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九年美豬 我變成台獨(林保華)

林保華

由於背後的中共及自己的私利作怪,國民黨內某些人的反美情緒越來越高漲,到了喪失理智的地步。在阿札爾部長、柯拉克次卿訪台期間,他們沒有為台美的緊密友誼高興,反而與中共一樣的不滿與憤怒。把進口美牛的問題借題發揮,超過台灣國家安全與經濟起飛的需要而大做文章,扮演叛國者的角色。

不是說人民的健康不重要。這次台灣防止武肺在全球享有非常高的聲譽,國民黨並不高興,到處挑剔以迎合中共,說明他們反對美豬的真意並不在人民的健康方面,否則武肺的危害性遠遠超過瘦肉精不知高多少千萬倍。這兩套標準完全揭穿國民黨某些政客的偽善與無恥面目。他們還忘記了當年美國怎樣幫助他們的父兄在台灣立足,沒有美國,還有馬英九、蔣萬安這些權貴的今天嗎?這樣子的忘恩負義,比豬還不如!

我在美國住了9年,吃的是美國豬與美國牛,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如果說我不喜歡美國豬,是因為我喜歡吃肥肉,有了瘦肉精,肥肉就遜色了。我還喜歡買美國的牛腱煮純牛肉湯,味道鮮美。美國的超級市場賣很多牛腱,倒是在台灣很少見,但我也沒有因此成為瘋子。美國至今還是全球最強的國家。

害怕美國豬還是反美情緒作怪?

蔣萬安質詢蘇貞昌院長,反而被將了一軍,因為他也在美國吃多年美國豬。蔣萬安回答得支支吾吾。豈止蔣萬安,江啟臣也是留學美國的,健康有因為吃美國豬出問題嗎?馬英九的臉部、胸部似乎有些異常,應該不是美國豬作怪,否則怎麼放任兩個女兒在紐約長居,後來有一個移居香港,是害怕美國豬,還是想吃中國豬?朱立倫也吃美國豬,但是他比這些人理智一些。

我們初到美國時,一面吃美國豬,一面抱著團結合作的心態同台灣各政黨人士接觸,包括國民黨、親民黨、新黨、民進黨。國民黨開始還好,我們與僑選的范揚盛立委有比較多的接觸;後來連戰聯共制台,夫復何言?范兄也退休了。新黨一位田姓台商很反共,因為他在中國三百萬美金的投資全被中共吃掉了;而擔任過召集人的周陽山則公開表示他反對共產主義,但不反對共產黨,我們都聽呆了。我們也與老兵接觸,有些堅持華獨,有些把反李登輝當作首務。因此我們只能同民進黨保持良好關係,後來還有台聯,一面吃美豬,一面加深彼此的了解。看到這些台僑無私的為台灣奉獻,我們認為是可以合作反共,加上多次回台灣與台灣社會、團體、政黨的接觸,最後移居台灣,參與台灣國家正常化的奮鬥。

在中共眼裡,你不做他的奴隸,你反對統一,就是「獨派」,不管是什麼獨,在台灣自然就是台獨。在台灣,改吃台灣豬,自然更獨了,因為我吃更多的豬肝、豬腸、豬肚,獨到內臟了。

其實吃什麼豬都無所謂,我也不怕碰上瘦肉精。原因是:第一,我不是天天吃豬肉;第二,即使我吃的豬肉也是來自四面八方,有市場的,有超市的,有上館子吃的,也有外賣的熟食,這些不同的攤檔店家,全有瘦肉精?進口的美國豬只有一小撮,只佔台灣消費量1.23%。如果我有常常吃到美國豬的好運,我就一定常常去買樂透。倒是要勸勸常常去中國騙吃騙喝的人,小心吃到非洲瘟豬,因為非洲瘟豬也是豬。民報09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