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務省每天被「一中」(鄒景雯)

鄒景雯

 

日本首批支援台灣的一二四萬劑AZ疫苗,昨天下午順利抵達桃園國際機場。自從五月二十八日在日本媒體披露了菅義偉政府考慮將手中多餘的疫苗提供台灣以渡難關,日本黨政界隨之發起一連串的推進行動以來,這短短的一週時間,中國駐日本的大使館向日本外務省與國會議員展開了瘋狂的外交交涉(施壓),東京方面的消息指出,中國外交官幾乎是每天都來表達嚴重關切,最後並派出公使出馬,要求日本務必「停止此意」,不能把疫苗送到台灣。

中國外交部與國台辦看來是改不了習性,昨天照樣都對日本AZ疫苗抵台一事做出了負評。他們把矛頭對上了民進黨,公開指責台灣政府大搞「政治操弄」,阻擋中國疫苗來台。不過,來自日本的外交管道則呈現了剛好相反的另一面,中國外交官一得知日本有意疫苗援台,馬上就找上了外務省與重量級議員全力阻擋,中方訴諸的理由是:日本與台灣的往來,違反日本所承諾的「一個中國」原則,此舉將對中日兩國關係造成重大影響,希望日方不要做出傷害雙方情誼的決定。

中國外交官對日施壓的頻率極度密集,頗有不成功便成仁、提頭回見的嚴肅性,做足了戰狼的兇猛,到了近幾天,或許是嗅覺到苗頭不對,中國提升到公使層級下達通牒,重申違反一中原則的後果,但是日本外務省回以:「疫苗輸台是生命、健康、救人的事情,不應該政治化」,並未接受中國連番的抗議。對於中國的行徑,事後有日本外交官私下相當不解:「他們似乎永遠不懂愛與善意最無敵」。

中國在日本強力打壓AZ疫苗來台,企圖阻斷台灣人施打國際疫苗的路子,其實只是一例,對岸的目的不外有二,其一當然就是迫使台灣必須修法,或以專案方式引進中國疫苗,落實中國疫苗的「一國一制」,眾所周知中國醫藥的進口,目前仍為法律所禁止;其二則是壓迫台灣政府必須向中國低頭求救,在北京的允許,並且服膺一中原則之下,台灣才能夠獲准使用他國疫苗。不顧疫情的猖獗,專事時間的拖延,這才是徹頭徹尾「對台灣同胞生命健康的漠視,有違基本的人道主義精神」。日本駐台代表泉裕泰一句「腦海中說不定曾閃過乾脆加入鬼聯盟,還比較不會這麼累的念頭」,聽在大家耳裡,還真是入木三分。

為了協助台灣避免投降「鬼聯盟」,不論是日本已經送達的一二四萬劑AZ,或是美國把台灣列入分配七百萬劑的輝瑞、莫德納與嬌生疫苗,目前都僅是第一批貨源,後續兩個盟國都會有進一步更大量的疫苗入台,以穩定台灣的疫情控制。事實上,計畫在七月間上市的國產疫苗,也被許多專家抱以厚望,「給我疫苗」的民意,是可以逐步達成。當中國把台灣所需的疫苗問題,主動捲入美中戰略對抗的格局之中,就已經把此時的台灣,推離出黨派之爭、兩岸之爭的範疇,這是習政權最大的不智。自由時報06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