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的悲歌(松雲)

當年江宜樺剛上任,馬上以「搞民粹」的大帽子來汚名有異議的台灣人,實在可惡。那次馬政府內閣改組的結果,再一次顯示了馬英九等髙級外省權貴幫根本瞧不起台灣人的心態。他們認為台灣人是天生的次等國民,只有當被統治者的資格;而則他們是理所當然的「法統、世襲、永遠的統治者」。

馬統不認為台灣人中有什麼人才,因此他總是只在金恆煒先生所說的「外省集團」中找人用人。他不學歐巴馬,為國舉才,平𧗾族群比例,而仍然只在外省族群中近親繁殖,鞏固權力,把庸才當人才用。另一方面,當時的台灣偏藍媒體一再報導什麼朱、郝、胡等為未來主要接班人馬,在他們的眼中好像除了這些外省背景之人之外,台灣人根本不夠格領導台灣,走向未來似的。

最近爆出(事實上很多人早都知道),國民黨黃復興黨部中有些人(其實相當多數)寧願被中國統一,也不願屈服在民進黨之下(也不要讓民進黨執政)。這群人雖然居住在台灣,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已經七十年了,也經過幾乎三個世代,但是這些所謂黨國軍不分的體制下成長的外省人,很奇怪地也仍然抱持著,原本是一直吃香喝辣的自以為世襲統治階級的高級外省人的心態,事實上,他們說的民進黨,就是意指台灣人,只是不好直說出來罷了,這是很難諒解的事。

雖然這些人大部分已老了,但是他們的KMT確確實實耽誤並破壞台灣民主的正常發展,進而阻礙台灣正名成為國際可以承認的正常國家:其實影響很大,這是很不幸,也是很悲哀的歷史事實。這一爆料更進一步證實了中國國民黨被深藍統派族群情結綁架之深,幾乎已經無可救藥。另一方面,KMT黨內的台灣人,也真的根本沒有什麽真正的人才,多是一群企望依附當權,從中謀取私利或權勢的奴才而已。

每次大言不慚地宣稱所謂國民黨內人才濟濟,出自於這些台籍奴才們的口中,實在令人啼笑皆非,既可笑也可悲。而這些台灣人完全不知覺醒,且樂於被他人統治指使的奴性,一直到老,到死,實在可憐,也令人痛心難過。人曰台人善良可欺,事實上,他們為了貪圖錢財權勢地位,出賣自己的靈魂,寧仰人鼻息,靠人恩庇,賣身求榮,人人鄙視,亦在所不惜,甚至還想利用最後的剩餘價值,真是愚蠢可恥至極!

正當此刻國共海峽論壇引發所謂「求和」或「求何?」醜劇之際,台灣人應該覺醒,走出長期被殖民統治歷史束縛的陰影,一舉揚棄長年奴才心態,勇敢地建立自信、自立、自主、自尊的價值觀念,開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作者為南加台僑)0914

<奴才的悲歌>

我,什麼才都沒有
只有奴才,加上狗運
我騙東騙西,喬來喬去
不管什麽正邪,對錯
只要誰給我奶水,要我
阿謏献媚承歡,順從迎合
卑躬屈膝
都可以

管他國家不國家
本土不本土,
只要有權、有勢、有利可圖
只要麻將,唆哈也好
我長袖善舞,賺錢發財
左右逢源,兩邊通吃

我可以撒謊否定、斷送、出賣
我可以不要臉
我可以是王八
裝模作樣
我可以乞憐下跪
只為了贏得外來主子的認同
風光一時

老了,被當面羞辱,丟棄
仍然可以,唾面自乾
笑臉迎人,甘之如飴
沒有什麽,只要
保留最後的剩餘價值

我不想咬斷奶頭
離開了它,我無法生存
就算只剩最後一滴
畢竟斷了奶水
等於殺了我

像被長期飼養在籠中的猴猻
永遠期待主子關愛的眼神
直到最後一刻
不想自主,自立,也無法
更不敢
出走離去

我是奴才
也是懦夫!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