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的二二八紀念音樂會 (陳維寧)

 

台灣蕭泰然基金會近年主辦的「福爾摩沙之春」年度二二八音樂會,今年由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參與演出,近日民視新聞台頻繁以跑馬燈宣傳。然而壓軸曲目蕭泰然《一九四七序曲》被更換,同時浮現出諸多嚴重問題。

首先是整場竟無蕭氏作品,猶如牛肉麵店週年慶不提供牛肉一樣離譜。再者,僅威爾第《西西里晚禱序曲》帶紀念意涵,其餘本土曲目都與紀念二二八無直接關連。反觀另一場劉美蓮策劃的北市國「大稻埕之春」,曲目圍繞二二八年代相關樂曲,包含呂泉生為二二八族群融合所作《杯底毋通飼金魚》,由外省第二代李晶玉以國台語主持,理念完備多了。

最嚴重的是壓軸曲《偉人的誕生》,是一九六五年孫文百歲誕辰,郭芝苑受民防電台委託創作,當年因故無法演出,此次將是世界首演。在二二八這個國家殺人的歷史傷口,首演歌頌國父樂曲,要置受難者家屬的心情於何地?目前郭芝苑家屬已表示此曲演出時機不宜,而蕭泰然家屬同樣無法認同。

以蕭作品為例,藝術歌曲《愛與希望》,及紀念政治受難者的《鎮魂曲》選曲,以及如郭芝苑以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阮美姝詩作譜曲的《啊!父親》,都是最佳的曲目安排。在台灣主體性已然是全民共識的當代,這樣的音樂會豈能沒有創作意涵且直接與紀念二二八相關的本土曲目?

(作者為美國蕭泰然基金會顧問)自由時報02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