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普魯士軍官團?(敏洪奎)

日前國內出現一則應屬驚人,但也並不驚人傳聞。依據一位黃復興支部主委于北辰所說,該黃復興黨部自臧幼俠主委以次等人,立場均是寧可兩岸統一,也不願受民進黨統治。

這位于北辰甫被臧主委撤職,所以他有可能是挾怨誣控。但臧主委遭受如此嚴重指控而未出面否認,應似已默認對方所言非虛。若然,則以一民主國家退役將領,宣稱寧可接受極權統治,真確是驚人之論。國際人士看到台灣有如此心態將領,恐也不免懷疑此國一旦遭到入侵,軍方是否能有抵抗意志。

臧主委的表態若屬實自然堪稱驚人。但近年來不少退將種種令人側目表現,如甫退役即奔赴對岸交流聯歡,如公然宣稱不願捍衛合法民選政府,如對民主國家聯合防共抱持明顯排斥態度,看在國人眼裡,不難感受到軍方高層或所謂軍官團,確有一股背離主流民意,敵我意識錯亂暗流,儼然是一國中之國,所以對于北辰爆料也不致感覺驚奇。此所以他所做指控雖應屬驚人也並不驚人,國人是早已有此認識。

台灣有這一正常民主國家所無「國中之國」現象,頗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把持德國陸軍,所謂普魯士軍官團之目無合法民主政府。所不同者是台灣終究已有相當堅強民主基礎,軍中隱形國中之國,不敢也無法一如昔年普魯士軍官團之囂張而已。

所謂普魯士軍官團,是意指自1870年德國完成統一以來,長期掌控本國陸軍的普魯士族裔軍事將領。至於形成這一現象歷史背景,我已在去年11月民報網站〈普魯士軍官團的魅影〉一文,有較詳細介紹,本文即不多做重複。讀者若有興趣,不妨調出該文一閱。

本文提到普魯士軍官團,僅止是意圖將其基本心態,和台灣若隱若現軍方國中之國做一比較,聊以提高國人警覺。

普魯士軍官團成成員,幾均是出身貴族領主家庭,所以擁護者是君主體制,期盼王室復辟日月重光。這一心態是軍官團核心信念。

基於上述這一心態,軍官團對民主體制所產生民選政府,均視為欠缺法統正當性僭篡政權,對之僅有表面敷衍服從,不可能由衷尊敬效忠。

而軍官團最可悲,也是最致命特徵,是對右翼極權主義,欠缺應有警惕和免疫力。此即所以1920年代末期納粹極權主義氾濫,希特勒的德意志民族偉大復興號召一起,對軍官團也產生邪惡吸引力。

本文分析至此,當已顯現出昔時普魯士軍官團的基本心態,和今天台灣軍中若隱若現國中之國,正是何其相仿,後者又是否該稱為台版普魯士軍官團?

普魯士軍官團基於其封建貴族背景,視一應民選政府均為僭篡異端。而今天台灣軍界仍是所謂黃埔傳統瀰漫,軍官仍被教導以黃埔子弟自居。但這一黃埔傳統精隨即是黨國不分,愛黨才是愛國。軍官自從進入軍校開始,所受薰陶均是特定政黨才是正當正統統治集團,捨此而外也均是僭篡異端,黃埔子弟生活其統治之下,又是何等屈辱?

而所謂黃埔子弟長年所受精神教育,也均是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百年國恥有待沉雪,全不灌輸軍人應信仰自由民主,服從民選文治政權概念。精神教育內容如此,又何能培養對極權主義的警惕和免疫力,核能抵禦極權主義者,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魔音呼喚?

認識到黃埔軍官團和普魯士軍官團相似基本心態,即不難了解早年吳斯懷所說,他不捍衛「蔡英文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以即臧幼俠主委的寧可兩岸統一,也不願受民進黨統治之說。兩說的深層涵意,均是除非由特定政黨復辟統治,兩人即不再有保衛台灣意願,而臧幼俠表達得更是坦白直率,如一位投書《自由時報》年輕人陳冠甫所說「證實長久以來的民間傳言」。

德國(或應說是前西德)敗戰之後重新建軍,即徹底清除掉普魯士軍官團國中之國惡習,建立起服膺民主,服從國家正常國防軍,是成功的去普魯士化。

如何成功去黃埔化,瓦解黃埔軍團國中之國,恐是蔡政府絕對應該面對處理的重大課題。此病不去,只怕採購更多先進武器,也無助於保障國家安全。不知高層能否聽得這一不甚悅耳之言?民報092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