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貢的夜光(外國倫)

照片裡是美國加州的小西貢的夜市廣場,人們在看舞龍舞獅表演。

樓下的Traffic部門的同事Tay,他差不多是我父母的年紀,有一天早上他傳給我一個 email, 跟我說有空的時候去找他一下。

我常常去他辦公室找他聊天,這位同事過著令人羨慕的生活,他和他太太常常去拉斯維加斯住五星級的高級飯店,吃高檔的buffet,他太太是賭場的VIP,他們幾乎每個月都會去拉斯維加斯渡假。Tay和我一樣喜歡拍照,有句話說:「攝影窮三代、單眼毀一生」,有很多人都是相機跟鏡頭不斷地買,那幾年我也有那個壞習慣,不過這位越南人同事銀彈充沛,幾乎什麼最新出的鏡頭,還是頂級的相機他都有,我有時候去他辦公室聊天,他就會跟我分享他買的新器材,當然也會看看他週末旅遊的一些照片。

Tay說他以前是電子工程師,其實在縣政府上班也只是多賺點錢,給他自己買一些新玩具(例如頂級的數位相機),他說 “If they piss me off,I will just retire.“他說他哪天要是不爽,他隨時可以退休。因為那幾年我都會回台灣渡假,我也常常想或許哪一天會搬回台灣住,體驗一下回家鄉定居的生活。

我有一次和Tay去吃越南河粉,我問他會不會想要有一天回越南看看他老家。沒想到他居然說:Not at all!「完全不想!」。

我覺得很驚訝,他和他太太經常在美國旅遊,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回家鄉看看。

Tay說他在越南有不好的回憶,他曾經被越共關在牢裡,而且沒有審判,沒有刑期,那種心情和痛苦,我們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無法想像的。一個人被關在牢裡,而且不曉得什麼時候會重獲自由,那種暗無天日的經歷,難怪Tay不想再回越南看他老家。

那天我去Tay的辦公室找他,Tay很高興的拿了一顆 Nikon 28-300mm VR 鏡頭給我,他說他不小心把filter鎖太緊了,上面那一片filter 拿不下來,所以他就再買了一顆,這個多的鏡頭就給我了,那顆鏡頭當時市價要七百多美金,我跟他說謝謝,回到家之後拿老虎鉗轉一下就把卡在前面的filter拿下來了。

洛杉磯附近有一個小西貢(Westminster外號 Little Saigon),許多越南人都住在那,越戰的時候他們打輸了,美國發揮人道精神讓許多越南難民移民到美國,這些難民就聚集在那個洛杉磯附近的越南村,成了美國人,我每次去小西貢玩,都會看到很多越南人在路邊下棋,好像過得無憂無慮的。

夏天時他們有夜市的活動,雖然夜市規模很小,大概10分鐘就逛完了,不過我還是很喜歡,有一次我在小西貢看到他們遊行,其實遊行人數大概也才20、30個人,他們高舉著那已經亡國的南越國旗,在人行道上走著,還有一些人拿著標語,用擴音器,好像是在喊一些反共的口號。

我有時候拍照的時候想到Tay,他失去了他的國家,但是Tay在美國落地生根,日子過得非常好。

昨天香港的蘋果日報正式熄燈,香港的言論自由也終於敲響了喪鐘,許多人對這顆東方明珠深感不捨,蘋果日報給港人的告別書,最後幾句話是:「蘋果被埋葬在泥裡,種子卻長成滿樹更大更美的蘋果,永遠愛你們,永遠愛香港。」

香港還沒失去自由的時候,我很幸運看過香港的風華,愛自由的朋友們,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現在的香港是一個沒有自由,沒有人權的地方,如果這個情況持續50年,香港將變成和中國的其他都市ㄧ樣,是一個沒有生機,沒有保障,沒有夢想的地方,那麼你還會愛香港嗎? 」

我相信任何一位在乎人權,熱愛自由的朋友都不會喜歡一個「人民不能獨立自主,沒有自由的地方」。難道你會喜歡現在的新疆,現在的西藏嗎?過去這兩年來,我用這個粉專表達我對台灣的許多看法和關心,如果你以為我是「愛台灣」,那我只能很誠實的告訴你,其實我只是「愛自由」,因此我也希望台灣是個自由國家而已。

(作者小時候隨全家移民美國,曾在美國政府內任系統分析師14年,回台後曾任職於台灣政府部門,作品常見於台灣媒體,深受年輕人喜愛。)06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