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的故鄉,咱的故事~一個台灣人的自我追尋-5 (楊嘉猷)

種菜頭、踏菜脯

第二講   幼孺期生活(1934-1943年)

一、風雨中的寧靜

1、昭和動盪時代的來臨

在我出生的前八年,正是1926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日本大正天皇(Taisho Tenno)去世,皇太子裕仁親王(Hirohito Shinno)立即於該日清晨三時許在內宮舉行繼位儀式,此為「劍璽渡御」(KenjiTogiyo)之儀,同時也在宮城之「賢所」(Kasiko Dokoro)搖響鈴聲,向天下昭告第一百二十四代新天皇就位禮成,並改元昭和(Showa)。昭和這個年號意味著自天子以至庶民,皆祈願世界和平新時代的降臨,。可惜事與願違,昭和的繼位是世間動亂的開端。新天皇正式的即位典禮於昭和三年深秋的十一月十日在京都御所紫宸殿(Shisinden)舉行,天皇在那裡接見世界各國派遣來的祝賀使團,日本政府的大臣與文武百官皆身著平安朝時代的古裝,參加隆重的慶祝儀式。

日本在鎖國一段很長的時間後,被迫開放並進行明治維新,學習歐美的文明與科技,勵精圖治,經過1895年日清戰爭與1905年日俄戰爭的兩次勝利,躋身為世界強國,但日本並沒有在此時停止腳步,相反地,它更積極地進行對外擴張與發展,首當其衝的就是朝鮮與中國。

在日本古代的歷史中,全國各藩割據地方並互相爭伐,各藩的政治與社會結構係以藩主與武士為核心,建立統治與社會的階級。明治維新天下統一後,以下犯上的事件仍然不斷發生,下級軍人不服從上級的命令,經常製造事端,昭和初期就有日中濟南事件、皇姑屯刺殺張作霖事件、萬寶山事件以及九一八滿州事件等,最後於1937年在北京近郊發生的蘆溝橋事件,導致日中兩國發生了全面戰爭。

昭和時代出生的我,年幼無知,受全家人的鍾愛與保護,過著天真無邪的甜蜜生活,根本感受不到世界的動盪,也沒有生活在戰爭邊緣的危機感。

2、被詛咒的滿州國建國

1904(明治三十七)年二月六日,日俄戰爭爆發,兩國的陸軍在滿州戰場經過一年多的戰鬥,最後於1905年三月十日,大山巖司令官宣告戰鬥結束,三月十五日,日本駐滿州的軍隊進駐奉天(瀋陽)城。

俄國波羅的海艦隊於1904年十月十五日從Libau港(今天Latvia國的Liepaja)出發,經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進入印度洋,再通過台灣東岸的太平洋,並於1905年五月二十七日,進入日本海,與東鄉平八郎司令官所率領的日本聯合艦隊發生著名的日本海海戰,五月二十八日,俄國的艦隊慘敗投降,八月十日,日俄兩國在美國緬因州Kittery的樸茲茅斯海軍後勤基地(Portsmouth Naval Shipyard)議和,九月五日,和約締結,戰爭正式結束,雖然日本只獲得朝鮮的獨佔指導權與從俄國轉讓的旅順與大連的租借權以及南滿鐵道的利權,然而日本的勢力也從此進入滿州,軍國主義者也從此帶著日本走向了全面戰爭的不歸路。

1926(昭和元)年十二月,本來與日本合作的張作霖在北京宣佈就任大元帥,拒絕繼續充當日本軍方的傀儡而歸順中國的國民政府,日本駐滿州的關東軍特務機關因而決定除掉張作霖,1928年六月四日,張作霖搭乘特別列車時被炸身亡,1931年九月十八日,發生柳條湖事件, 日本藉機出兵。佔領全滿州,1932(昭和七)年,滿州國政府發表建國宣言,由溥儀出任滿州國執政,1934年,溥儀就任滿州帝國皇帝。

