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拜登新政府的期待(陳世民)

美國準總統拜登

許多跡象顯示中國正努力與拜登團隊重新確認美國的「一中政策」,希望獲得過去涉台部分的承諾。一般相信拜登也會重申一中政策,但其內涵是否和川普時期一樣,新政府尚未明言其對台政策。近日美中因為台灣問題交鋒之際,龐皮歐國務卿十四日重申:美國應在「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之下繼續與台灣互動。何謂「美國的」一中政策?這應該包括去年十一月他所言:「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拜登政府應該不會明言否認,但可能不會再出現,並回到過去對台灣地位保持不抱立場的模糊態度,然而此一模糊態度是傾向於北京或台北的立場,差距仍是很大。

「一中政策」形成於五十年前美中談判建交之時,一九七二年上海公報提及:「美國認知(acknowledge)到台灣海峽兩岸的中國人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一九七九年建交公報美國版本則提出:「美國承認(recognize)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美國認知(acknowledge)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曾言:「美國對中國的(台灣)主張就是一種認知而已,美國的立場從來都沒有任何承認。」「認知」只代表美國知道了中國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一中原則,未明言接受,但是也未明言反對,保留相當的模糊空間。

包括台灣的「一中政策」已過時,且無法再維持台海和平穩定

台海和平穩定是「一中政策」的主要目標,實施近五十年的此政策已難以在目前快速變遷的局勢下達成此目標。當時制定此政策的諸多前提、背景早已大為不同,那時美國和中國有一共同敵手:蘇聯,雙方有戰略合作的需要及利益。且中國無力獨自應付蘇聯威脅而須依靠美國的間接嚇阻,則北京在擔心會傷害美中關係之下不至於攻台,且中國當時兵力亦難以成功犯台。然而目前蘇聯已瓦解,如美國前國防部印太助理部長薛瑞福所言:「中國已成為美國近乎對等的戰略競爭者,且中國正在台海對岸部署以武力解決主權爭議的軍力,並嚇阻或擊敗美國的投射能力。中國在台灣對岸的部署可能誘導出悲劇。」中國現在已非是無意願及能力來對台灣使用武力。

另外,上海公報提到:「兩岸的中國人都主張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在一九七○年代的確如此,畢竟戒嚴時期台灣幾乎無人敢否認自己是中國人或反對統一。但是這顯然未考量到日後台灣民主化所致主體意識的發展,目前民調大都顯示頂多三成台灣人民自認是中國人及支持統一。

因此,五十年前美國擬定的「一中政策」早已過時,且難以再維繫台海和平穩定,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便是例證,美國應該也多次重估此政策,但可能尚找不到更好的政策,則一動不如一靜,而延續至今近五十年。

美國沒有權利替台灣人民決定「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一中政策」難以再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的主因之一,在於它隱含美國仍可能會接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可以拜登二○○一年以參院外委會主席身分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的演講為代表:「我們已經同意你(台灣)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而你要弄明白什麼情況下去做(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We’ve agreed that you are going to be part of China. And that you will work it out under what conditions.)。」這形同美國自願將支持中國去實現「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目標,甚至把責任扛在自己身上,此言論不應再出現,甚至應明白宣示這已是過時的。

拜登政府應了解,在台灣民主化後,「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分」已不是歷史、地理或文化的問題,台灣人民才有權作最後決定,美、中或國際社會均無權利替台灣人民決定。就如拜登二○○一年訪台時所言:「對於台灣的前途,他堅決主張要由台灣人民來決定。」

美國的台海政策應該是相互獨立的對台政策及對中政策

美國「一中政策」難以再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的主因,在於隱含將台灣置入美國對中政策的框架之中的可能性。由於中國版本的美中建交公報,將「acknowledge」翻譯成「承認」,北京因而認為美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上週便言:「這部分明確記載於美中建交公報。」自然美國對台任何提升關係的作為,均可被北京批評為干涉中國內政,而引發美中爭議。

美國不應再延續將台灣納入美國對中政策的框架中,應將台灣區隔開來。或許難以期盼拜登政府重申「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希望美國能明白宣示:只有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才有資格決定「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問題。這不代表美國違反過去「不支持台獨」的說法,因為這過程不排除台灣人民仍有選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可能,就像陳水扁、蔡英文過去均曾說過:統一若是台灣人民經公民投票選擇的結果,民進黨也會尊重接受。

要維持台海和平穩定,須讓北京知道是北京自己要去設法說服台灣人民接受「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非美國或國際社會去協助中國來說服台灣人民接受。美國只須保證台海問題的解決過程必須是和平的,而不是用武力脅迫的方式,至於結果為何及「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分」則不抱立場,亦無意擔任兩岸的調停人(六項保證之一)。

去年八月民主黨競選政綱論及台灣時,首次將過去慣用的「恪守一中政策和台灣關係法」的「一中」移除,只剩下「恪守台灣關係法」,期盼拜登上台後能延續此一作法,讓美國的對台政策及對中政策相互獨立。(台大政治學系副教授)

自由時報011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