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鷹號仍須努力除錯 (單永立)

首架「AJT(Advanced Jet Trainer)新式高教機」在台中漢翔公司出廠。

 

總金額新台幣六百八十六億餘元、改良自國造IDF戰機的新型國造高教機勇鷹號,在台中沙鹿漢翔廠區舉行原型機出廠儀式。根據漢翔公司與國防部的資料,新高教機較IDF有幾大改進:

一、勇鷹號外型保有IDF戰機氣動力特性,但全機有超過八成採用新技術設計製造。二、全機重新設計並引進複合材料,以減輕重量提升飛行性能。三、修改機翼剖面降低落地進場速度,並增加低速飛行穩定性,使準飛官迅速掌握基本飛行技術與具備作戰能力。漢翔董座胡開宏並表示,原型機自製率達五十五%。蔡總統致詞時則表示新高教機創造約一千二百個工作職缺,預計後年正式量產後可再增加約八百個工作機會。

航空器只是系統載具,在有限空間容積與重量裏塞入並合理配置各種管線與儀器,各次系統間須整合,且各自獨立正常運作不互相干擾,要能承受極短時間內從海平面到平流層的溫度、氣壓和應力變化,更要讓駕駛員維持生命,乃專案管理、系統工程與科際整合的重大挑戰。如何在不同專業領域規範要求間折衷權衡,不僅是科學,更是管理藝術。

因IDF戰機屬先天不穩定構型設計,對機體重量與重心變化相當敏感,故採用數位化電腦線傳飛控系統控制機體動作,高教機外型與內部空間修改須省略某些設備,增加油箱容量增加續航力,導致機體重量與重心位置變化,如何改寫與測試飛控軟體程式,攸關新機飛行性能與飛行安全,考驗新高教機研發團隊功力。

就長遠視野論,國機國造雖是正確大方向,但做正確的事也要選擇正確方法。新機研發時程從空軍簽約到原型機出廠僅九百多天,與國外同類機型研發測試時程相較極為緊迫,讓參觀過經國號生產線的筆者為新機安全性捏把冷汗。尤其對空軍來說,人力資源分配捉襟見肘,同時執行接裝新高教機與外購的F-16V戰機專案,挑戰很大。

不久前世界民航機產業霸主波音公司新出的737MAX客機,因為線傳飛控系統軟體程式編寫未經過充分試飛驗證除錯便量產,飛安事件頻傳,重創波音商譽和美國形象。國造新高教機原型機出廠只是起點,到試飛與量產服役還有很長的路。筆者誠盼國防部和中科院、漢翔、空軍都宜謹守專業,嚴格把關測試,找出並修正缺陷,使新高教機更安全可靠,易於維修和飛行,讓有限的國防預算充分發揮效益。

(作者曾任國會助理,航空迷)自由時報09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