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是資格條件(鄒景雯)

鄒景雯

 

要選台灣總統的,或稱中華民國總統也成,除了憲法規定必須年滿四十歲,還有個政治現實上的資格條件,就是必須反共。這,全拜中國共產黨之賜。

  • 韓國瑜和郭台銘兩位,近來多所推崇蔣經國,蔣氏當年的在台建設,很重要的精髓,是立基於反共的架構下。(資料照)韓國瑜和郭台銘兩位,近來多所推崇蔣經國,蔣氏當年的在台建設,很重要的精髓,是立基於反共的架構下。(資料照)

怎麼這樣說呢?「反共」這個詞在台灣,原本是國策,長達三十八年之久,一九八七年在蔣經國手裡宣布解除戒嚴後,開始搖搖欲墜,只剩下時任反共大同盟的谷正綱屢屢振臂疾呼,與當年外省籍老兵紛紛返鄉探親的畫面,形成唐吉訶德式的嘲諷,國策淪為不識時務。一九九一年,李登輝宣布動員戡亂時期終止,既然不再視中共為叛亂團體,反共進一步失去正當性。之後二、三十年,甚至因國內民主化的車速不斷加快,中國改革開放逐步推升其國力,反共不但變成老掉牙的破銅爛鐵,中國共產黨的若干獨裁者史觀,甚至為某些指標性的台籍菁英、庶民代表推崇為時髦,不惜愚昧跟風、絡繹學習,至今在政壇猶見一二殘跡。

大家這麼久以來不時興「反共」,是對不同意識形態的思想與實踐,給予多元、論辯、包容的最大空間,但是這民主國家的基本認知原則,已經被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政權給全搞砸了,今年在香港所發生的一切鎮壓行動,完全不顧國際間千夫所指,給所有台灣各世代展示了一個最真實的現場,何謂一個中國、傀儡特首、兩制下場,乃至中共實質影響下的食衣住行、生活方式。在這種情況下,反共的標籤這時已經古裡翻新,反而成了等同普世價值的德行表現。

台灣即將要票選政治領導人,如果有志參選者不反中共,豈不等於默許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可以因時因地制宜?那麼可以想像這種人會把國家帶到哪裡去;而一個毫無底線的人要追求最高政治權力,怎麼可能適格、公民如何安心?從這個標準檢視眾家選將,各競選團隊的智囊們可得好好從藍綠內部矛盾的沙堆裡,先把頭給抬起來,遙望一下紅我之間的敵我關係,這條最起碼的防禦工事不建立起來,如何與唯諾聽命的林鄭劃清界線?又如何突破到處可見的「芒果乾」障礙?

尤其是泛國民黨系統的總統參選人,有人去過香港中聯辦,有人私人飛機經常直飛對岸,那時還沒有「反送中」的試金石,大家的身分角色也不同,可以過去種種譬如昨日死,然如今既有意挑起治國重擔,是否將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倘若裝聾作啞、迴避閃躲,沒一點表態的判斷與膽識,則穿褲子的不如穿裙子的,那就沒啥好期待,乾脆退選,讓蔡英文繼續做;問題是反共只是最低門檻,僅屬概念層次,尚未論及實際操作,應有千千萬萬之人才對,怎會是民進黨的專利?如果全體可以在這個共識上達標,就可以讓政黨競爭回到內政能力上一較長短,藍軍何樂不為?

韓國瑜和郭台銘兩位,近來多所推崇蔣經國,蔣氏當年的在台建設,很重要的精髓,是立基於反共的架構下,所採取的生存方案,因而才得奏效。要畫虎,總要維妙維肖,不可類犬。自由時報09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