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孕育的台灣 VS 井底觀天的中國 (蘭雨靜)

黄河自大 七海無限大

中國戰國中期的道家,莊子在作品〈秋水〉中,生動地描述黄河河伯和北海神的對話:秋天的時候,黃河河水高漲,河面寬廣到甚至無法從這岸分辨對岸的牛馬。河伯對此沾沾自喜,以為天下沒有比黃河更壯觀的景象了。

但當河伯順流東下,來到了北海,看到了一片漫無邊際的汪洋,比起自己居住的黃河不知大上多少倍,便對自己的無知和自傲感到慚愧不已。

北海對河伯說:「沒有辦法跟住在井底的青蛙談論海洋有多大,這是因為受到居住環境的限制;無法跟夏天的蟲子談論冬天的冰霜,這是因為受季節的限制;而無法跟鄙陋的人談論真理之道,也是因為受限於他們的教育背景。人受到現實環境的限制是何等之大啊!今天你看到了大海,才發現黃河的渺小,這樣一來就可以與你談及大道之理了。」

後來人就把「井底之蛙」這句成語用來比喻見識淺薄的人。

中國人自古談「天下」,以為天下就是一切。其實是不對。天下,只是視界能到達的空間而己。所以黄河河伯在秋天的時候,黃河河水高漲,河面寬廣到甚至無法從這岸分辨對岸的牛馬。河伯對此沾沾自喜,以為天下沒有比黃河更壯觀的景象了。

中國人的視界,自古僅限於中國大陸,一片秋海棠的地形。以為那是全世界。其實秋海棠是廣大世界裡的遠東一個部分而己。

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正面臨著黄河河伯看到北海時的驚訝和彷徨。

現今的世界這個大海,正充滿著「民主自由」的潮流。這個潮流,在中國五千年歴史裡,還没有出現過。

中國自古朝代都是以地名、家名等為主。夏、商、周、秦、唐、漢、宋、明、清等等皆然。内容是以「家天下」為骨幹。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中國傳統思想。所以把家和國連在一起,是理所當然。

1912年孫文創建的共和國稱做「中華民國」,是以「人民」做為主體意識的王朝命名。比清朝以前的「家天下」國家意識,可以說是嶄新的進歩概念。

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顧名思義,其理念是超越孫文,又是人民,又是共和。建國至今己安然渡過七十多年,看來還不錯,但是名為「人民共和」,實際施政是共產「獨裁專制」,這中間的巨大差別,早晩會成為大問題,威脅共產政權的生存,是毫無疑問。

中國把清朝推翻,建立史上最初的共和政權,其實質内容,只不過把幾千年的「家天下」政權,改變為「黨天下」的政權而己。距離現代意義的「民主共和」政權,還差得遠。

中國南邊海外的孤島「台灣」,十六世紀,被葡萄牙船員讚美為「 Illa Formosa 」(美麗的島)。它不僅外觀美麗,更俱有綺麗的内在美。四百多年的歷史,未曾帶有封建、保守的色彩。也没有過「王家天下」的統治。純樸的南洋人種原住民,和唐山移民來的漢人農耕民,融和在一於,把它開墾,建造成世人羨慕的美麗島。

台灣的人口構造是漢民族佔絶對多數,可以說是漢人的國家。它在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等各領域的發展成就是舉世讚賞的,尤其,它的成熟的民主自由制度,譲歐美西方都同聲說,可以作為世界的典範。

小島國台灣,受到先天條件的差異,在軍事、經濟規模方面,是無法和中國並肩,但是大海環繞的台灣,吸收七海的文明機會大,在政治、社會文明領域,台灣毫無疑問,是走在中國的前面。自由民主的國度和專制獨裁的國度,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兩者的差異有多大。

國號為「人民共和」的中國,建國七十多年,至今人民還没有選舉權,也没有罷免權。台灣實施人民選舉,卻己經有七十多年。這次罕見的肺炎病疫,全世界死亡超過好幾十萬人,單就美國也超過二十萬人,而台灣死亡卻只有七個人。醫療水準之高,震驚全世界。

今年一月,經由選舉選出來的台灣總統、副總統,於五月二十日舉行就職典禮。台灣雖只有十五邦交國,但是蔡英文賴清德就職受到47國263位政要的祝賀。而一衣帶水的隣居中國,卻没有半句致意。這算是俱有五千年古文化的泱泱大國嗎?令人難於相信!更何況要台灣和他統一,誰敢!如果說,要求雙方和好相處如兄弟,互相尊敬,平等往來,應該是合乎中國五千年古文化的倫理。那就差不多。

中國如果能溫故道家莊子的作品〈秋水〉,細齧黄河河伯和北海神的對話,必定在政治思想領域,會有斬新的發見。那不外是要跟上世界的潮流,得要超越「秋海棠」而進一歩成為「世界」的中國。

在這個意義上,大海孕育長大的台灣生存經驗,足可做為中國民主化的燈塔。(作者為南加台僑)08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