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尉測量官 (王健椎)

四十年前台灣的男孩,專科和大學畢業後,要服兵役一年十個月,如果通過預官考試,可以當少尉軍官,有一般政戰或排長的少尉,也有專業的少尉。土木系的專業,有設施,測量,和工兵三個科類。和大學聯考一樣,按照志願及考試分數分配,大概怕有白痴軍官,除了學科和術科外,也測智商,如果智商未達九十,預官資格將被取消。當年的社會,沒有個人隱私的觀念,榜單列出考者名字,學科和術科分數,考上的官科,連個人的智商,也同時公佈!有位台大電機系的學生,可能填寫電腦答案卡時,錯過一行,導致錯誤連連,智商未達低標準,而不能當預官,一個高代價的疏忽。土木本科的我,考上測量官,三個月的體能訓練,三個月的專業訓練,結業後,從最低階的二兵,直升少尉測量官,除了留在工兵學校當教官的,學員未來的服役單位,全用抽簽決定,簽自己抽,自己宣佈,公正公平公開,看不出有作弊的空間。

智商考量最優先 那有隱私新觀念

單位分發靠抽簽 沒有作弊小空間

測量官的服役單位之一,是在台中的聯勤制圖廠,工作上下班,可以每天回家,眾人嚮往,算是上上簽,外島的金門馬祖簽,俗稱金馬獎,則是下下簽,抽到金馬獎的,可以囊括慰勞金,就是抽簽前,學員花錢消災的現金。人生中,有多少類似的機會,前途自己抽簽決定?看來是自己的手氣,自己決定;但仔細一想,又充滿神秘未知,冥冥上蒼,沒有在安排嗎?記得我抽出簽時,看到聯勤兩個字,高興得很,以為抽到上上簽,快速地念出“陸軍聯勤制圖廠”後,才發現不對勁,趕快改正“陸軍聯勤測量隊”,惹來一陣笑聲。主要原因是,抽簽前,不知道有聯勤測量隊。和當年許多的事一樣,都茫然無知,但是運氣都還好。據說,有位學員抽到金馬獎,領了慰勞金,大概也傷心了一陣子,但尚未前往外島,他的單位就調回台灣,而另外一位沒領到慰勞金,但是在下部隊沒多久,就被調到外島,幸不幸,怎麼說?

抽簽簡單誰不會 以為上簽先陶醉

天生註定測量隊 四十年後仍回味

當年的聯勤測量隊,工作性質特殊,平日從事測量工作,包括民間和軍方業務,不穿軍服,不用理短髮,而且逐水草而居,業務在那裏,就在當地駐留,學校,廟寺,或村里活動中心,只要能容身都可以,汐止、嘉義、台東、楠梓,都曾留下回憶。每個分隊的伙食,從買菜到烹飪,都自行負責,因為配有廚師,所以吃得特別好。早餐大家一起吃,中午每個人帶便當,天黑後回住所,再一起吃晚餐。分隊中有不同官階,少校,上尉,中尉,下士和士兵,但是沒有官僚的隔閡,晚餐後,就是自由時間,打牌小賭最普遍,一開打,豬八戒、王八蛋、混蛋,各式各樣的用語,在牌桌上橫飛,開始聽了很訝異,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不但聽不出惡意,還帶著融洽的感情味。我因技術欠佳,又早就戒賭,最多只是旁觀,一年四個月的測量隊生活,留下一片美好的回憶。

預備軍官小少尉 服役聯勤測量隊

打牌小賭我不會 聽慣混蛋豬八戒

據說八零年代時,軍方使用的金門地圖,完全失真,甚至炮彈發射,都無法正確搞定目標。政府高層決定,聯勤測量隊四個分隊,輪流前往金門,每隊負責四分之一的地圖,1980年底,輪到我們那個分隊。接到通知後,不能告訴親戚朋友,因為那是國家機密。出發前,總部有個說明會,上層告知一些注意事項,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能和當地女孩有關係,尤其萬一搞出人命,就要永駐金門,別想退伍。出發前數天,在家中短期休假,不告訴家人嗎?難啊。出發當天,自行前往高雄等船,下午到高雄,船在晚上出港後,一直搖晃不停,不少同袍,沿途暈船嘔吐,面色凄慘,而我,體質還好,只是有點頭昏,沒有其他症狀。快抵達金門時,遇到軍事演習,船隻無法入港,徹夜在港外繞圈子,前後花了二十四小時,才進入金門港。

前往金門非兒戲 事關國安要保密

金門姑娘莫著迷 搞出人命是大忌

在金門時,和在台灣不同的,就是要穿軍服,頭髮也要守規矩,工作方面,和在台灣一樣,就是帶著一位士官,到分配的地區,測量等高線地圖。那年代的兩岸,尚處敵對狀態,單雙日輪流炮彈發射,剛到時,有點不習慣,也會緊張,深怕有意外。有天清晨到一營區,在一個不算高的懸崖旁,擺設好測量平板,背對著海,剛要開始工作,當區的一位士官長,快速地走過來,說就在我站的地方,不久前出現一位水鬼來偷襲,聽完之後,心底起疙瘩,當天的工作,壓力特別大,那個水鬼的意外,不時地浮出腦海。還有一次,在海灘擺好平板,請隨行的士官,往海水邊緣走,在灘上取點測高程,當他站好後,忽然大聲說,他的四周,都是地雷,我緊張了一下,趕快叫他不要動,隨即去找當地的班長,請他將那位士官帶回,幸虧那士官眼明,看到了地雷的頭尖,否則當時有個意外,不知道今天的我,會在何處。

聽到水鬼曾出現 提心吊膽一整天

平板擺在近水邊 佳在地雷露頭尖

在測量隊服務時,晚上盡量找時間念英文,準備托福考試,申請美國留學。1981年初,還在金門時,家中來信告知,接到猶他大學的消息,入學許可和獎學金,但需要一張體檢證明。找到曾經同在成功嶺受訓,在金門花崗岩服務的軍醫,幫忙填寫資料,記得他填完簽名時,隨口說了,沒有人這麼健康的,有點好笑。從那時起,知道八月退伍後,就要前往美國留學,特別小心。有一天,照例出去測量,在一營區,看到一位士兵在擦砲,找機會和他聊天,誰知他一不小心,腳踩到發射器,炮管內的炮彈,轟隆地射出,響徹雲霄,就在炮彈射出後不久,空襲警報大作,趕緊收拾測量工具回住所。當時的直覺,因為那炮彈的意外,引發了和共匪的戰爭,“美國去不成了”的念頭,自然地浮到腦海。大約一小時後,才聽到廣播,說是演習,虛驚一場,鬆了一口氣。金門三個月,數個小意外,現在寫來輕鬆,當時,可是很緊張的。金門,難忘,台灣,懷念,台灣話呢,寫來就知影。

做兵聯勤測量隊 台灣南北涉格去

大砲地雷兼水鬼 金門平安無岱誌

(作者為南加台僑)0620

Facebook Comments
SHARE
Previous article用歷史相互取暖(洪博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