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國打台灣,日本將會如何應對?(松田康博)

 

自台灣海峽發生危機以來,筆者聽過一百多次「中國對台動武的話,日本會怎麼做?」的提問。由於日本的安保法案(譯按:日本將相關修法和立法稱為「和平安全法制」)於二○一五年有所改變,因此答案已有點不同。惟無論對象是誰,本人至今都做同樣的回答。我今天想再一次予以正確地解釋。

其原因是在這個問題上,華語世界目前傳播的訊息幾乎都不正確。其中有許多言論乃完全罔顧國際情勢及日本國內法律制度等因素的幻想。典型的例子是「照理說,日本不可能與中國開戰」及「日本理應會跟美國一起協防台灣」的言論。而這種說法都錯誤。

日本所做的外交努力和撤僑

二○二一年三月十六日,「日美安保協商委員會」(2-plus-2,俗稱二加二會談)在聯合聲明中,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此乃美日強烈擔憂中國持續施壓台灣的表態。

若兩岸爆發武力衝突,首先,迫於如此情況,日本將在台灣及中國東南部採取大規模的撤僑行動。截至二○一九年十月,旅居兩岸的日僑共達十四萬人以上。就算將台灣的反擊能力限於中國南部這點考慮進去,日本仍必須確保兩岸共計十萬名僑民左右的安危。

首先,日本將呼籲僑民以搭乘民航機、民用船舶的方式,自行疏散。兩岸一開戰,或許會討論派自衛隊船艦、運輸機前往撤僑吧。日本「自衛隊法」(譯按:第八十四條之四)雖明定,外國發生緊急事態之際,運送需要保護性命或人身安全的日本國民,係自衛隊的任務。但也要求自衛隊的出動要「視為能安全實施時才得以實施」。

並且,日本決定出動自衛隊到台灣時,即使以「撤僑」為目的,中國也許仍會對此強烈反彈吧。反之,若日本不派自衛隊,日本政府將遭受國內輿論的批評。從另一方面來看,自衛隊撤離居住在中國的日僑是不可能的任務。甚至中國說不定會將他們充當旨在對日本政府施壓的「人質」吧。照理說,光是如何確保正旅居中國的日本國民安全,日本政府就應該會焦頭爛額。

是否同意美使用駐日美軍基地

前往台海和提供美軍後勤支援

其次,日本是否同意美國使用駐日美軍基地前往台灣,也會成為問題。兩岸衝突時,駐日美軍出動的可能性很高。根據「美日安保條約」第六條,為有助於日本與遠東的和平及安全,美國獲准使用其陸、海、空軍在日本的設施和區域。然而,駐日美軍在台海發生武力衝突時出動,若日本同意美國使用駐日美軍基地前往台灣,就一定會受到中國譴責吧。

可是,面對兩岸衝突,若日本不答應美軍使用其駐日基地,會帶給對日本安全至關重要的美日同盟,嚴重的負面影響。因此,所謂日本不准許美國使用駐日美軍基地前往台灣的選項,雖然理論上存在,實際上卻不存在。

再者是認定屬於所謂的「重要影響事態」(譯按:日本「重要影響事態安全確保法」相關規定)後,日本要如何因應的問題。這樣的事態是發生某種武力衝突的情勢,而這種衝突伴隨著對日本和平及安全造成重大影響的動武等實際行動。如果兩岸衝突被認定為「重要影響事態」,日本就能夠在「非戰鬥區域」對美軍提供包括武器、彈藥等支援在內的「後方區域支援」(rear area support)。

不過,儘管日本說這不是聯合作戰,但是日本這麼做,被視為美軍和自衛隊對中國實施聯合作戰的可能性很高。所以一到這個階段,中國就會認為日本是其「敵國」,我覺得中國有可能對日本發動攻擊。那麼,難道日本就因此不對美國提供後方區域支援嗎?如同前兩段所述的情況,此一選項也不過是理論上存在而已。

日本的「模糊戰略」

假如中國對駐日美軍基地等發動先制攻擊,日本就會行使自衛權,反擊中國。只不過,日本此舉並不意味著美日共同協防台灣。日本始終會以屆時的「情勢」對其本國的和平與安全是否造成重要的影響來做判斷。至於日本會做出怎樣的判斷,也是要等到「事態」發生後,再由日本決斷。亦即日方目前採取「模糊戰略」。

以上皆為日本針對非常狀況的因應對策。在承平時期,日本希望中國自我克制,勿藉由非和平的手段,改變兩岸現狀。即使對台灣,日本也同樣希望能夠自制,勿向中國挑釁,並希望美國能在此一區域內維持其強大的嚇阻力及承諾。然後,日本自己在蓄積國力的同時,亦貫徹「模糊戰略」。正因為採取這種戰略,所以大家都想問,如果中國打台灣,日本將會如何應對?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自由時報040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