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下那批人(鄒景雯)

鄒景雯

 

中國國台辦與發改委公布對台二十六條措施那天,所謂的兩岸企業家紫金山峰會年會正在南京召開,全國政協主席汪洋當即就在致詞時「廣告」這件事,特別強調,這是為台胞台企提供同等待遇,兩岸融合發展之路必將愈走愈寬;在此同時,台下則有一群台灣企業經營階層在場聆聽與鼓掌。

紫金山峰會,是中國主導下,設置的四大對台平台之一,主要在針對台灣企業界做工作,什麼工作?當然是為我(中共)所用的工作。台企的小甜頭當然有,但目標絕對是累積、創造中國的大利。這種組織,台灣這邊需要有代理人來「扣」人,前副總統蕭萬長在二○一二年卸任之後,一直在扮演這樣的角色。例如今年是第六度舉辦,老蕭就找了台灣的工商團體負責人、中小企業、青創業者幾百人赴會,在美中大戰的時空背景下,實在讓人側目。

以上還不是重點,一個絕對不能被輕忽的場景是,汪洋在為二十六條讚聲,吹噓中國經濟增速雖然放緩,但中等收入群體超過四億人,這樣的市場容量哪裡去找之後,輪到蕭萬長上台講話,他馬上給予正面呼應,而且建議適用對象應該放大,能夠延伸到傳統產業以及服務業。

二十六條是什麼?我們可以不必聽一堆政治人物在那「汙衊」,然一定要聽清楚:國台辦近日已經放心大膽地宣布這是在「體現一國兩制」,換言之這不是陰謀,是光天化日之下公開的陽謀,結果我們的老蕭帶著一大群生意人在現場,不只充當道具佈景,還登台演出要求加大力道、深化執行,比對口相聲更切題,台灣大眾認為,這類言行需不需要斟酌思考一下:適切與否?

以下討論的對象不是老蕭,而是若干的台灣人,似乎有某種共通性,從歷史的過程中,可以充分顯現無遺。早年我們或許能歸納為「世家」的誕生,例如清國來的時候,有一群人去依附,不久就成了望族;日本來的時候,也有一些人去開門,於是發了大財;當國民黨來的時候,又有一群人去協助接收,這時不只富了,更撈得一官半職可以光耀門楣。這些「經驗」,是不是慫恿著後來的台灣人,也有人預設:萬一哪天共產黨來了,因為現在努力建立網絡,將來就可以順勢晉身為統治階級,繼續吃香喝辣?如果真有這種念頭,絕對是大錯特錯,中國共產黨是個非比尋常的強權。

在中國土地上長出的這個異形黨,當年打著階級鬥爭的旗號起家,但是建政之後,他們事實上形成了兩個階級,一個是統治階級,另一個是被統治階級。統治階級確實榮華富貴,不過共產黨的基因總是會讓它「好景不常」,不信大家清點一下習近平掌權後,有多少的紅朝大員、富人商賈中箭落馬?甚至這類見血或不見血的殺戮,至今仍在各地持續進行中。它們面對自己的同志尚且如此,對付外來討碗飯吃的,真有事時,會客氣手軟嗎?

乖乖坐在台下「拍噗仔」的人,小不小心前述風險,是他們家的事,不過台灣人應該辨明這種人的質地,則是身為民主國家自由人的基本認識。自由時報110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