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次輪入IPEF(鄒景雯)

鄒景雯

 

由美國所主導的「印太經濟架構」,是近期國際戰略大勢中的一個重整與再出發的里程碑,哪些國家加入?哪些國家沒加入?都具有重要意義。那麼台灣呢?很清楚的,首輪不會,要等待次輪,不過時間不會太久。

台灣是否加入IPEF,不只台灣關切,中國更在嚴密監控。台灣圖的是生存發展,避免經貿孤立,更是貢獻產業強項;沒有一點礙著他人。中國則是政治目的掛帥,數十年來一貫是國際封鎖,以便於操作經濟統合帶動政治統一,好有天可以順利吃掉台灣。

因此,面對美國另起爐灶的IPEF,中國始終虎視眈眈。十八日,拜登總統訪問亞洲前夕,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通電話,警告的正是:美國不要執意打「台灣牌」。可見中國的戰略意圖,以及台灣的重中之重。

美國建構IPEF,眾所周知是針對中國擴張而來,那麼IPEF的成形何必考慮中國因素?原因在於這個架構要充分發揮其戰略價值,勢必要降低東南亞國家選邊站的壓力,才能促成結盟的極大化,使中國干擾極小化,而台灣確實是令中國芒刺在背的存在。基於減少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的猶豫,台灣勢必要暫時迴避一下。

但是,很現實的,台灣固然需要更多的國際參與,然國際其實更少不了台灣,旁的不說,光講台灣高科技在國際供應鏈上的關鍵地位,即無須再多所贅言,換言之,IPEF如果沒有台灣,絕非長久之計。所以,美國遲早要讓台灣成為IPEF的一份子,這是實力原則。

儘管大勢所趨是如此,不過台灣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定要對台有明確的交代,否則如何建立互信?於是藉著APEC部長會議之便,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與我們的鄧振中會談,確認台美六月密集對話,雙邊經貿關係也必須有所進展的承諾。對於美國的平衡策略,我們且就拭目以待。自由時報052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