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味道 / 小心為妙 (稚竹)

家鄉的味道

記得以前小時,每日早晨。母親總會煮一鍋稀飯,再配上肉鬆,醬瓜,花瓜與豆腐乳等佐餐。我們帶著媽媽滿滿的愛上學。高中時因在生長期,除了家中早餐外,我還會在上學途中,購買飯來吃,溫熱的糯米中夾著肉鬆,油條與菜脯,一陣溫暖自心中燃起,真可謂是人間美味。

有時週末父親會帶我去吃鹹豆漿,然後在熱呼呼豆漿中加入一顆生雞蛋,靠著熱氣,雞蛋就八分熟,再加上燒餅油條等,別有一番滋味。記得五專聯考後,爸爸也曾帶我去吃油豆腐粉絲等,以作慰勞。

後來我赴美後,有時回台灣,等外子先回美後,我帶孩子就住在姐姐家,她們家樓下。有一家早餐店,我們常在那兒買,剛煮好的豆漿,加上燒餅,油條或剛蒸好包子等,回家大快頤。享受一下久違的滋味。

在美的中國超市中也可覓得豆漿、油條等(凍箱中有燒餅與包子),可一解愁。但總是少了些家的味道。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回台一解愁。                               

~~~~~~~~~~~~~~

小心為妙

前陣子我曾不小心接連摔了兩次跤。一次是我剛買了一雙新球鞋,喜孜孜的穿上,到附近的加油站買我最愛的汽水,不知是走的太快,鞋底或地太滑,摔了一大跤,當時正好穿了七分褲,所以只見小腿處劃破流血 ,本想大概不嚴重吧,但還是一瘸一瘸的走回車上。回家一看,小腿處約五公分裂傷,等了三天,還是很痛,便到緊急護理處(Urgent Care)去給醫生看,醫師先訊問我是否打過破傷風疫苗。(Tetanus vaccine,因怕細菌感染),然後幫我以紗布墊(Gauze Pads)沾些許肥皂水消毒傷口,塗上抗生素,再用不粘墊(Nonstick Pads)貼在傷口上(用此墊不會粘在傷口上,撕下時不會痛),然後用紗布卷(Rolled Gauze)包紮傷口,再以自粘彈性繃帶(Self-Adhering Elastic Bandage)包裹固定。

我因受傷已經三天了(超過縫合的二十四小時黃金時期),所以不能縫合。醫生要我每天重複這些程序,清潔包紮傷口。我便去藥局購買所有需用的物品,還必需常抬高 。應該是增加血液循環,有助傷口癒合。如此過了六周才痊癒,但留下疤痕。之後我把那雙球鞋丟到垃圾桶裡。另購一雙好一點的運動鞋。朋友還告知我可買防滑的鞋子(slip resistant shoes)來穿。從此我走路都很小心,慢慢走,不敢再急行。

另一次是半夜起床找東西吃 ,燈光不亮,不小心摔了一跤,左邊肋骨疼。隔天趕緊到緊急護理處看醫生,拍了X光,確定沒有骨折。另因摔跤時,右指甲外翻,醫生幫我打麻醉,然後把它剪掉。花了我三周才好。年紀大了,最怕摔跤,我有幾個朋友摔跤骨折,還好我沒傷到骨頭,但以後還是要小心點,走路慢些,室燈光要充足,最好平時外出時穿防滑鞋,浴室加防滑墊,畢竟不年輕了。不能再蹦蹦跳跳的,行走慢些,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小心為妙。
(作者為北卡州台僑)101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