1945年八月六日與九日廣島與長崎分別遭到美國的原子彈襲擊、太平洋戰爭與大東亞戰爭結束前幾天,也就是在1945(昭和二十)年八月八日,蘇聯撕毀中立條約,向日本宣戰,隨即揮軍進入滿州,八月十八日,溥儀皇帝退位,滿州帝國終結,他試圖亡命日本,但被蘇軍追捕,成為階下囚,在滿州的日本平民與軍人也被蘇軍逮捕,送往西伯利亞服勞役。


二、台灣的年節

日治時代的晚期,也就是我的幼年時期,我開始有記憶且開始有點懂事時,大概是在三、四歲的時候,那時的台灣人(台灣系日本人)過著兩種類型的年節與慶典,在我的記憶與印象中,日本政府對台灣本地人過什麼節慶,並沒有太政治性或太強制性的規定。

台灣系的日本人(台灣本地人)的節慶不少,這些節日皆以舊曆(農曆)為準,除了農曆過年以外,最重要的是三月三日的三月節(清明節),五月五日的五月節(端午節),七月七日的七夕(七娘媽生,拜床母)以及七月十五日的中元普渡。內地來的日本本土人在台灣形成的日本社區與社會也有類似的民間節慶(但都以新曆為準),如三月三日女兒節—「雛祭」(Hina Matsuri),五月五日是「端午の節句」(Tango no Setsuku),在這一天,要升揚鯉幟(Koi no Bori) 。七月七日有「七夕祭」(Tanabatsuri),這是拜星的日子,大家在庭前樹立葉竹,用五色紙書寫詩歌或文字做為裝飾,向上蒼祈求或許願。七月十五是「御盆」(Obon),是仲夏天的大祭日,當晚男女皆身著浴衣(Yukata),這是夏季棉製單衣,在廣場前舉行「盆踊」(Bonodori)儀式。內地來的日本人的節日,就我所知,台灣系的日本人好像都沒有參加或複製。

當我在寫日治時代的台灣本土人與內地來的日本人過年過節時,從幾個角度去思考後,發現了幾件值得拿出來說的事。第一,大部分的民間節慶的源頭均是唐山的歷史故事或民間傳說,第二,關於節慶的名稱和日期,日本與台灣不是相同,就是相近,如三月節(清明節)、五月節(端午節)、、、、、、等等,雖然慶祝的內容與方式大同小異,但日本人是以新曆來計算,台灣人則以農曆來作準。

一般都認為,日本人是擅於模仿的民族,日本人在早期學習與引進唐朝的文化,但日本人不僅是學習與模仿,他們還有創新,日本人把唐朝的文化與日本固有的文化融合在一起,在十九世紀,日本人還學習與模仿西方的科技、文明與文化,成為有日本精神與大和魂的現代文明國家。

台灣人基本上是由南島民族(平埔族與現在被稱為山地原住民族的高砂族)與漢族(閩粵的越族福佬人與客家人)所組成,但台灣人的民間節慶也多半是根據或採納華夏民族的民間傳説與習俗而來。

台灣人追求自我與建立自己的主體性時,我們應該也要對這些民間節慶加以檢討,或賦予新的意義,或採用新的形式,或注入新的內容,台灣人沒有必要對華夏民族的習俗與節慶照單全收,台灣人甚至可以考慮跟日本人一樣,廢棄舊曆過年,採納新曆過年。

1、日本過年

一年之始的新曆元旦(每年一月一日),大家都稱之為日本過年。台灣人除了那些服務於公家機關的人以外,沒有特別的典禮或活動,只能看到街上的官廳與日本館舍門上橫向張掛著用稻草捻接而成的占繩(Simenawa),中間並有數條紙座(Kamiside),這種日式裝飾所傳達的訊息是,所有有形或無形的污穢之物均將被阻擋在門外,不讓侵入屋內,此外,門腳兩邊則擺放著一對松竹(Matsutake),做為吉祥物,象徵著這個人家人人長壽吉利。

在元旦那一天,內地來的日本本土人會前往神社、寺廟參拜,此稱為「初詣」(Hatsumoude),以祈求一年的平安吉利。在街上活動的日本內地人,男穿和服,女穿華麗的著物(Kimono),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很能營造並襯托出年節歡樂的氛圍或景象。

