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走得出殘山剩水嗎?(金恒煒)

金恒煒

國民黨強推四大公投案,自吞惡果,飲恨收場。罷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固然得逞,補選結果反讓民進黨林靜儀上壘。民進黨終於吃下過去可望不可及的台中二選區,意義上與守住萬華的林昶佐迥異,涉及的不是一席、兩席,而是民進黨的權力版圖在中台灣拓展;終結的不只是國民黨的腹心而是盤據山頭的顏家黑勢力。

顏清標是國民黨「恩庇侍從」政策下的產物,不僅「嶸螈選區」令人觸目,黨國製造的「紅黑」派系共治台中,使得黑派顏家縱橫海線達三十年之久!顏清標的黑道背景,連當時的黨主席李登輝也不諱言。顏清標挾黑道暴力、政治力、綁架鎮瀾宮鯨吞蠶食台中,地皮受害最大;難怪有人稱他們是土豪劣紳。這樣的腫瘤不割,台灣民主難望深化。

天可憐見,基進黨的陳柏惟悍不畏死敢於挑戰顏寬恒,僥倖勝出。要不是顏家那麼迫不及待的要收復「在地」地盤,無視合理與否、不顧吃相難看,進行「罷免 – 補選」工程而敗北,不然,二○二四年,顏家再戰陳柏惟,「海線子弟八萬票,捲土重來未可知。」現在好啦,黑派被殲滅,連紅派的霧峰區也失守,市長盧秀燕紅黑護法斷一臂,紅派立委江啟臣陷入腹背受敵的險境。民進黨陸空並進,發動所謂的「國家機器」,贏的豈只區區一席?林靜儀日後深耕「在地」,繼續追打顏家不法,讓鎮瀾宮回歸正道;黑天變綠地,台中「轉型正義」可期。

兩波選戰攻防,受傷最重而仆街的是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他不智的把穩固黨主席寶座押在公投的伎倆上,罷免、補選順序而出,朱大主席的機關算盡,四個字「過猶不及」最能形容:說「過」,指他見獵心喜,一股腦兒將四大公投招攬在一身,結果全槓龜;「不及」則是罷免、重選輸到脫褲,朱大主席「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連記者會都不出現面對。試想,公投案一馬當先,身先士卒,一敗塗地的吃到苦頭後,對罷免、補選斂手縮腳,六連敗下,忙把責任丟給江啟臣,歸咎是前主席的「政治框架與任務」,喪失黨主席作為。前倨後畏,活脫脫孬種。想當初接主席時,立馬城下,挑出戰旗,上寫兩個大字:「倒閣」,彼時氣吞萬里如虎,如今呢?「倒閣」不成反陷入自家「倒台」的難堪。報應來得這麽快,也屬僅見。

朱立倫使出「躲」字訣,雖弱智但還算「知恥近乎勇」。打出「戰鬥藍」的趙少康反令人忍俊不禁。趙少康否認「秦兵敗了」,他說:罷昶案,國民黨算是小贏,顏寬恒則是小輸。趙名嘴的黑白說固然荒唐,卻贏得中國的掌聲,《環球時報》立刻唱和,宣稱民進黨是「慘勝」。中國自古以來沒有實行過民主一天,懂什麼選舉?選戰可不是「槍桿子出政權」那套;選贏就是贏,「慘勝」、「險敗」毫無實質意義。老共被老趙唬弄了,好笑。

「殘山夢最真」,國民黨中常委號召要開「黨是會議」;煞有介事,聽聽就好。李登輝被國民黨開除後,黨國形同開除自己的台籍,如此而已。解決國民黨的「黨是」很簡單,問題在能不能、敢不敢,也是如此而已。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自由時報01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