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喜悅(陳茂雄)

陳茂雄

 

由於長期從事時政評論,很多人認定筆者與政界關係密切,事實上十多年前筆者就與政界切割。以前認定政治人物應該有自己的政治信仰,後來發現他們只在演戲,靠演技來吸收觀眾,有了觀眾就有政治資源。他們的表演與實際生活差距很大,扮演英雄的人,實際生活可能是小人。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各政黨都如此,這也難怪,同一個環境培養出來的政治人物當然有很高的同質性,只是很多人被政治人物的演技誤導,誤認為對立的兩方差別甚大,事實並非如此。細心的人都會察覺到,立法院出現貪腐弊案時,絕對兩大黨都有,不會單獨一種顏色的政治人物出問題。

既然政治人物在演戲,筆者當然不會跑上舞台陪著他們一起演,而是在台下扮演戲評,不只評論演員的演技,並說明演員真實的生活,以免觀眾被騙,將表演英雄者當作真正的英雄,此舉難免得罪那些演員。日前就拆穿演員在真實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有些演員出現粗暴的言行,有朋友擔心筆者是否心情不佳。事實上完全不會,那些演員對筆者的影響,就像一滴水滴在大海,甚麼痕跡都沒有。

粗暴的言行對筆者之所以完全沒有影響,是因為筆者正忙於「學習」,對樂器的學習本來落後預定的進度一大段距離,在疫情嚴峻期間停課正好追了一點進度,人一繁忙就可以丟棄煩惱,妙的是為了學習樂器,參加了音樂團體,才發現無意間進入「人間淨土」,成員彼此之間幾乎沒有利害衝突,當然沒有鬥爭,反而很多人積極奉獻。

一般人會罵行為惡劣者為禽獸,事實上最惡劣的動物就是人,禽獸只求溫飽,然而人類的慾望太多,溫飽只算需求的一小部分而已。若是人類只求溫飽,那天下早就太平了,只求溫飽,衝突當然很少。積極對社會奉獻以及窮凶惡極這兩種極端的人畢竟很少,一般人都是積極為自己而奮鬥,由於慾望太多,彼此利益重疊,競爭與衝突是難免的。

人類的活動就像一群動物,可分成很多區,每一區都有其特色的競爭,約略可分成「肉食動物區」及「草食動物區」,前者以其他動物為食物,「草食動物」雖不吞食其他動物,但為了維護地盤,難免出現戰鬥。筆者無意間闖入的音樂團體既不是「草食動物區」,更不是「肉食動物區」。事實上不只音樂團體,很多非政治、非營利團體都有這種功能。

宗教團體的目標是使人獲得喜悅,應該是標準的「人間淨土」,事實未必,因為很多政治人物會進入宗教團體發展。政界算是「肉食動物區」,「草食動物」進了政界會很快被吞食。政治人物的投入等同「肉食動物」進入覓食,有的是因受傷進入宗教團體養傷,傷好了還是就地取材飽食,被「肉食動物」入侵的園地就不算是「人間淨土」。可以確定的,音樂團體沒有「肉食動物」所要的食物,他們沒興趣進入,因而可以維持住「人間淨土」。

年長者若覺得生活無聊,是嚴重的問題,因而有人參加非政治、非營利團體,也可以獲得喜悅,但不能進入真正的「人間淨土」,缺乏學習的活動,好似在等待人生的終點,若積極學習,每天都是人生的起點。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