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裴洛西來訪(鄒景雯)

鄒景雯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的亞洲行計畫,自七月十九日由英國金融時報曝光以來,已經進入最後的深水區,而事態發展到今天,儼然已經演變為美中兩大之間的「膽小鬼賽局」,導致裴洛西恐怕勢在必行。因此台灣除了歡迎與接待,更重要的還必須做好「因應」。

裴洛西訪台之所以會提早面世,按照國際慣例看來,輪廓愈來愈清楚。美中兩國應該先是經過外交斡旋的階段,在中國的立場,拜登與裴洛西同屬民主黨,由第一號人物去協調第二號人物,理應是理所當然的路徑,他們萬萬沒想到民主國家的體制,國會與行政部門的互不隸屬與監督關係,於是外交斡旋失敗,在他們的意料之外。

拜登政府私下溝通無著,於是訴諸問題的外露,希望讓壓力具象化,可以形塑出與裴洛西新的施壓或討論空間,除了透過媒體揭露,拜登總統也不諱言公開來自軍方的憂慮,此舉激怒中國,一度成為美國輿論界議論的主流。愚蠢的是,中國以為趁勢咆哮可以將壓力升級,於是大肆由共產黨扈從與傳聲筒,如胡錫進之流,從解放軍機將「伴飛」,到美國航母戰鬥群將被消滅,全面的狠話盡出,狂言不斷。

由於背離共軍的實力太遠,同時中國的負面形象早達歷史新高,對美國這樣的開放社會造成強烈的反效果,具體顯現在輿論的轉向、國會議員的反彈,以及共和黨的勇氣展示上,有志競選總統的前國務卿龐皮歐表達願意與裴洛西同行,或是前議長金瑞契直指中國虛張聲勢,抨擊美國現任國防部的軟弱,都給民主黨政府形成更近身的競爭壓力。這就如同兩輛車高速相對而行,誰先轉彎誰就是認輸,今年十一月美國即將中期選舉,民主黨如何能夠承擔對台失信的「懦夫」罪名?這時,美國的決策基本上已告塵埃落定。

美國雷根號打擊群結束新加坡訪問,緊急進入南海,並且一路高速向北行駛,在裴洛西出訪之際,等於是拔掉方向盤的訊號,說明美國這輛車未來將無法轉彎,剩下的就是中國必須看著辦了。但因為北京這陣子叫囂得太高調,甚至習近平與拜登通話時不忘警告台灣為「區域熱點問題」,這面子要如何掛得住?中國廣東海事局昨天宣布二十九、三十日要在南海瓊州海峽西部海域與大萬山島東南海域,分別舉行軍事演習,也擬在平潭一岐嶼附近水域執行實彈射擊,下一步中國又能怎樣?身處惡鄰之旁,台灣不得不嚴密注意。

中國無力對美反制,這時極可能希望台灣政府婉拒裴洛西前來,給中國建立現成的下台階,然而不論從哪個角度計算,這對台灣政府都是強人所難。一旦老共顏面無光,依照其向來只敢欺侮弱小的地痞作風,基於國家安全,台灣當然要針對所有的可能,全面部署,做好應變方案。包括,解放軍機越過中線飛行,或是攻擊台灣的任何一個離島例如東沙,我們都能有效反制,不僅要與美日協防,也有必要讓中國有數。

中國一再聲言真實的軍事行動,其實只要動手,北京經營數十年的所謂「兩岸關係」就此崩潰,所謂的「九二共識」也自動消滅,再也無法逆轉。這個後果,倒是相當清楚。自由時報07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