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的野花(劉文義)

楔子:

12-14-21 暴雨天!

灰暗的蒼穹下,儘是強風、豪雨、雷聲;

屋外地面,處處是落葉、斷枝、殘樹;

常有車輪擦地的「文明」雜音,也戛然而止;

嘶吼之天籟,凌亂的地貌,這該不會是天威的另番容貌?

只祈望這場初冬大雨,有助於成就來春南加州野花秀色,那是我的珍愛。

———————————————————————————

從三月開始,由南向北,平地到高山,成長於南加州沙漠地質的野花,逐漸綻放、盛開;當然最令人稱道的南加野花,該算是加州州花 poppy (罌粟花/註一) 。

談到 poppy ,不能不提南加州 Lancaster poppy 保護區;我們夫妻多次參訪該保䕶區,最精彩的是2019 三月某日,一到此處,只見漫漫的 poppy,覆蓋了遠近、高矮的山丘;那份一望無際橘黃小花之美,震昏了我的想像力,這該算是大地最精美的野花盛景之一吧?

可惜當天風勢過大,雙手緊抓著衣帽,走路、爬坡已有些不穩,那顧得拍照?然而那精彩的影像,已長烙我心。

Lancaster poppy 綻開之盛衰,與去冬雨量的多寡,息息相關;有一年(2018?)春天,我滿懷著賞花者的喜悅心情,特地開車到此 , 期望能見到滿山滿谷 poppy 的嬌容,結果舉目所見的卻是一片土褐色的土坡,點綴上少許的 poppy 而已,大失所望,敗興而歸。

每年賞花季一開始,我們總會首先造訪 Lake Diamond, 環湖低矮山丘的坡地,poppy 盛開,配襯著灰藍的湖水,美得令人窒息。

2019 年春天三月,Riverside 十五號高速公路旁 Lake Street 出口近處起伏的山坡上,poppy 大爆開,因而造成了此高速公路該地段擁擠的交通,足足一個月有餘;路旁停車相當凌亂,處處都是賞花客,警察也不得不進駐,管制、處理這「盛況空前」的交通。

當年(2019)三月天,我夫妻多次造訪此處,每次造訪,總是感動;晴空下,遼闊的大地,悠悠群山,披飾著雕空的橘黃色麗裳,如此嬌俏的山容,誰能不喜歡?

再東邊一點處的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公園內,南北向主路的南端六哩左右,也是一處相當不錯的賞花地點,尤其是為數不少的紫色 Lupine(羽扇豆),成堆成欉,四處成長,美極了。

三月花季,我夫婦也常遊 Carrizo Plain National Monument,此地原有的蘇打湖(soda lake) ,湖水逐年消減後,形成了今日加州最大的原生草原(grassland) 保護區 (註二)

平時,此處是遼闊平坦的白碱地貌,可是春天一到,卻是黃色 Goldfields (金田花?)遍野的景致;面對著這遼闊的黃花野地,大口吐出胸中俗事的鬱累,那份暢快的感覺,舒爽極了!

在此賞花勝地,我們總會花上大半天,開車悠遊,橫越原生大草原區,觀賞野花處處之麗景,有純黃色,也有橘色,甚至紫色,這些着妝的「草埔」,多是美得令人讚賞不絕,何似在人間?

我們通常會在附近 Taft 小鎮的旅社,住宿一晚,隔天早晨,沿着昔日築建的放牛小道,進入了山區,觀賞野花;山路起頭前,路旁有數百座抽挖石油的設備,相當壯觀,到底美國也是石油礦產資源相當豐富的大國,不是嗎?

山裡土徑,路面經過雨水的長年沖刷,坑坑洞洞,並且非常窄小,僅能供一車以極緩(約 10 MPH 左右)的車速慢行,相當難駛,偶爾遇到兩車交會時,更得小心翼翼;土路一旁,多是千丈深谷,但深谷對面陡峭山壁上的野花,或是紫色,或是鵝黃色,或是暗紅色的,經過朝陽的照射,精彩可觀。

駕車行駛在這人跡罕見的野山斷崖,走走停停,儘是披飾俏麗野花的洪荒山壁;遠離塵囂「遺世」之感觸,油然而生,棒極了!

