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常的「奇特人種」(蘭雨靜)

蘭雨靜

全世界唯一的「極少數人種」落地不生根 落葉也無根可歸

大家都知道世界人口有六十多億。在台灣殘存有唯一自稱「中華民國人」的人種。它們喜歡「深藍」的顔色,雖然是吃台灣米長大,但是聽到「台灣」二個字,就會感冒發燒。這是非常奇特的人種。如何奇怪反常,我們來舉例看看:

老歌手語無倫次的怪調

老歌手劉家昌84歳時在臉書撰文,說了下面的一段話:「台灣是人類史上最畸形的社會,一群不愛中華民國的騙子,從總統、院長、部長都對著憲法、國旗宣誓效忠中華民國,這群騙子,享盡中華民國的榮華富貴卻不認同中華民國,還想繼續執政.台灣人不是傻子,人民全看懂了,不會再上當了。」

人類史少說也有五千年。一個八十多歳,一輩子只會唱流行歌曲的人,忽然搬出「人類史」來談論「台灣是人類史上最畸形的社會」。不但是古今的怪談,且充滿語無倫次的味道。可憐,84歳的老歌手,至今還不知台灣社會的畸形,就是奇怪反常的「中華民國」人種。

80歳老么的荒謬矯情

新黨前主席郁慕明為么子,有12個姐姐、4個哥哥,排行第17。前總統李登輝逝去享有國葬待遇。郁慕明深感不滿,連連痛罵「台灣真是一個是非價值錯亂的地方」,「一個致力要消滅『外來政權』中華民國體制的人,死後卻享受中華民國『國葬榮典』,中華民國國旗還要為他降半旗。」郁慕明如此咆哮。老郁說:「更荒謬的是,這位『祖國是日本』的日本人,還可能將與一群抗日的中國國軍,一起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還連連痛罵,「豈可享受降半旗待遇?」。

80歳的郁老么啊,難道到現在還不知道五指山是台灣土地,李登輝是台灣人。難怪老郁貼文一出,網友湧入灌爆「請您離開台灣投誠您愛的中國大陸吧!」。

102歳退將的老朽自言

也是新黨大老,暱稱「許老爹」的許歷農,已經102歲還在寫臉書,取名「102歲的老朽自言自語」系列。今年雙十節,他坐輪椅参加退將主辨的集會,發豪語說「國軍,是為保衛中華民國而戰,不是為中華民國台灣而戰」。他已不再是「老爹」而是「老爺」,他高興說什麼就說什麼,反正是影響不了任何小局,更不要說大局。

他退休前的軍階是「上將」,但是没有實際打過戰。102歳的老爺還談保衛中華民國,只是在逗人笑。許老爺大半輩子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對台灣應該有很深的「恩情」。 中華民國不是土地,只是一塊招牌。許老爺說他要保衛招牌,不想保衛國土。没有「台灣」這塊「國土」,中華民國的招牌要掛那裡?海裡嗎 ? 碧血丹心如果老朽了,大概,也會變成胡言亂語。

幽靈乎?不明物體乎?

去年國民黨主席候選人郝龍斌,對於總統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的「中華民國已經獨立,台灣不需要再次獨立」說法,龍斌認為是隱性台獨,更是違反憲法精神。國民黨的核心價值是捍衛中華民國、反對台獨,所以國民黨不能接受。

去年三月一日,Yahoo 奇摩有個民調,問讀者,江郝贊成那一位,結果贊成江者遠勝郝。同日,TVBS觀點刊登一文,題為『國民黨補選不用辦了,郝龍斌「穩贏」的?』。 同是屬藍調的媒體,選舉四足一個說,贊成江者遠勝郝。一個說郝龍斌「穩贏」,結果是八萬票對三萬票,江遠勝郝。捍衛中華民國成為敗戰的口號。

