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風光心酸酸(蘭雨靜)

蘭雨靜

心酸酸 酸介石也酸英文

中國時報前天提供一個難得的新聞,標題為『關掉中天的「主要理由」李艷秋笑了:以前蔣介石現在蔡英文 』。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議「不予換照」,引發摧毀台灣新聞自由爭議。對此,中時大罵NCC「無恥」。中時同時也報道說,「李艷秋更無奈表示,媒體以前是黨政軍,現在還是黨政軍;以前蔣介石,現在蔡英文」。

艶秋說,「以前蔣介石,現在蔡英文」,没有說錯。 可惜她没有把話從頭到尾說完。

蒋介石已去世幾十年,是已經「蓋棺論定」的人。他是世界公認的獨裁者,實施恐怖政治,殺了不少百姓的人。 蔡英文是現存的人,是經由人民選舉出來的,世界公認的「民主典範」總統。不要說殺人,連個把人民關進牢的紀録都没有。要如何把這兩人連結放在一起去論呢 ?  

艶秋雖然没有把話從頭到尾說完。但是,從新聞的報導内容,可以知道,意在酸蔡英文。這一點大概不需「高IQ」來判断。

過去中時和艶秋,都是「黨國ㄧ體」時代的風光媒體和媒體人。現在呢,在民主自由的社會,過著無憂無慮的好日子。但是没有過去那麼「風光」。因此他們懐念「過去」,不満「現在」。因此他們喜歡找機會發牢騷。就這麼單純。

十多年前,艶秋和剛升國中的獨生子,為了兒子的成績没有在「前茅」而鬧得不可開交。艶秋為此出了一本書。 主題是「感謝台灣的教育,終於把我的兒子逼走了!」。然而,事實上,讀其内容就知道,實際状況是,兒子的成績無法達到讓艶秋能感覺「非常風光」的程度,心狠的媽媽就不想留兒子在身邊,把才十四歳的兒子逼走到美國。

書裡有這樣的一段,「情況持續惡化,我甚至進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有一天,因為忙了一整天,我非常疲累,回家後,看到他的成績仍是奄奄一息,毫無起色,當下急怒攻心,火氣無法止息,也無法控制,就立刻爆發出來,對著邦邦大吼大叫」。

艶秋兒子邦邦,成績壞到什麼程度,會導至媽媽進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書本裡,也有一段「邦邦的心聲」。看看邦邦說什麼。

邦邦說,「坦白說,我覺得自己還蠻努力的。但是成績時好時壞,平均永遠是班上的第十二名」,「要發成績單了,老師在講堂上喊著同學的名字,喊到我的名字時,我趕緊跑上前去,一看到成績單上每科的分數,彷彿世界末日來臨,腦子裡轟然一響,別人說什麼都聽不到,老師不用處罰,自己就超難過的。不過,更難過的是,晚上還得把成績單呈給老媽看,我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老媽看到成績單,整張臉變得鐵青,開始質問我怎麼會考成這樣,是不是上課在打瞌睡,我已經覺得很沮喪了,聽她這麼說,一肚子火就莫名其妙的升起來,很生氣的回她:「十二名有什麼不好啊?」老媽更生氣了,開始數落我沒有進取心,她並不是在乎成績,而是認為我的態度有偏差;但我根本分不清兩者有什麼不同,反正就覺得她要求太多。這種「家庭大戰」,幾乎每隔幾天就會上演一次 」。

書裡,還有一段,艶秋如此說,<我承認,其實我也愛面子,難免會認為別人會用「李濤和李艷秋的小孩」來檢視邦邦,如果邦邦表現不夠優秀,我實在沒辦法理直氣壯的說:「我孩子就是不出色,怎樣?」只要老師對孩子的表現稍微流露一絲一毫的質疑,我就立刻察覺,然後告訴自己:「回去一定好好督促他。」 這一督促,就沒有好下場。

當邦邦的學業表現並不特別亮眼,老媽開始憂心忡忡:如果連班上都不能名列前茅,面對全校,全台北市,甚至是全台灣的競爭,他豈不完全被比下去了?這樣一想,就覺得長路漫漫,前途無光,於是,我忍不住開始嘀咕:「邦邦,你到底盡力了沒有?」

