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萬萬個高虹安(外國倫)

台北市長柯文哲與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高虹安。

有位網友留言:「名校的確是跟中華差很多呀,人家是在講述,名校不需要抄襲…哎…再刪我文,我截圖證明一下」有許多網友為高虹安抱不平,他們說高虹安是在戰林智堅,不是在戰學歷。

「我一路北一女、師大榜首入學、台大斐陶斐獎畢業,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再去台大研究所灌水!」這幾天高虹安說的話引發了議論,許多人有「名校就是高尚」思維,他們認為名校畢業的人就不會抄襲,名校畢業的人就不會作弊。可是名校的課程可能也相對的比較困難,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考一百分,就算成績一直都很好的人,在名校也不見得可以輕鬆念書就獲得好成績。

其實文憑只是一種專業技術的證明,就和專業的證照一樣,和人品無關。就算一個人在專業的領域有特別突出的成就,並不代表他不會作弊,例如國際運動賽事,國際頂尖的選手也曾發生作弊的情況。

這幾天的新聞:“淵明國中部分教師有打手心、做拱橋、起立蹲下、連續青蛙跳或罰跑操場等,國教署認為,基於處罰目的的違法處罰行為,實施手段與教育目的之間不符比例原則,涉及不當管教。”許多經歷過黨國教育的朋友,應該都記得這些熟悉的畫面:少1分打一下!扇耳光,打巴掌,再來一個飛踢,忘記交功課,就在你身上的掛一個「我沒交功課」的牌子!我問台灣的朋友:「以前那種變態的黨國教育,整天打學生的教育,應該已經是過去式了,

現在都是愛的教育吧?」台灣的朋友告訴我:「因為教育部禁止打學生了,所以他們現在不能動手,但是學校的老師教官都是終身職,他們並沒有退休,他們的思想還是一樣,儘管現在不能打學生了,有些老師仍然經常會辱罵學生。」

高虹安很明顯的歧視中華大學的學生,很多人卻並不覺得高虹安歧視,為什麼呢?我高雄的好朋友告訴我: 「你知道台灣的學校有儀隊嗎?那是只有功課好的學生才能獲得的機會,有功課好的學生才可以穿的那樣光鮮亮麗的,讓大家欣賞,讚嘆。許多學校的社團或是資源有限名額,都是保留給成績比較好的學生,成績好才可以參加….像我這種成績不好的學生,從國小就被打,我記得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因為數學不好,就被留校,在教室裡老師不斷地打我,不斷地罵我,我還沒學會之前不准回家,從五點被留到晚上八、九點,老師都已經回家吃飯了,我一個人在教室裏面哭,不敢回家,巡邏的警衛經過教室的時候發現我一個小學生獨自在教室裡哭,警衛問我是怎麼回事?我還是不敢回家,因為老師說我還沒學會之前不准回家,我更害怕第二天又要上學,繼續挨打⋯⋯你小時候就去美國了,你不懂啦….」我說:「我國二的時候才全家移民美國,我當然懂,我也成績不好,同學還笑我,將來長大一定是社會的寄生蟲呢!」

高雄的朋友說:「You haven’t seen hell yet!我國中的時候更慘,老師會打我手背,踹我,有一個同學因為屁股被打得血肉模糊,被打到不能躺著睡,因為屁股會痛,我還經歷過高四重考班,你不曉得高四班吧?我們這種考不上大學,想要重考的學生,有點像留級的概念,高四班就像監獄一樣,身邊的許多同學都被打,被罵得心裡不太正常啊,幸好我家辦了綠卡,我在18歲之前拿到了綠卡,我父母趕緊送我去美國。許多學生像我這樣被打,被罵,每天過著被侮辱的生活,我們又沒做壞事,我又沒偷,沒搶,可是我們就像罪犯,就像做錯事一樣,每天被懲罰。」

我這個在美國認識的好朋友,他在美國念完大學之後,後來回到台灣,繼承父業,在高雄當會計師事務所當老闆。

聽他訴說自己在台灣的求學生活,我就能明白為什麼台灣人會說「洗學歷」,「洗學歷」就像是過去做錯事,想要洗白,就像一個人有前科,很骯髒,想要漂白一樣。

就可以明白高虹安為何會說「灌水」這樣的話:「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再去台大研究所灌水!」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不要以為你念的台大研究所,就和我一樣了,你只是個來自中華大學的夜間部的,就像是一個平民即使獲得官位,仍然改變不了他骨子裡流的血不是貴族的血的事實。

相較之下,我在美國很少看到有同學因為成績好而驕傲,也很少看到有人因為成績不好而自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美國的高中就可以選課了,所以在一個「代數」的數學課上,班上可能有九年級的同學,也有十年級的同學在同一班,每個人依據自己的能力選課,所以,如果你在微積分的班上拿了C的不良成績,和你同年級的一個朋友,卻只是在拿比較簡單的「代數」數學課,拿了 A ,那麼誰應該嘲笑誰?每個學生依照自己不同的程度,拿不同的課,成績高都不見得比較強,這要怎麼比?

所以在美國,學生通常只能跟自己比!美國這樣的教育體制裡,是真正的因材施教,而且老師發考卷的時候,也會把分數遮住,直接拿給學生,所以除非你自己願意公開分數,大家都不知道別人的分數,考一百分的同學,除非他自己到處宣傳,不然也沒人知道。也沒有任何人會因為成績不好被打,被罵。

美國的學校也沒有班長,沒有衛生股長,沒有風紀股長…沒有人會因為功課好就有頭銜,沒有人會因為功課好就可以管別人。所以美國的學校生涯裡,很少看到成績好的學生被表揚,僅管美國學校會鼓勵學生,成績好的學生也會得獎,但是他們不是在全校面前上台領獎,獎狀,獎杯是給你自己帶回家,就這樣!他們不會獲得班長的頭銜,不會因此穿上光鮮亮麗服裝當儀隊隊員,不會上台讓大家鼓掌。在美國,成績不好的學生也不會在大家面前被老師打,被辱罵。高虹安從小看著老師歧視成績落後的學生,看著老師辱罵成績較差的學生,許多老師的身教就是在教學生:「成績好的人才值得被尊重 !」「成績差的人被嘲笑,被罵是應該的!」所以造成高虹安對成績普通的同學沒有同理心,所以她才會說:「我一路北一女、師大榜首入學、台大斐陶斐獎畢業,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再去台大研究所灌水!」

所以才會有許多網友覺得:「台大就是比較強啊,不能講嗎?」他們根本不會對中華大學有同理心,他們根本沒辦法理解。

蔣萬安競選團隊發言人李德維委員說:「陳時中僅是牙醫師,連醫師都談不上,憑什麼當衛福部長、市長?」他背後的思維是:你的學術成就不夠好,就沒資格當官!就是典型的科舉思維。中國文化的科舉思維是:有能力考試的人才可以當大官。民主國家的思維是:有能力做事的人可以當公僕。

「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再去台大研究所灌水!」- 高虹安.

「牙醫師憑什麼當衛福部長、市長?」 – 蔣萬安競選團隊發言人

「我應該拿出我在台大當教授的本色,當場就K下去了。」- 柯文哲

這些都是在中華文化,中式教育才會產生的想法。國民黨帶來的中華文化,中國的科舉文化,打罵教育,教出了”學霸” – 學會霸凌別人,產生了千千萬萬個高虹安和柯文哲,他們和我們普通人是不一樣的!(作者小時候隨全家移民美國,曾在美國政府內任系統分析師14年,並曾任職於台灣政府部門,作品常見於台灣媒體,深受年輕人喜愛)09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