離開山區,將是近午時刻,開車沿西南方向前行,接上 一 號海岸公路南行;迎着三月間輕柔的海風,常看到海邊公路東側,連綿起伏座座山丘,多長滿著黃色的 Black Mustard (黑芥末),景致美的令人心醉。

黑芥末是由歐洲傳入美洲的外來物種,不僅繁殖力強,並產生異株相尅(allelopthic)之化學物質,會阻止本地植物的發芽,威脅原生種植物的生存,是一種相當不受歡迎的植物;然而如今南加州處處可見黑芥末,奈何?(註三)

到了五月,只要肯開遠一點,北上,依然可以在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觀賞綻放的野花。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緯度高,地勢也高,五月也正是此處野花盛開的時候。

記得 2016 五月,大哥從台灣來訪,我夫婦與他一起到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旅遊,車子從山上開往谷底,河旁的公園 Village 時,下坡的山壁,盛開著不知名的野花,大哥看到滿山盛開的白色、黃色、粉紅色的野花,開心極了。

最奇特是 Lake Elizabeth 湖畔山頭的野花,2016 年我們夫婦,會同相知四十多年 Notre Dame 老朋友「阿廖仔」夫妻共四人,到此地賞花,當時相當驚艶滿山盛開的紫色 lupine (羽扇豆) ,相雜黃色、橘黃色 poppy 的景色,相當好看;但往後好幾年, 三月賞花旅遊時,多次經過此處,再也見不到當年(2016)野花綻開的盛況,甚至整座山頭,有時也難找到任何一株野花。

這四、五年來,為何此地野花突然衰滅的原因,我不知道,是人為的?或是自然界的現象?天曉得!但是可確定的是:與去冬雨水的多寡,定然無關。

南加州觀賞野花的地方,不僅止於上述的幾個地點,南南北北,東東西西,太多處了。

網路科技發達的今天,春天欣賞野花,已成了頂容易的事;總會有人不時在下列網站, Report (報告) 南加州賞花訊息:”https://www.desertusa.com/wildflo/ca.html“

(南加州 Laguna Woods 台美人)

註一:Poppy ,它中文名字繁多,有罌粟花(最慣用),花菱草、麗春花、賽牡丹、滿園春、仙女蒿、虞美人草、雛芥等等;而美國原住民利用罌粟花做的草藥,是一種苦味的鎮靜藥草,有利尿作用,可緩解疼痛、緩解痙攣、促進排汗。也被用於治療精神緊張焦慮、失眠和尿失禁(尤其是兒童)。它的效果與罌粟(Papaver somniferum)相似,但其作用更溫和,不會抑制中樞神經系統(資料來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花菱草)

註二:https://www.google.com/search?source=univ&tbm=isch&q=Carrizo+Plain+National+Monument&hl=en-us&client=safari&fir=AbcdMaKtAfG-2M%252CYvzVYDoGP6uzMM%252C_%253BWEnrjDWZIteliM%252Cj2xVAOeuIdQdFM%252C_%253BwS3E6NUXM5XiRM%252CVliV8t46wFPcwM%252C_%253BJst1cZBgNiP0-M%252CdhhvrqfeN1uIMM%252C_%253BgUDSTiCQvf7PYM%252C1bhU6bvgSQ1yvM%252C_%253BaPP_INWFykmJHM%252ChbNdZnM8WEXyrM%252C_%253BSBUtORGQu7fOCM%252CwAhoiGBlEbHYVM%252C_%253Bq0e8wmX7s6TA2M%252CApXNm_PFk6uuYM%252C_%253BS3QPa40Oaj6iLM%252Cj062RV-Bok7FxM%252C_%253B-om0cvP0FYypgM%252CAyeCFegEzFCkZM%252C_&usg=AI4_-kTFH87EmermZnY5S463sM3ko3j31A&sa=X&ved=2ahUKEwj6o5ny7eb0AhXTOn0KHTCvD7MQ7Al6BQiMARBm&biw=1194&bih=791&dpr=2

註三:https://www.theeastsiderla.com/news/environment/black-mustard-the-pretty-boy-of-invasive-weeds-is-now-blooming-like-crazy/article_5d1650c1-4e72-56c9-96d8-3b9c8a9864cc.html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