念頭一起,我就開始觀察他的學習狀況。憑良心說,邦邦回家後,的確是在房間裡看書,溫習功課,可是,成績還是不理想,我開始懷疑,一定是他不夠專心,沒把內容念進去。邦邦一聽到老媽的質疑,就很生氣:「我很努力耶!我每天晚上都看到十一、二點了,已經很辛苦了!」

「好吧!可能你真的很努力,但是成績還是不夠好,那就是你讀書沒方法。我就來幫你找讀書方法!」結果,方法沒找到,親子關係先毀了。>

非常清楚,親子關係是毀在大人的「虚榮心」。「十二名有什麼不好啊?」,邦邦年幼無法了解。但是,大人是可以了解。

一位認識艶秋的媒體人,知道該書後,在網頁上以「愚人淺見」為題,寫下感想。開頭如此說,「有一天聽到廣播節目訪問李艷秋小姐,她得意地向主持人敘述將兒子。送往美國唸高中的過程,聽完後我想:她不是應該感到慚愧或羞於讓人知道嗎?怎會得意洋洋的公開談論?後來才知道李艷秋不只將這件事引以為傲,而且還出了書(書名:走一條快樂學習的路)!」

的確如是,可憐的邦邦,就只因成績無法達到媽媽和老媽的要求,年僅十四才就被送去美國讀書。到美國辦好入學後,父母要離開時,邦邦,突然抱住爸爸大哭喊「爸爸!不要走!」。可知年幼的邦邦,根本是不願離開父母身邊,是被逼走。可憐的兒子,有誰不心動?

時過十多年,邦邦己長大成「獨立自主」的大人。相信在過著自己喜歓的生活。但是他有個遺憾,是他没有一般人最懐念的「童年時代」。到現在為止,筆者還没看過艶秋為奪走邦邦的好童年,而表示慚愧。但願艶秋是表示過,只是筆者没看到而己 。

上述,「愚人淺見」,在其感想裡,如此分析,「李艷秋在新書發表會上哽咽地控訴台灣的教改,她說:「感謝台灣的教育,終於把我的兒子逼走了!」她訴說的教育問題家長們都有所體會,但她的態度與處理方式令人難以苟同,尤其對許多弱勢家庭而言。就像我曾寫過一篇題為「富人求佛」的文章中的殷琪女士,富有,幸運卻還是滿心愁苦的求佛問佛,李艷秋的行為也頗類似,將兒子送到美國就學再回頭批評台灣的教育,窮人見到這些富人的行為怎能不恨?」。

顯然,艶秋要的成績是「名列前茅」以滿足媽媽和老媽的虚榮心。別人會高興的「班上第十二名」,只能讓媽媽「進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

可憐的不止兒子邦邦,生她養她的台灣,也遭殃。因為她說:「感謝台灣的教育,終於把我的兒子逼走了!」,以借機「酸」台灣。實在是夠狠。不止如此,艶秋身為天主教徒,如此自私,天主會寛恕 ?

所以「愚人淺見」的結語,也不客氣地說,「如果我們不能改變國人「只注重智育、補習,不遵守遊戲規則,走後門」的文化,任何的教改方案都將只是短暫的遊戲罷了!有心為教育改革努力者,應著力於爭取資源與改善文化,抱怨與批評老師非但於事無補,而且非常不公! (2008/05/04) 」

年幼的獨生子,成績不錯,但是無法達到讓媽媽能感覺風光,就被逼走,把責任掛在台灣的教育。中時也是一様,過去的風光無法挽回,就找機會酸執政者。

筆者也好,「愚人淺見」也好,看法都一様。「有心為社會改革努力者,應著力於爭取資源與改善文化,抱怨與批評執政,非但於事無補,而且非常不公! 」

的確是如此。失去風光的,眼看他人風光,心必酸酸,因此,就以抱怨與批評他人,來安慰自己。 就這麼單純。(作者為南加台僑)11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