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令人不安的新轉折(楊甦棣)

Stephen M. Young

今年春天,不論是在經濟還是政治層面,中國強人習近平都不太順遂。而就在不久前,他似乎還志得意滿。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濟每年都以超過六%的速度成長,使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躍居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強國。數億人民得以擺脫貧困。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成為亞洲最強大的武裝部隊,僅次於在世界舞台上長期居於領導地位的美國。

習取消任期限制 重蹈毛覆轍

我們可以將中國最近的經濟衰退,主要歸咎於一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全球流行病突然爆發,導致國際經濟遭受重創。然而,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原因。習近平的獨裁本能讓中國的政治生活陷入窒息,也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他有系統地削弱所有潛在對手的權力,同時利用廿一世紀的科技,將這個十四億人口的國度變成中世紀的一人統治。尤有甚者,習近平還示意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成為一個自我加冕的終身統治者,重蹈中華人民共和國首任國家主席毛澤東的覆轍。

或許更令人擔憂的是,最近幾個月來,習大帝對自由民主的台灣擴大施壓,企圖逼迫台灣按照北京的條件回歸「祖國」。在馬英九擔任總統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暗示,不會採取忤逆北京的兩岸政策,如今國民黨失去政權,勢必讓習近平大為挫折。今年一月,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在總統大選中贏得壓倒性勝利,順利連任。現在,她不理會習近平的空洞承諾,轉而專注於強化台灣的經濟和政治自由。

華府含蓄承諾 挺台自主地位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在立法院擁有穩定多數席次,台灣的自主地位也獲得美國大力支持。華盛頓仍秉持將窮盡一切可用手段支持台灣自由的含蓄承諾。這項承諾明確體現於對台出售價值數百億美元的軍事裝備,這些裝備包括更先進的戰鬥機、潛艦、坦克和飛彈,以及有效使用這些裝備的訓練。這一切─包括美國國會絕對多數的長期支持─維繫了美國的含蓄承諾,即利用所有方式阻止任何威脅或攻擊這個島國的企圖。

習近平並不滿足於用一種退化的政治制度來束縛中國人民,這種制度已經在四十多年前隨著毛澤東去世而劃下句點。現在,他將目光投向香港,這個二十三年前從英國手中承接的獨特開放的華人商業中心。讓我們回憶一下,鄧小平在一九八四年與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達成的雙邊協議「中英聯合聲明」中,曾經信誓旦旦地承諾,一旦香港主權在一九九七年正式「回歸」中國,將給予香港至少五十年的「高度自治」。

一九八四年的「中英聯合聲明」為一九九七年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鋪路,終結了英國長達一百五十年的有效統治。根據協議,中國政府承諾為香港七百五十萬居民提供一條通向真正民主治理的道路。然而,過去二十年來,香港人民曾多次走上街頭,發動大規模的和平示威行動,無一不是因為中國日趨獨裁的領導階層違背承諾。

八年前習近平上台掌握大權,香港的情勢更是每況愈下。習近平企圖仿效毛澤東,追求永恆的權力和壽命,他在權力登峰造極後對香港已逐漸失去耐性。習近平沒有兌現鄧小平的承諾,反而剝奪香港達成民主選舉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的能力,扼殺當地的言論和集會自由。

據我所知,儘管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已經變成一個高壓的警察國家,他還是擔心一旦允許香港舉行自由選舉,中國人民也會要求比照辦理。此外,習近平現在宣布自己可以終身統治,他或許也害怕中共黨內高幹的反彈,因為只要習近平依然在世,他們勢必無緣攀升權力巔峰。

西方國家制裁 影響香港有限

這場赤裸裸的權力鬥爭正在世人眼前上演。從倫敦到華盛頓,西方國家對中國扼殺香港民主都給予強烈警告,並承諾支持香港人民,但我們影響香港情勢發展的實際能力有限。誠然,西方國家可以取消給予香港的貿易和商業優惠,跨國企業也可以減少或撤出在香港的業務。但真正要付出代價的,將是那些沒有外國護照或加拿大、澳洲或美國居留權的香港人民。

目前,隨著事態持續發展,台灣能做的只是強化長期以來秉持的立場,即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在任何可見的將來,台灣都無意與中國大陸的獨裁政權「統一」。儘管美國總統川普的交易型政治風格(transactional politics)引人側目,他對習近平和俄羅斯獨裁者普廷等專制領袖的溢美也不甚得體,但川普政府對台灣的支持始終不遺餘力。

如果香港人民挺身而出能夠激勵中國人民起而仿效,促使北京的專制統治稍微收斂,將是令人額手稱慶的好事一樁。但在這一點上,世界各地熱愛民主的人士長久以來始終未能如願。在這種情況下,全球自由社會有責任對中國的專制作為提出批評,特別是當前企圖閹割承諾給予香港人民自由的劣行。

全世界攜手 和香港站在一起

至於台灣,她必須持續關注自己的國防,同時維持充滿活力的民主和繁榮的經濟,這已經贏得世界許多國家的欽佩。蔡英文總統對香港的聲援,以及為那些可能很快就需要避風港的港人提供庇護的開放態度,也一如我的預期。倘若北京仍一意孤行,堅持錯誤的香港政策,華盛頓、倫敦、布魯塞爾、東京和全世界都必須和香港站在一起,盡可能地讓中國為此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作者楊甦棣,二○○六年至○九年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一○年至一三年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自由時報070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