2、舊曆新年圍爐

台灣本地人過的是農曆台灣過年,每戶人家都有一本「通書」,大家都照著它寫的做,一切行禮如儀。首先是在立冬、小雪、大雪之後的冬至,這一天就是準備過年的起點。當天清晨,大家要用紅白甜湯圓祭拜天公,大人們在這一天都會跟自己的小孩說,吃下紅湯圓後,從今天起又長一歲了。那天晚上,大家要吃米糕進補,因為它摻有米酒,不對我的胃,所以我不是很喜歡。

舊曆十二月十六日是吃尾牙的日子,商人很重視這個總結帳、把全部的應收帳款全部收回的節日,除了有豐盛的晚餐之外,還有鼓勵「新勞」(被雇用的員工)的年終獎金,晚餐照例有一隻雞,據說雇主有時會將雞頭指向一名員工,那名員工第二天就得辭職走路。

在台灣本地人的節慶中,最重要的是台灣過年。在除夕那一天,長年在外工作的家人或族人依照慣例,都會趕回老家圍爐,一起吃年夜飯,在寒冬中,家人或族人一起用的年夜飯的每道菜通常都有很特別的象徵意義,例如,雞代表「起家」,發粿代表「發家」,長年菜代表「長壽」。在日治時代,我還年幼,做為小孩子的我當然最喜歡過年,因為有很多好東西吃,有新衣服可以穿,還有長輩會給壓歲錢或紅包。吃完年夜飯,欲求長壽者,就守歲,談天、打牌或遊戲,直到深夜或清晨,才就寢,我有時也會與家人一起守歲。

新正初一,祖父會率領全家人用牲禮與甜紅圓仔祭拜天公,儀式莊嚴肅穆,簡單而隆重,接下來,

是吃早餐,餐後是「走春」,也就是去拜訪一、兩名族人或朋友,向他們拜年。在稍早幾天,我們已祭拜了管理人間生活起居與飲食的灶君,把祂送上天庭,報告人間每個人的善惡,以便在將來生命結束後,由天上的神明來判定到底是要上天堂還是下地獄,這雖然是宗教與迷信,但對生活在純樸的農業社會的人們會帶來一定的正向的影響力,總比讓大家無神無鬼、無法無天的好。

大年初二也是重要的日子,已成家的男丁要帶媳婦回娘家。這一天通常是我最活躍與忙碌的一天,早上我就被派遣到姑婆、阿姑或姊姊家,代表全家去邀請她們回娘家,我在親家那裡,他們會請我吃米粉炒與雞腿,還會給我一個紅包,這是我小時候最感到興奮的事情之一。

即便是在日治時期,由於有些人在外服務或工作,平常很少回鄉,所以初三與初四這兩天,我們會到各地去拜訪一些平常難得一見的返鄉親友,做為小孩的我當然對這種拜訪工作感到興奮,因為有吃有喝,又可以跟許多平常難得見面的同年齡的小孩在一起玩。到初五隔開那一天,大家會返回工作崗位或開始準備農事,不過年節的氣氛還是存在,一直到十五日的土地公生,這一天就是元宵節。那一天,大家要吃湯圓,但最重要的活動是燈籠的制作、展覽與比賽,這是人們最喜歡的燈會,

這一天,廟埕的的歌舞表演、雜耍、說書與猜謎是人人趨之若鶩的娛樂活動。從事工商業者通常是選擇在這一天之前的某一天開工或開店,不過,新春過節可以說要到元宵節才算真正劃下句點。

3、清明掃墓與祭祖

內地來的日本人在新曆三月三日有「雛祭」節日,有女兒的家庭在這一天祈願女兒順利的成長以及一生的幸福,當天他們在家中設「雛壇」(Hina Dan),排飾許多「雛人形」(Hina Ningou)、菱餅、白酒、桃花——等等,以為慶祝。

