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陳師孟致敬 (蕭東賢)

蕭東賢

陳師孟監察委員要調查馬英九洩密案判無罪的法官,一些法官及國民黨的立委出來說這調查違背並破壞司法獨立的原則,堂堂的司法院還出來說司法獨立是受憲法保障的。他們還號召司法界一齊起來反對。

司法獨立的原則我並不反對,但它絕不是縱容法官濫權,亂權,爲所欲爲而不管。法官審判,於程序,於判決,都必須要在法律範圍之内。一個法官判案時不只要考慮法律條文,更要考慮這個法律的精神、原則、立法原意、及所要達到的公平正義。在美國,假使一個法官用很有智慧的,新穎的,和創意的方式來解説他判案的思路和邏輯,以彰顯法律的立法原意及達到最後的公平正義,看的人都會心裏Amen的。這樣的判決很快地會被法學教授或學生在法學期刊討論,律師或社會人士也都會廣汎討論。有這種素質的法官在美國是時而可見的。這樣的法官被當英雄對待,很容易更上一層樓。

相反的,假設一個法官也用新穎有創意的方式來解説他判決的思路與邏輯,但卻沒有彰顯法律的立法原意及實質的公平正義,讀他判決的人,看了再看,讀了再讀,也只能皺眉頭。同樣的,學者、學生、律師、律師公會、及社會人士批評的聲音很快就出來。這樣的法官以後要再選舉,或被任命聯邦機構的機會,就幾乎沒有了。特別是被懷疑有特定意識形態的,會被更仔細地檢視,例如與被告過去有鮮明政黨對立的背景,而判決剛好又與意識形態有関的,類似陳監委要調查的案子。有這樣負面形象的法官,從此大概就是乖乖當律師了。

台灣司法的記錄本來就很差,從蔡的就職演説提到司法改革時得到的掌聲可以證明。台灣長久在國民黨的統治下,幾乎所有的制度和功能都成爲統治者的工具,都已偏離了應有的道路。加上人民生活清苦,傳統百姓是當官者的奴才的文化,人民不知道怎樣爭取人權,也沒有條件去爭取。看看國民黨這麽多年統治下的台灣,多少人被迫害,他們的人權被剝奪,有哪一個迫害人權的官員被判刑?被處罰?沒有,連一個也沒有!憲法有沒有保障人權的條款?有。爲什麽陳監委說要調查法官,司法院馬上就出來說司法獨立是憲法保障的?那爲什麽那麽多年百姓的人權被踐踏,司法院沒有公開出來說一次人權是憲法保障的?因爲只有保障他們既得利益的才是真的,其他的保障

都是假的,騙人的。這話沒錯吧!

美國人勇於追求真理以及爭取公義,台灣沒有美國能有效監督司法的環境和文化。今天台灣的法官,用司法獨立之名而行歐洲中古時期君王的權力,就是君王不犯錯 (King can do no wrong。)永遠不必為自己所言所行負責任。完全就是 “我怎麽說怎麽做,你們又能怎樣?”的心態。今天司法人員出來反對陳監委的調查,就是以這樣的嘴臉出現,一點沒有反省他們長期騎在人民頭上,沒有把百姓(被告)當成與他們一樣是人來對待。多年的缺乏有效監督及制衡,演變成今天司法官的極度囂張與濫權。今天台灣社會不公不義的現象,他們要負絕大部分的責任。

本來我也是反對五權分立的制度,唯一的理由是,像排列組合一樣,三權分立很容易可以設計出互相制衡的機制,而五權分立要20倍的複雜與困難,幾乎不可能。但是鑒於司法的不公不義,從沒有有效的監督制衡,既然現行的監察法授予監察委員有彈劾,糾擧,糾正公務員的權力。而法官又是不折不扣的公務員。所以監察委員要調查法官,不但是合情合理,也是職務所在。那些為五斗米折腰,不敢站在真理與公義立場來執行職務的監察委員,才是瀆職,才是壞蛋。爲什麽法官執行法律就可以,監察委員執行法律就不可以?爲什麽只説司法獨立是憲法保障的,而不説人權是憲法保障的?爲何不說民主制度下,人民是主人,政府官員是僕人?真的豈有此理!

陳師孟委員,你是唯一有公義有膽識的監委,我相信台灣絕大多數的沉默百姓站在你這邊。我向你致敬!(南加台僑)12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