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錯過了(鄒景雯)

鄒景雯

 

國民黨錯過,錯過了什麼?錯過了歷史很關鍵的轉折點,這個歷史的錯過,讓國民黨一誤至今,仍不敢面對國民黨生存發展的核心問題,這些年不論怎麼高談改革、闊論奮起,都僅能在一些小枝小節上打轉,根本無關宏旨,也改變不了整個黨下行的趨勢。

最近,美國的時代雜誌把國民黨現任的黨主席江啟臣列為次世代百大人物,這個編輯政策非常饒富趣味。從TIME敘明的理由,不難理解其對這位四十八歲年輕主席主持亞洲極老政黨的「期許」,當國民黨主席選舉頻現「外卡」之際,頗有及時雨的玄機。問題是,自稱將為「造王者」的江啟臣,看透了多少國民黨的根本問題?

國民黨的沉痾病灶,要從歷史中來找答案。其實,李登輝主政十二年,如何使國民黨在政治場域取得永續競爭的條件,一度幾乎將要成功,他的解決方案很清楚,就是把國民黨由原本的外來政黨蛻變為在地政黨,具體的步驟正是「本土化」。國民黨既有的勢力當然不是省油的燈,因此在其漫長的在位期間,歷經了多次激烈的權力鬥爭;而從結果來看,新國民黨連線離開了,陳履安離開了,林洋港與郝柏村也離開了,李登輝一路過關,算是所戰皆捷,中國國民黨距離台灣國民黨,可以說已經近在咫尺。

不幸,這條順風路走到二○○○年,竟跌了一大跤。李登輝「看準」的接班人連戰在大選中慘敗,出局的連戰隨之對李登輝展開反撲,並且順利奪得了國民黨。同時,連戰的國民黨自此也走上了另一條岔路,與李登輝的本土化路線漸行漸遠,甚至在二○○五年前往北京,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達成「連胡公報」,從此衍生大中國主義與親中代理人的政商掮客模式,不但使李登輝的本土化工程在國民黨內功敗垂成,也讓國民黨因此錯過了歷史的機遇。

何以本土化的建構在國民黨內如此不堪一擊?連戰的背叛很是因素,他的出走中國,代表著本土菁英階層的鬆動甚至瓦解,使得國民黨內本土派的組成,只剩下地方派系之輩,例如江啟臣的岳家即屬之,這麼多年來,這些人始終在國民黨起不了領頭的作用,是不爭的事實。總的來說,不論是台籍世家或是基層派系,國民黨本土派基本上是業經高度馴化的一群,十二年顯然並不夠時間讓他們完成「變性」。這也是國民黨走到今天,愈走愈沒前路的罩門所在。

或許有人會說,過去廿一年來,馬英九執政過八年,誰說國民黨沒機會?事實上,這是國民黨最後王孫的迴光返照,業已一次把外來政權的祖產燃燒殆盡。如果,國民黨的這一代人不面對這個問題,勇敢放下基本教義,國民黨不論再怎麼做,只會愈盤愈小,還會不斷遇到聲音比實力浩大的元老派,一再企圖要把國民黨拉回到過去,最後只好讓時間來解決一切。

近來,被稱為次世代的江啟臣,據稱是為了搞好與年輕人之間的關係,開始玩起一些青年世代的議題,這些嘗試不能說不對,但是治標,不是治本。試想,一個被視為是「右統」的政黨,就算轉變為「左統」,能起多大的板塊作用?若真要扛起次世代的責任,是絕不能顧左右而言他,而不敢直指核心的。自由時報0223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