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疫苗當然急(鄒景雯)

鄒景雯

 

台灣有兩家國產疫苗公司,陸續在六月公布了二期解盲結果,並且分別向食藥署申請緊急使用授權(EUA)審查。後續的進度,當然要由主管機關秉於專業與權責進行處理,不過最近社會上有關急與不急的討論,新聞媒體有必要反映相當的輿論,必須要強調:國產疫苗當然非常急。

根據高端與聯亞所揭露的二期分析數據,多位專家都已公開指出,兩家疫苗的安全性與耐受性都表現良好。其中高端在安全性方面,所有的受試者未出現疫苗相關的的嚴重不良反應,在免疫生成性部份,打過第二劑後二十八天的血清陽轉率達九十九.八%,中和抗體效價為六六二;至於聯亞,安全性部份同樣所有受試者未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血清陽轉率為九十五.六五%,中和抗體效價為一○二.三。

剩下的保護性問題,固然第三期試驗後才會獲得比較完整的結論,但是包括賴明詔院士等人都認為:基於國內疫情的需要,考量時效性問題,國產疫苗在完成三期前申請EUA並非不可行。箇中很重要的關鍵,不僅是我們已經設定抗體效價必須高於AZ的標準,而且更在於其對重症死亡率的保護功效上。以國際間某個廠牌為例,其保護力只有五十%,但是重症的保護則為九十九%,因此在該國獲准緊急上市;何況技術較佳的台灣國產疫苗,有什麼不能被理性看待的藉口?

國產疫苗必須急的原因,首先是國內確診者的死亡率必須再壓低。截至昨天為止,已達六四三人,其中,六十歲以上,有慢性病,與確診者接觸,具有萬華活動史,都佔極高比例。針對高風險族群,我們必須要有對策,事實上,不同技術的疫苗,在適合施打的族群上,各有不同的特色,政府有責任提供國人更多元的選擇,這點一方面要靠爭取更多廠牌的國際疫苗進口來達致,一方面則要對皆屬於次單位蛋白疫苗的國產疫苗加強敦促,尤其後者的必要性應該凸顯,畢竟高端與聯亞所採取的技術,與美國諾瓦瓦克斯(Novavax)相同,是國際公認最安全的選項,絕無被偏廢的道理。

再者,大家肯定一致同意:我們的疫苗施打率必須再加大加快。最近彭博公布的全球防疫韌性排名,台灣在五十三個規模超過兩千億美元的經濟體,掉到四十四名,幾個評比的原因中,墊底的「航班載客力」,一般民眾健康要緊,大概根本不會在乎,但是「疫苗接種率」一項,則不得不重視。目前台灣可施打的疫苗中,有國際疫苗屢屢被致死的疑慮所汙名,一方面有特權疫苗插隊偷打,一方面卻有更多高齡者因傳言卻步,導致整體施打率延滯不前,非常不利我們對於變種病毒的防禦,在此情況下,國產疫苗若能及時上市,絕對可以創造新的施打率。

最近的民調即顯示,受到紛亂的政治操作影響,國產疫苗的接受度由六十%降至五十%,這是所有致力國產疫苗的國家,極度罕見的現象,足見台灣的「不正常」。儘管如此,五十%仍是相當高的比例,現在各政黨的支持度,恐怕沒有一個高過於此,反對者可以拒絕國產疫苗,但沒有剝奪希望施打者的權力。政府主管部會必須充分滿足這半數民眾的需求,以非常時期的精神,積極推動審查作業;兩家疫苗廠更要快馬加鞭,拚鬥流程作業。理由很簡單,人命,豈是可以等的?自由時報06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