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聲敲響「中天」喪鐘(金恒煒)

金恒煒

NCC駁回「中天」續照的申請,重要意義不啻是宣告蔡政府為「公共頻道」畫出紅線,傳遞拒絕親中媒體在台灣搞統戰、搞黑暗勾當的訊息。儘管NCC列出四大「不予換照」的理由,沒有觸及到中國喉舌這一塊,原因不難索解,誠如NCC所強調,沒有直接證據證明中國政府補貼中天。

中共統戰伎倆是不留痕跡的。袁世凱稱帝時鼓吹籌安會的楊度,死了之後周恩來才揭開他是中共黨員的事實,過去沒有一個人知道,如果周恩來不吐實,哪有證據可資證明?黑裡來黑裡去根本求證無門。其實「下架」中天,憑四大理由儘夠了,不必抬出難以取證的裡通外國的金錢關係,徒然橫生枝節。外媒倒是一致拈出關鍵在「親中」。英國《金融時報》早有內幕;二○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指出,《中國時報》與「中天」電視台記者透露,他們的主編直接聽命於「國台辦」。報導即使屬實,也確實難以求證,不具「一槍斃命」的證據力。重點是,「下架中天」是一種姿勢,台灣媒體不准充當中國的大外宣,就那麼簡單。

中國國民黨及藍營紛紛祭出「言論自由」的大帽子扣在NCC頭上,其實正顯示他們知道在「合法性」上無可挑剔,甚至《聯合報》也不否認「中天」有新聞瑕疵,遂轉而以「言論自由」當進攻的武器。拜兩蔣「報禁」之賜而壟斷市場積得偌大資產的《聯合報》,用社論援引鄭南榕「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而自焚捐軀的故事,來反諷蔡政府「羞辱鄭南榕」。看起來力道十足,其實不然。

《聯合報》把鄭南榕「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去脈絡化。鄭南榕楬櫫此一口號,要擊碎的是鋪天蓋地罩下的用思想、言論入罪的天網,高舉「百分之百」,才對比出蔣王朝「百分之零」言論自由的可怕,才得以戳穿銅牆鐵壁戒嚴金鐘罩的邪惡:鄭南榕使出這種「大破大立」或如毛澤東所說「矯枉一定要過正」的策略,也不是孤例。梁啟超寫〈新史學〉,有一句影響深遠的論斷:「二十四史非史也,二十四姓之家譜而已。」把「一史」歸於「一姓」,余英時說「豈非笑話」。其實梁啟超是發表討伐舊史學的檄文,期待開出「新史學」來,他要打倒「陳陳相因、一丘之貉」以帝王為樞紐的舊史學傳統、剷除這棵大毒草,才能培植出新史學的香花,才能進行史學的典範轉移。

二十四史只是二十四姓帝王家譜,固然是「笑話」,「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何嘗不是「笑話」?言論哪有可能百分之百自由?梁啟超的「新史學」與鄭南榕的「言論自由」,一個在學術史上,一個在民主發展上,都有很大的貢獻。拿「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嘲諷「下架中天」,不怕掀了黨國的底?

像馬英九、關中這類戒嚴體制的打手,現在跑出來高喊言論自由,令人齒冷。尤其關中,完全不能辨別公共頻道與民營媒體的不同。關中說,美國《紐約時報》一天照三餐罵川普,川普也不敢怎麼樣。難道不知道《紐約時報》與「公共頻道」完全不同?用關中的理論,可不可以說《中國時報》、「中視」照三餐罵蔡政府、捧中共,蔡政府也不敢怎樣呀?蔣介石時代關報、關雜誌、抓媒體人不必說了,蔣經國時代軍頭郝柏村可以公然到《中國時報》去下指令(詳見郝柏村日記,一九八三年七月十二日)。那時關中不正是方面大員!至於關中不離口的說「關中天」,而不說「下架中天」,好像渾然不知「不續照」不是「關」!難道關中腦子裡黨國「關關關」的警總還在作祟。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11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