉、總統與立委大選,外界擔憂屆時中國會出手干預。接下來,使中國和西方國家間的關係惡化之因素將紛至沓來。

今後,岸田政府將在前述的日本國內外環境中做決策。職是之故,岸田政府未來在對華政策上,將越來越沒有選擇的餘地。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自由時報11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