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法院告政府吧!(外國倫)

我在 Line 團裡,看到有人問:「如一個公共道路設施損壞人民受傷害了,政府可以叫人民直接去找施做廠商負責任,不關政府執掌部門、單位的事嗎?」

這個問題如果發生在美國,會是:受傷的人會找律師控告施工的單位,如果施工單位無法提出證據證明施工過程完全符合標準,政府單位就可能會敗訴,政府單位敗訴之後,政府單位如果認為是外包的廠商出錯,政府單位可能也會控告外包的廠商。

所以這會是兩個訴訟案:

1.人民控告政府部門

2.政府部門控告外包廠商

在第一個訴訟案裡,法官不會在乎是不是承包商的錯,只要是工程有疏失,法官就會判決政府要賠償。

第二個訴訟: 政府控告承包商,這是另外一個訴訟案,如果政府可以證明承包商沒有依照規定或是合約書的規範做工程,而造成政府部門的賠償(損失),如果政府勝訴,承包商就要賠償政府部門。

我之前在美國政府上班經常看到同事要跑法院,要出庭作證,我們的許多文件都要存檔,這並不是我們念舊,而是因為將來如果我們被告,這些文件都會是證據。

我的同事曾經告訴我:「我們縣政府平均一個月要被告三百多次!」

回到網友的問題:「如一個公共道路設施損壞人民受傷害了,政府可以叫人民直接去找施做廠商負責任,不關政府執掌部門、單位的事嗎?」

我覺得,重點其實不是「這個問題的答案」,而是「為什麼台灣人會問這個問題?」因為美國人通常不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在此強調:這不是美國人比較厲害,台灣人也絕對不會比較笨,台灣人會問這樣的問題是有原因的。

我先舉個例子,我回到台灣之後,發現原來在台灣可以在便利商店付水電費,台灣的便利商店幾乎幾乎提供了日常生活大小事的服務: 可以買車票,付水電費,寄送包裹,影印⋯美國沒有這樣的便利商店,所以美國人很難想像:「原來便利商店可以提供如此多的服務,原來便利商店可以如此有效率!」所以,如果從美國人的角度看台灣,會覺得:「台灣人很喜歡去便利商店。」

而我在台灣生活了幾年,我最大的感觸是:「台灣幾乎什麼事情都是行政問題,而不是通過司法判決。」

因為中華民國是一個行政獨大的制度,而且司法效率低落,人民對司法沒信心,自然就不會想要經由司法途徑解決問題。

而美國的司法提供了合理的效率和公平正義,許多事情都可以經由打官司獲得合理的賠償,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們自然會使用法院提供的服務。

台灣人很難想像一個能夠提供公平正義的司法環境,所以會覺得:「美國人很喜歡打官司。」

其實這是因為美國的司法效率比較好,美國人可以經由上法院獲得公平正義。

也就是說,美國人從出生就是在一個真正三權分立的國家裡,在一個司法有合理效能的環境裡,所以大家都知道:「如果政府施工不慎,造成我的生命財產損失,我當然是吿政府,政府如果覺得是承包商施工不當,那麼政府自己要去告承包商。」

在美國人的世界觀裡:有控告方,有被告方,還有法院的判決。

可是我們如果看那位網友的提問:「如一個公共道路設施損壞人民受傷害了,政府可以叫人民直接去找施做廠商負責任,不關政府執掌部門、單位的事嗎?」

我們可以看到,在許多台灣人的直覺裡,國家就是分爲「官」,跟「民」,不像美國人平常的思維是在「三權分立」的世界裡。

台灣人會這樣,是因為台灣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戒嚴,國民黨長期控制法院,以方便極權統治,因此司法效率不彰,而且行政權獨大,所以一切大小事,許多人的直覺反應是:「官員是否會推卸責任?會不會官官相護?」而不像美國人會覺得:「去法院告政府就好了啊!」

(作者小時候隨全家移民美國,曾在美國政府內任系統分析師14年,並曾任職於台灣政府部門,作品常見於台灣媒體,深受年輕人喜愛)06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