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走向没落 (蘭雨靜)

蘭雨靜

改革乎? 追隨新黨泡沫化乎?

愈來愈多的台灣人民,已經可以清楚地看出,KMT在追隨新黨走向没落、泡沫化。主要原因是因為,它們具有先天性的「共同基因」。

原來,是誕生在中國的一個政黨,流亡台灣後,分裂為二個黨。然而兩黨的基本「意識形態」是一様,如下列:

中國統一、九二共識、中華民族主義、文化保守主義、民族保守主義。

新黨的創始人, 趙少康、郁慕明、王建煊、陳癸淼、李慶華、李勝峰、周荃等等,是KMT 分出來的,和韓國瑜、馬英九、朱立倫、洪秀柱、費鴻泰、連勝文等等,都是同一學堂的畢業生。

1993年8月10日(27年148天) 新黨分裂自中國國民黨 。
1995年,為立法院的第三大黨 。2001年,退居第五大黨。2004年,再退至第六大黨。
2008年,新黨完全退出立法院。2012年,立委選舉,得票率僅有1.488%,衰退至僅第六大黨。
2020年,立委選舉僅剩1.04%,跌至第八大黨,已在台灣政壇邊緣化。

目前現況,立法委員0/113、直轄市長0/6、直轄市議員2/380、縣市長0 /16、縣市議員0 /532。

這樣的政治版圖現況,只有直轄市議員2席,算得上是個政黨嗎 ? 當然算不上,所以已被認為是泡沫化。

新黨是中華民國的一個政黨。它卻主張在中國實現民族統一、民權自主、民生均富的三民主義新中國。亦主張倡議兩岸和平統一、協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新黨的一國兩制方案是廢除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和平統一後建立一個政權,國號為中國)。

中華民國現在只剰下一個招牌,是個「殻」而己。一個空殻的政黨,主張協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廢除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和平統一後建立一個政權,國號為中國。這不是用「妄想」或「幻想」等字眼可以形容的異常心態。是無藥可救。因此只好泡沫化。

國民黨的朱立倫今年有意競選主席位,前些時公開說了一句難得的話,他說「如果國民黨不以台灣的主流民意為依歸,不以台灣為主體的話,國民黨是没有前途」。

七十多年來,國民黨受到「中國意識形態」的束縛,連這麼簡單的一句,理所當然的話,一直說不出口。新黨的泡沫化,逼使國民黨不得不改変想法,認同台灣這塊地,然而,也只聽老朱如此說過一次而己。

最近,國民黨青年部發表ㄧ份非常有趣、有意義的,黨內人士網路聲量排行,民調如下:
第一名 韓國瑜
第二名 馬英九
第三名 羅智強
第四名 江啟臣
第五名 侯友宜
第六名 蔣萬安
第七名 盧秀燕
第八名 陳玉珍
第九名 林為洲
第十名 朱立倫

這是一份依聲量的高低作出的排行。明眼人立刻可以看得出來,KMT青年部的用心多麼良苦。

有句熟識的俗話叫「充其量」。是用來形容「聲量」的價値。在中國人社會常聽說,「表面尚有可觀,實則內容空虛,充其量只是個空架子而已」。因此聲量只不過是個「空架子」而己。把這個道理套在上面的排行,第一,二和三,就可更加明白其意思。所以說,KMT 青年部用心的良苦,是可以想像的。

倒是四名、五名兩人,才是具有實質意義的KMT重要人材。年輕的江啓臣大敗資深的郝龍斌選上主席,代表的是KMT内部,尤其青壯年層的要求改革的意念之高。

國民黨最大問題出在兩岸路線。今年3月,新主席江啟臣6月公布新兩岸論述,將「九二共識」定調為「過去」兩岸互動過程的歷史。此舉卻引發國民黨歷任主席包含馬英九以及連戰等人公開反對。

從國民黨內部政治辯論結果看,黨內「大老」戰勝了青壯派,這是,老KMT 路線的延伸。但從外部看,「九二共識」是很難吸引年輕選民。意味著KMT繼續往没落的路途走。

因鼓吹武統台灣,在去年被我國驅逐出境的中國學者李毅,最近說過非常有趣的評論。他表示,台灣統一勢力已在2020年大選被徹底消滅,他認為國民黨將在2024年大選慘敗。李毅還加碼預測,國民黨2024年只會輸得更慘,原因是什麼?講難聽一點,就是「中國造成」。

大家都知道,國民黨最大問題出在兩岸路線,也就是「中國」造成的問題,就這一點來說,李毅說得一點都不含糊。

現在的國民黨,看來是黨內「大老」戰勝了青壯派。KMT大老馬英九、連戰等人的意識形態和新黨的郁慕明等,是同一個模型鑄造出來的。是超越妄想或幻想,不具「現實」意義的意識形態所有者。

因此,顯而易見,KMT青壯派的改革如果失敗,任由黨內「大老」繼續主宰黨路線的話,KMT 跟隨新黨泡沫化是避免不了。

KMT 和新黨唯一的一個大不同點,是新黨没有「本土人士」,而KMT有不少「本土人士」。就人數來說,也許「本土人士」占多數。這一點也許是KMT還有藥可救的唯一因素。

侯友宜是目前不分黨派,人人都公認的首屈政治人材。聲量低、政績裴然,在KMT裡卻不被重視。原因非常單純,因為他是本土人士。老KMT權貴怕他搶走既得地位。

上次主席選舉,本土的江啓臣打敗權貴郝龍斌,這是時勢所趨,卻更讓老KMT權貴們増加危機感。因此,下次選舉打算推出朱立倫或韓國瑜,試圖打敗本土的青壯勢力。

大家都心裡明白,朱立倫或韓國瑜都不是能使 KMT 起死回生的人材。他們的出馬,所負的任務,只是,想延續老KMT權貴們的地位,保護既得利益而己。志不在於一個黨的盛衰。

為了黨的盛衰,鑑於時勢所趨,筆者不認為本土的青壯勢力會輕易地,讓KMT權貴們的謀略得逞。

從新黨没落的軌跡,我們可以予測KMT的未來只有二條路可走。徹底改革求生存,否則,追隨新黨泡沫化,別無選擇餘地。(作者為南加台僑)01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