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還需要中國黨嗎?(李敏勇)

李敏勇

中國國民黨挾持被中國共產黨革命推翻的「中華民國政府」倖存於台灣,標榜是為了反共抗俄(後來只反共不抗俄)、也反攻大陸(後來變成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台灣民主化、政黨輪替後,甚至虛構了九二共識,對台灣人民騙說一中各表,意思是你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我的是中華民國。習近平說只有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的中國。中國國民黨有些人想改口,但改不了。

標榜的目標、使命,都已經不在了。中國國民黨想要的是爭取中華人民共和國給他統治台灣的代理權。相對民進黨和一些台灣黨的政治目標:追求建立台灣為異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國家。中國國民黨只把台灣當做殘餘中國,甚至乞求亡其國者扶持權力企圖。國共從前可是要互相毀滅的不兩立漢賊,現在易位。比起對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現在的主要敵人是台灣的執政黨。

一九五○年代,中國國民黨以戒嚴、白色恐怖,對付異己。不只涉共者,革新保台的自己人也一樣被治罪。黨國是為蔣體制,並非為台灣,甚至也非為中華民國。雷震、殷海光、傅正等有良心、遠見的知識份子都被烙印迫害的血跡,而一干附和獨裁的佞臣則飛黃騰達。黨國私心作祟,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為了「中國」代表權的席位,被逐出聯合國,未保護台灣的國家地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中華民國」的權利主張,視為對殘餘中國的權利行使。前後兩個中國的問題,讓被據佔的台灣,牽連其中。

中國國民黨仍想夾帶台灣降共附中,將台灣視為籌碼,似想脫卸昔日蔣氏父子之流亡罪責,立綁架台灣在中國桎梏之功。昔日黨國體制下的台灣人,或許還有人在中國的迷惘和迷障中,也有存留在體制的黨國化細胞。但解嚴後民主化逐漸形成,脫黨國化的台灣人,包括戰後移入者的後代,大多已唾棄中國國民黨的據台賣台觀。以選舉進行的和平革命,正逐漸形塑異於中國的台灣新國家,被解除執政權是大勢所趨。「海峽論壇」因「求和」說生波。去或不去?黨或個人?何去何從?台灣需要這樣、這類中國黨嗎?(作者李敏勇,詩人)自由時報09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