昔時中國唐朝年間,有個名叫盧生者,在旅店裡借用一位道士的枕頭睡了 一覺。在蒸熟黃梁的短短時間裡,他做了一場的夢,娶嬌妻生兒抱孫,做大官享盡榮華富貴的日子,活到八十歲。等醒過來才發覺,原來只是一場夢,夢裡的榮華富貴全是虛偽。即連鍋子裡的黃梁 都還沒蒸熟供他填飽肚子。這段故事後世人稱其為「黃梁一夢」,用來比喻人世的虛幻。

中華民國的壽命只有短短的三十三年。也曽主宰了中國好幾億人民。算是一場「 黃粱夢」。夢早己過了,但是許多中華民國人還「睡不醒 」,繼續享受夢裡的榮華富貴。

台灣是個島,自古有幾個「別名」。一為美麗島,葡萄牙人名,二為蓬莱島,日本人名 三為寶島,中國人名,四為鬼島,中國人名。前三者是讚美, 唯有鬼島是貶稱。是中國人郭冠英所命名,郭某同時把台灣也改名為「歹丸」。顧名思義,鬼島、歹丸都不是好地方,是未開發的落伍地方。

然而自從貶稱台灣為鬼島、歹丸,歳月已經過了十多年,郭某仍舊住在台灣,可見台灣是個好地方,郭某只不過是隻躲在黒暗角落的髒老鼠而己。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

李登輝第一次當選總統後不久,我和剛從台灣搬來的鄰居打招呼聊天。他告訴我「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所以舉家搬到美國來,讓我嚇了一跳。

台灣島上有二千數百萬人好好地住在那裡。我問他,為何人不能住?他說住在左營半屏山下離水泥工廠不遠,夏季時,天氣熱得難受,加上水泥灰滿天飛,真讓人受不了。我問他,大貝湖邊會不會好些。他說那邊很好。

這位姓符的新來鄰居,年紀己過六十,並不年輕。他說大貝湖邊好,卻不就近搬到那邊去,老遠搬到陌生的美國來。可見他的離開台灣,不是因為住的環境問題。

李登輝當選總統,他們認為是家奴翻身的開始,主人就正坐的開始。他們也知道,喧賓的囂張已成昨日黃花,因為李登輝不是大陸人。大陸人怕被趕下太平洋,因為他們受過如此的洗腦。因此,離開台灣心不甘,就罵「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

新鄰居老符初見面向我大大的貶了台灣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他向我訴說,年紀大在美國打工很苦,生活沒有在台灣時那麼好過。

我說,台灣非人住的地方,美國生活也不好過,是否考慮回大陸老家去看看,他斬釘地回說 「不要!」。

顯然地,老符對於養他的台灣或生他的大陸,都沒有戀心,也沒有情感。正在我無法了解這種心結究竟是怎麼來的時候,他也反問我要不要回台灣。我說家鄉不管好或壞,它還是家鄉。我到新大陸只為客遊,遊倦就回去。他聽完默不作語。聊談中,我發現他唯一懷念的是往日的「中華民國」的光華。

昔日,在大陸的「中華民國」己早在七十多年前消失。現時的,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大家都很清楚,那只不過是插在台灣土地上的一塊招牌而己。大家也都很清楚,土地是永在的,招牌是暫時的,它要不是自己腐爛掉,就是隨時會被移走。

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有人把它當一句懷念的口號來用。它沒有腳可以著地。老符就是沈睡在這個懷念裡的一個可憐人。

「黃梁一夢」的故事裡,盧生者住旅店,等於外來黨國在台灣。道士的枕頭,等於台灣的政權。外來黨國在台灣,借用了道士的枕頭,做了個意想不到的美夢。本來就是不該有的「社會現實」。

魯迅這樣說過:「中國人的不敢正視各方面,用瞞和騙,造出奇妙的逃路來,而自以為是正路」。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口出這些廢話的人民,當然不會說他們愛台灣。我們都明白,他們愛的是「黃梁美夢」,不是台灣。

台灣需要這些人?當然不需要!(作者為南加台僑)102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