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荒謬的憲政體制 (陳茂雄)

陳茂雄

 

台灣的體制民代並沒有監察權,容易形成強勢的行政單位,因而授予民代質詢權以監督行政單位,民代卻拿它來作秀

中國國民黨高雄市議員李雅靜日前在議會質詢時,突然要列席官員舉手表態,陳其邁團隊與韓國瑜團隊誰較強?官員面面相覷,起初沒人舉手,李雅靜為此怒嗆「全都出去,沒舉手都出去」,結果多數官員舉手回應陳團隊較強!

李雅靜自己在「討皮痛」,陳其邁團隊怎麼可能舉手表態韓國瑜團隊較強?高雄市長陳其邁也對此指出,文官受到國家法律保護,不該在議會被逼著做職權或業務外的政治表態,文官不必配合演出。不過讓人感到驚訝的是為何議員會問那麼沒水準的議題?不只是議員,立委也有同樣的現象。

依憲政體制,內閣制國家,人民選出各級政府的議員,而由議會多數黨組成內閣,議會向人民負責,內閣則向議會負責,所以定期對議會做施政報告,並接受質詢。台灣與美國一樣,人民分別選出各級政府的行政首長及議員,政府行政首長及議員各自向人民負責,所以台灣應該與美國一樣,沒有質詢制度,可是台灣卻有,這是荒謬的憲政體制。

台灣之所以出現荒謬的體制,因為台灣依循《中華民國憲法》來訂定政府體制,而《中華民國憲法》則遵照孫中山的意見,將考試權及監察權獨立,將一般民主國家的「三權分立」變成「五權分立」,考試權獨立沒有困擾,監察權獨立則會出現憲政危機。在訂定《中華民國憲法》之前,「政治協商會議」就討論到各級政府議會沒有監察權將形成獨裁的行政首長。

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政策與法律是由議會訂定,而由行政單位執行,且由各級議會監督行政單位是否依法行政,然而由孫中山設計的體制,議會並無監察權,行政單位不依法行政,議會只有乾瞪眼,所以制定《中華民國憲法》時,授予各級議會質詢權,以監督行政單位是否依法行政。

萬年國會年代,是中國國民黨以黨領政,行政權獨大,地方政府的議會形同虛設,中央政府的立法院雖然也扮演行政院的立法局,多數立委坐領乾薪,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更不可能質詢,可是有少數立委質詢的功力使行政官員心驚膽跳,因為他們是終身職,對行政業務比行政首長還內行,真正發揮監督的功能。

萬年國會退職後,新立委上台,質詢變成民代的秀場,人人都上台,可是對行政業務了解不多,所以質詢變成沉重的負擔,更嚴重的,議會評鑑單位又將質詢列為重大項目,若是議會擁有的是監察權,只有行政單位有缺失才會啟動調查,可是擁有質詢權卻變成人人都要上台,變成沉重的負擔,光怪陸離的事件也層出不窮。

不談政治意識,單談憲政體制,大家都很清楚台灣推動的是荒謬的制度,民進黨也將「憲改」掛在嘴巴。大家都知道透過修憲改變台灣憲政體制比六月雪的或然率低,已經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卻不願意啟動制憲,不知是安甚麼心?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