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該「洗門風」(敏洪奎)

捷克參院議長韋德齊,日前在立法院發表闡揚民主演說聲援台灣,雖然發言內容純屬精神激勵,對自立自強信心嚴重不足,唯恐不被國際社會正視廣大國人而言,終究仍是值得慶幸喜訊。

但韋德齊議長發表這場演說,現場也出現兩樁深具諷刺性現象。一是他站在台上發宏論鼓吹民主,身後卻懸有國人至今不敢移除孫文遺像,一是他結尾時以漢語說「我是台灣人」,依據報導,台下反應是朝野立委紛紛起立鼓掌歡呼,既云朝野,當然包括國民黨籍立委。

國人細細思考,不難發現兩樁現象隱含的矛盾和諷刺意味,也隱隱顯示台灣仍不是正常國家。

韋德齊議長身為捷克人,對曾經踐踏捷克的前蘇聯,應不會有太大好感。他若知道身後肖像所展示這位人物,生前曾大力麻吹捧蘇聯要「以俄為師」,化中國為列寧式極權國家,他恐會訝異何以台灣以民主國家自居,國會殿堂卻懸掛鼓吹反民主人肖像。

蘇聯於1968出動武力,殘酷鎮壓捷克萌芽民主運動,連該國總理杜比契克也綁架到莫斯科。而在更早1948年蘇聯也是唆使捷共發動政變,將原係民主國家捷克化為極權附庸國,高壓統治長達40年。即連勉強與赤色新政權合作,擔任外長的小瑪撒立克,最後也以墜樓身亡收場,也極可能是死於被自殺。

所以對捷克而言,蘇聯絕不是如「國父遺教」所稱「以平等待我之民族」。韋德齊議長對蘇聯的認識,應也遠高於孫文似少女懷春式浪漫景仰。

韋德齊議長若再發現,台灣政要口口聲聲自由民主人權,然而此國政府官員自總統以次,就職時須面對主張黨化極權人物遺像宣示,他恐會更覺驚訝,甚或懷疑台灣患有嚴重集體精神分裂,不是正常國家。

綜上所述,國人應不難發現韋議長站在「國父遺像」前發表力挺民主演說,這一場景的諷刺意味。

而韋德齊議長以「我是台灣人」作為演說結尾,國民黨籍立委也隨之起立鼓掌歡呼,即更具諷刺意味。因為就正統國民黨思維,或至少也是綁架國民黨的黃復興式思維而言,韋德齊議長的「我是台灣人」應是絕對政治不正確,理應嚴加糾正焉能隨之起舞鼓掌歡呼?

國人應猶記得,往昔國民黨當政威權時代,「台灣」曾是嚴重社會禁忌。台灣人不能稱台灣人而須名以「本省人」,以彰顯台灣僅是35行省之一。台語也須稱為「閩南語」,以提醒台人其先世來自中國本土的炎黃子孫身份。一應民間社團也必須冠以中華民國之名,若稱台灣即不能通過內政部審核。

上述這類禁忌之設立,皆是意在防範台灣本土意識興起,違背民族大義。

最極端一項案例,是蔣經國晚年宣稱他也已是台灣人,居然也有某統派撰文發表於當時《中華雜誌》,譏刺他放棄祖先給予他的籍貫。言下大有指控他也數典忘祖之意。

所以在當年國策,或至少也是潛規則之下,若有人敢於公開自稱「我是台灣人」,恐會輕則招致有關單位異樣眼光注視,重即不免被約談關切,成為黑名單人物。

然則又何以昔非而今是,一句「我是台灣人」也博得國民黨籍立委起立致敬?

依據某種正統思維,韋德齊議長的「我是台灣人」,是否也大有挑撥台灣族群,撕裂台灣社會鼓勵台獨嫌疑?

韋德齊議長是否應該嚴正宣稱「我是堂堂正正中國人」,或「我是中華民國人」,或至少也是「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才算政治正確,才有資格博得黨籍立委起立致敬?

所以,韋德齊議長一句「我是台灣人」,國民黨籍立委起立致敬,也確是深具諷刺意味。

今後台灣若能確如蔡政府所稱,也是廣大國人所希望,民主國家重量級人士紛紛來訪,則當然是可喜可慶。但該等人士來到台灣,若又一如韋議長,身歷目睹種種全不正常,近似精神分裂現象,則恐不是台灣之光。

所以,蔡政府若真希望樹立台灣正常民主國家形象,即該鼓起勇氣,發起一項「洗門風」運動,將威權時代遺留種種不正常現象,一一掃除乾淨,建立良好迎賓環境。

而洗門風,或應先以移除國會殿堂孫文遺像作為開始,不知蔡政府諸賢以為然否?民報09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