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七年之癢(鄒景雯)

鄒景雯

 

觀選這次的國民黨主席競爭,一定會發現一個有趣的老現象,那就是看好度前兩名者,繼續在纏鬥藍與紅的路線之爭。如果張亞中真是朱立倫所說國民黨縣市長都害怕的對象,則這究竟是張亞中的問題,或根本國民黨有問題?

張亞中在國民黨異軍突起,倘若被朱立倫這類建制派菁英視為「危機」,這也是第三次危機,不是首發的第一次。國民黨「同性質」的危機,可以前溯到二○一五年七月全代會通過由洪秀柱正式成為總統提名人,問題是洪秀柱在二○一六年參與國民黨主席補選,再度順利當選,可見其受到多數黨員的愛戴,普遍的國民黨人顯然與朱立倫的看法不同。

按照朱立倫的邏輯,國民黨的第二次「危機」,想必是二○一九年韓國瑜勝出,成為國民黨總統提名人,並在二○二○年代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蔡英文競賽。同樣的問題是,兩年前,朱立倫曾經與韓國瑜一起下場爭取黨員認同,國民黨人為什麼無視危機,比較青睞韓國瑜為國民黨帶來希望?當時的黨內氛圍,二○二一年的現在,竟可讓張亞中從邊陲到中央,又改變了多少?

算一算,這三次所謂的「危機」,前後長達七年,為什麼無法如同出麻疹般,盡快止癢?朱立倫與其在搶奪黨權時,才去指責同志是「統派大師」、「紅統」,不如深刻想想這些年自己為國民黨的去癢,帶領了什麼?貢獻了多少?或者三次危機一再的發作,自己甚至也曾經媚俗的參與搔癢?何以原本不該成為懸念的事情,會讓「正常倫」選得這麼驚險?

既然都是國民黨以黨內民主方式做出的選擇,這當然不是洪秀柱、韓國瑜,或張亞中的問題。朱立倫與他口中志同道合的縣市長們,如果沒有勇氣,不曾指正過國民黨在台灣生存的病灶所在,其實已與共犯無異。這時才在劃清界線、區隔你我,從外人的角度看來,藍與紅早就混為一色,失去了對主流社會的號召能力,這才是最真實的危機。

相對於台灣年輕世代忽視國民黨主席選舉,各國駐台人員倒是仍把二十五日的選票揭曉,當作是一項工作在蒐集與分析;這些候選人對中國問題的主張,正是其中的重中之重。這也顯見,國民黨癢了七年的病徵,如果不敢對症下藥去面對與處置,朱立倫即使能在一次戰役中打敗張亞中,未來也無法在整個戰場上取勝於自己。自由時報09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