台灣系的日本人在舊曆三月三日過清明節,那天要祭拜祖先,並到祖先埋骨之地去掃墓,追思列祖列宗的恩德。清明節當日,每一家庭依例備妥祭品(包括潤餅捲),並由長輩帶領全家祭拜祖先,當天平常寂靜蕭瑟的墓地變得非常熱鬧。清明節有很特別的習慣,就是要分發紅龜粿或金錢給前來祭拜的子孫,每人一份,另外還有「蔭墓粿」的習俗,就是把一些祭拜過的紅龜粿分發給在場的小孩並施捨給乞討的窮苦人,這是做善事,為後世子孫積德。

我們清水楊家在三月節要上山祭拜開台祖之公墓,儀式非常隆重,參拜的人也多,每次總有百來名以上的子孫參加,凡是參加的人都可以分到一包四兩重的特製餅粿,祭拜完回家後,還有宗親宴,稱為「吃公」,這種宗親宴由族人輪流主辦,全部的費用都是由祖先留下來的「公產」來支付。

4、端午節—吃粽子

內地來的日本人在新曆五月五日有一節日,稱為端午の節句(Tango no Setsuku),它是有男性兒孫的日本家庭的節慶,它所承載或表徵的意含與台灣系的日本人所慶祝的舊曆的端午節不同。家中有男孩的內地來的日本人在當天會在庭院昇起「鯉幟」,以為慶祝,我在孩童時代,每年都會看到滿街的「鯉幟」,十分壯觀,也很賞心悅目。

台灣系的日本人過舊曆的五月節,也稱為端午節或肉粽節,因為在這一天每家都要包粽子與吃粽子,並將菖蒲枝與榕樹枝捆綁成束,掛在門上避邪,另外,也將部分的菖蒲枝葉放在水中煮沸,用來沐浴,以除疫癘。

5、中元普渡

內地來的日本人有所謂的中元(Chiyugen)這個節日,它被用來感謝並慶祝半年來平安無事,這一天要舉行盂蘭盆會,大家以供品敬拜佛神,並默念祈禱,讓福惠迴向已逝者,以告慰死者之亡靈。此時正值仲夏,大家在晚間身著浴衣,聚集於廣場,並跳起「盆踊」,這是一種佛教的活動與儀式。

在這期間,大家也要感謝施恩者,因此都到百貨公司去購買各類贈品,互相贈送。對台灣系的日本人而言,中元節是一個民間大節慶,從舊曆七月一日午夜子時起,民間傳說陰間鬼門大開,鬼魂或亡靈四出遊蕩,因而在世者要在七月十五日那一天,在廟埕廣場擺放供品,讓四方鬼神(特別是那些無人祀奉的無主鬼魂或亡靈)享用。我們清水地區是以清水紫雲巖觀音廟為祭祀的中心,全區各村里或部落都提供牲禮以及其他各種供品,並有子弟戲的演出,這真是莊嚴而盛大的節慶。

七月份除了中元節以外,還有一個節慶是內地來的日本人在七月七日過的「七夕祭」(Tana Matsuri),這是源自牛郎織女的民間傳說。在這一天,內地來的日本人以青葉竹繫上寫著詩句或祈願的五色彩紙,然後將其擺在家門口,以為慶祝。台灣系的日本人也根據牛郎織女的民間傳說來慶祝七夕,不同的是,在舊曆的七月七日來慶祝,台灣系的日本人稱這一天為「七娘媽(床母即家中小孩的守護神)生」(「生」即「生日」),家家戶戶以糖粿祭拜我們這個銀河星系的織女星,一來慶祝牛郎與織女一年一度的相會,二來則祈願織女護佑家中的孩童,讓他們(她們)平安長大,這看起來是遠古先祖拜星教的遺留。

6、中秋月圓

在我們所過的一年中,舊曆八月十五日是月亮最大、最圓、最亮的日子,台灣系的日本人以月餅、水果與鮮花來祭拜月娘,民間在這一天,也會以月餅來互相餽贈,特別是贈送給心所愛的人或施恩者,在日本領台的時期,民間贈送月餅的習俗基本上沒有問題,因為日治時期政治清明,不似中國人治台那樣腐敗,不管是官場或民間。(待續)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