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台灣棒球的反思(楊甦棣)

(Stephen M. Young)

本週我想暫時拋開世界上的所有紛擾,與讀者分享一些我對棒球在台灣扮演角色的個人看法。我相信這種運動是在日本佔領台灣五十年的初期被引進的。不論其起源為何,棒球很快就在台灣流行起來。

我一九六○年代初期住在高雄(我爸爸是台灣陸軍的軍事顧問),當時我們看到一些相當優秀的年輕棒球隊,在這個南部港口城市的球場上競技。我甚至認為,當時已經有一支半職業球隊。我們有時候會看他們打球,他們的運動精神和專業技能一直都讓我印象深刻。

走訪紅葉村 讚嘆當年傳奇球隊

住在高雄的第二年,我就讀於台南美國學校(強納森溫萊特學校),當時上學得在壅塞的雙線道高架公路上,坐上一個小時的公車。交通事故司空見慣,尤其是那些狂飆的三輪車在路上橫衝直撞,經常翻車。

我們美國學校的棒球隊和台南當地的球隊打了幾場比賽,很快就發現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球員。我記得我們輸球的次數要比贏球的次數多。接著,台北美國學校的球隊會南下和我們比賽,痛宰我們一頓。這種結果似乎很合理,因為他們的學生人數要比我們南部美國學校多很多。

二○○九年,當我和妻子芭芭拉(Barbara)走訪台灣東南部的紅葉村(Red Leaf Village)時,我發現台灣人精通棒球的更多第一手證據。紅葉村位於台東山區,居民是布農族的原住民,他們保存了台灣的傳統文化。不知為何,他們愛上棒球,組成一支部落球隊。由於難以取得棒球用具,他們往往只能用自製的木棒,甚至以石頭當球來練習。雖然裝備不足,但村民們以旺盛的精力和樂天的克難精神來彌補。

一九六八年,紅葉少棒隊擊敗一支赫赫有名的日本球隊,一戰成名。半個多世紀後,當我來到這座風景秀麗的山腰村落,俯瞰底下的沖積平原和東邊的藍色太平洋時,當地人仍對當年這場比賽津津樂道。芭芭拉和我非常享受與他們談論這段風光的往事。我們參觀了他們的小型博物館,讚嘆於這支冠軍球隊仍健在成員的豐功偉業。從紅葉村走下山坡,我們還參觀了一個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發掘者是一位當地人,擁有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人類學博士學位。我提到這件事,只是想要強調這個島嶼盛產各種領域的人才。

大聯盟殿堂 台灣球員表現出色

台灣已經為美國職棒大聯盟貢獻了好幾位出色的球員。其中最著名的一位,就是台南出生的王建民。他於二○○五年在紐約洋基隊(New York Yankees)初登板,並從○五年到一六年持續出賽。二○○九年,王建民造訪美國在台協會,辦理延長簽證手續,讓我有機會在辦公室與他見面。在我擔任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期間,他和他的嬌妻曾在我的辦公室與我有過一次深入交談。我記得王建民笑著告訴我,他可以輕鬆地在紐約市的街頭閒逛而不被認出來。但他到台南探望家人時,卻經常被當地的熱情粉絲團團圍住。

進入美國大聯盟殿堂的其他知名台灣球員,還包括強棒胡金龍,他曾在二○○七年至一一年間效力於洛杉磯道奇隊(Los Angeles Dodgers)和紐約大都會隊(New York Mets)。還有二○○五年至一一年為洛杉磯道奇隊效力的投手郭泓志、二○一二年至一九年在大聯盟叱吒風雲的投手陳偉殷,以及二○一四年至一九年間轉戰多支強隊的投手黃暐傑和王維中。我相信台灣的年輕人從小就開始打棒球,而且台灣的職棒聯盟也提供他們許多提升球技的機會,這是他們成功的關鍵。拜台灣氣候四季如春所賜,棒球比賽可以全年不中斷。

夏天的夜晚開車奔馳在縱貫南北的高速公路上,看著棒球場的燈光在沁涼的夜色中閃爍,這是我在台灣的美好回憶。年輕人在結束一整天的工作後去揮棒,似乎已經成為台灣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台灣職棒賽 緊張氣氛令人忘我

我和芭芭拉一有機會就去看本地的球賽。啦啦隊的加油聲和緊張的氣氛似乎對我們強調,他們忘我地全心投入體育活動,就像他們平常努力工作一樣,台灣人民幾乎做什麼事情都這麼認真。

對於被稱為「美國國球」(America’s pastime)的棒球,我要在文章接近尾聲之際,對它的未來前途表示些許擔憂。雖然美國職棒大聯盟及時避免了災難性的球員罷工,賽季得以如期展開,讓人鬆了一口氣,貪婪的球團老闆和經紀人卻將消費者的成本推升到令人難以接受。不論是足球、籃球、網球還是曲棍球,都一直在爭奪觀眾的注意力和鈔票。

加快棒球比賽的節奏是一個解決辦法。降低入場觀看大聯盟球賽節節高漲的票價─從門票到停車,再到美食街,則是另外一個值得探討的構想。年輕球員和他們貪得無厭的經紀人似乎認為,終端消費者(球迷)願意為觀看一場比賽付出的成本是沒有上限的。

最後,我還是要從一個樂觀的角度結束這篇文章。球賽本身從根本上來說是健康的。當然,我們仍然可以稍微調整賽事的步調和刺激元素。關鍵在於年輕人仍然會走出戶外,自己參加比賽,無論是組織化的球團聯盟,還是臨時拼湊的餘興競技。可喜的是,棒球現在已經被列入奧運正式比賽項目(台灣的國家代表隊往往表現出色)。對於那些有天賦的好手來說,這是另外一種號召,吸引他們鍛鍊自己的技能,努力延續棒球悠久且輝煌的歷史。說不定只要有一點點運氣和遠見,棒球還可能再次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休閒娛樂!

(作者楊甦棣,二○○六年至○九年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一○年至一三年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自由時報050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