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愚音繞樑(王健椎)

台大校圖

台灣總統於十月國慶時,發表了所謂的四個堅持,前面三項,基本上,只是闡述當前的狀況,而第四個堅持,中華民國台灣的前途,由台灣人決定,也不過是反應台灣主流民意。整體看來,了無新意,竟引來中國的強烈反應,台灣的國民黨,也隔岸相應,跟著中國抗議,像同一鼻孔出氣。而一位台北市議員,藉著質詢的機會,大概希望政治上得分,看準台北市長的要害,要求他唸四個堅持,議會上展開一陣舌戰,博得一些新聞版面。內容有點無聊幼稚,但是,在短短的雙簧中,市長的那句“我是台大教授啦,為什麼要被你教”,有些看點,也曝露了傳統心態,傲慢或自卑,見人見智。

人生獨特因緣際會,在台大浸四年,看過很多台大教授,基本上,台大教授也是人,親身上過他們的課。撇開專業學識,單從言行來分析,具長者風範,見解高超,令人敬佩的確實有;但是,平庸凡夫,毫無宏觀,猶如路人的佔多數;而見識狹隘,欠缺氣度,讓人無法景仰的,也時有所聞。如屬於第二三類,不禁想問,台大教授,又有什麼了不起?

總統國慶四堅持 反應台灣土現實

觀念不正加粗魯 台大教授如走卒

小時候在鄉下,村內沒有大學生,小學老師,是少見的知識份子,他們的教訓,就是生活準則。小學畢業後,對台灣社會環境,沒有什麼概念。隨後十年中,順著時代潮流,努力唸書,專心課業,雖然都是在學校,但是看到的世界,已日漸開闊。平日接觸的城市,越來越熱鬧,和純樸的鄉村,距離越來越遙遠,五公里的鄰近彰化,二十公里外的台中,更遠達一百七十公里,台灣最繁華的台北市,本以為那是這輩子的極限,等到離開台灣,飛越一萬公里的太平洋,來到浩瀚的美國,才知道世界有多大。

在看了海外雜誌後,才知道對自己的故鄉,認識有多貧瘠,尤其對國家的歷史,更是無知透頂。當年決定出國留學,本來的目標是拿博士,回台灣當教授,因為年輕時,心理中的教授,是個清高的職業。但是,客觀環境的影響,來美國日子一久,回台灣的想法,漸漸地淡化,一轉眼,四十年後的今天,仍然在美國,回台灣當教授的目標,一直沒達成。

離開台灣到美國 政治雜誌自由多

腦袋不再桎酷鎖 四十年後更淵博

我大學念台大,有美國博士學位,有想回台大教書嗎?從來沒有。除了大學時期不是高材生,也非頂尖大學的博士外,鄉村長大的孩子,家中三百年來,沒有進士狀元,沒有流利國語的背景,沒有長輩的青睞,能成為台大教授嗎?這輩子,從小學到高中,沒有上過一天的補習班,也沒有找過老師補習,藉著公平的大學聯考,和冥冥的人生奧秘,考上台大,又到美國留學定居,應算是三生有幸的個人奇蹟。

大學聯考取消後,當前的升學制度,國英數理化外,還要求課外才藝,加上面試口試,鄉下的學童,能和我有類似的機會嗎?在美國工作多年後,有次回台大閒逛,經過一個面試教授的場所,好奇地探頭看一下,一位好朋友的父親,台大資深教授,評審委員之一,剛好走出會場,向他打了招呼,自我介紹,他問我是否也去應試,“毋是”,他的表情,似乎鬆了一口氣,後來聽說,台大有對特定目標,在國外招攬人材,你知道嗎?九零年代,美國經濟有些頹勢,有次和初相識,任教台大的教授聊天,談到美國有經驗的很多,台大要找人材應該很簡單,意外地聽到“小廟容不了大神”,令人失望。台大要和國際接軌,登上世界學術舞台,沒有大神相助,有希望嗎?要考進台大,不簡單,要當台大教授,也不容易,而要當台大校長,耍嘴皮就夠嗎?學識能力要一等一嗎?

考進台大真的難 才藝口試更麻煩

學術品質要翻轉 小廟大神一團亂

沒有完成當年的教授夢,有點可惜,但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美國大學兼差,稱不上正牌教授,但是工作性質類似,傳道,授業,解惑,一樣不差,回頭一看,已快十五年,滿心歡喜,聊以自慰。看到許多學生的掙扎,沒有富裕的家庭,為了生計學費,每星期工作二十小時,令人同情,不時地提醒,自己很幸運,要多惜福。一般而言,教授有豐富資源,無上的權力,可提供最直接的幫助,去改變一個人的一生,教室內外,妥當適中的身教言教,更可影響學生的思維,造就高級人材棟樑。

回顧在台大的日子,我的教授中,有些真的是良師益友,他們的教誨,以及分享人生經驗,心底無限感激,沒有到台大,今天的我,一定大不相同。反觀當前一些台大教授,或前台大教授,扛著那響亮大招牌,藉著公眾媒體雜誌,發表危言聳聽的言論,介入無謂的紛爭,造成社會分裂,甚至沒有本土國家概念,可悲可恥也可惜。不只台大教授,任何大學的教授,對國家的前途,都有崇高的義務,因為教室內的學生,不久之後,就要負起政經工商重責,而當前的台灣,面臨空前的挑戰,教授們的責任,更加重要,不能掉以輕心。共勉。

照例來段台灣話做結尾。

台大教授大招牌 栽培台灣好人材

若是心歪黑白來 分裂社會怎自在

註:寫到此,想到三位台大同班同學,大學時期優秀,也是美國名校博士,他們回台大當教授,是台大之福,台灣之福。

(作者為南加台僑)11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