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決定之後 (鄒景雯)

鄒景雯

 

今年八月二十八日,蔡總統在總統府做了一個很勇敢的決定,她宣布將在保障國民健康的前提下,依據科學證據、國際標準,訂定進口美國豬肉萊克多巴胺安全容許值,並放寬三十月齡以上的美國牛肉進口;她也說明,這是一個基於國家經濟利益,符合未來總體戰略目標的決定。

以上這個立場,其實是上任總統四年多來少見的明快判斷,了解台灣國家發展路徑的人,當然會表示同意。同樣的邏輯,日本福島五縣食品的開放進口問題,其兩年禁令業已在十一月底屆滿,再度取得了被討論的空間,政府也必須基於同樣的理由,做出第二個勇敢的決定。

為什麼稱呼這種決定叫做勇敢?因為它必須負責任。短線的政客著眼目前的利益,不喜歡負責任;看到國家長遠利益的政治家,才願意忍受一時的怨謗,挑起辛苦的差事。大家也都知道,以上兩個開放項目,僅僅是台灣與主要國家洽談自由貿易協定、區域經濟整合的「入門款」,後續還有很多高標準的市場開放要求,必須經過縝密的國際談判,包括台美TIFA的重啟,以及CPTPP的加入,都不是一蹴可幾的易事,但是大家也知道非有效突破不可。

鑒於如此,我們不得不審視從八月底總統宣布,三個月下來,美萊豬開放政策的推動過程究竟如何?老實講,這個政府似乎並沒有自過去的錯誤中記取教訓,進而蛻變進化其處理朝野爭議事項的能力。以日本核災區食品為例,二○一八年公投前夕,民進黨整體評估是:「核食公投」不會過,於是集體決議採取「冷處理」,不對話,不對抗,以為這樣就可以降低投票率,等待問題自動消失。事後證明,這是錯估形勢,採取攻勢的國民黨,透過食安恐嚇牌的操作,成功對選民進行雙重動員,一舉奪下十三縣市的地方版圖,也卡住了執政黨涉外開拓的空間,形成多輸之局。

兩年前的慘痛經驗,有沒有沉澱出治理國政的智慧?這次由美萊豬的後續執行看來,民進黨的府院黨出現了若干破綻。第一個是領導力的驗證。重要政策一經決策,考驗在能否排除阻力、貫徹實施,這時領導者的帶頭與持續的領航,成為關鍵。如果登高一呼之後即隱形不見,會讓大家以為無人領導,或領導無力。

第二是團隊的整合。這有賴一致的共識,如果重要部門根本不認同開放,上面又缺乏行動領導,政策的推動很容易陷入消極被動,各單位自行其是,提供各個擊破的破口,很難建構出系統性的合作與加成效果,達成統一戰線。

第三是利害關係人的溝通。這回,國內養豬戶多數充滿自信,自認國產豬具有競爭性,因此只要求標示清楚,不是最大的問題,但面對在國會帶領議題的在野黨,執政黨的處理手腕相當差勁,民調的消長就是民眾觀瞻的徵兆。有關雙重標準的質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致歉,來彰顯正直,但民進黨卻選擇強辯,來自我捍衛。諸如,強調二○一二年國際標準還沒有出來,因此對美萊牛豬有所保留,這是想要「兩次全對」的傲慢,企圖把反對黨打為「兩次全錯」,請問易地而處,誰會買單?「焦土政策」因而上場。國民黨反正已經躺在地上,難看就難看,執政黨能一起被拖垮嗎?

第四是戰術的失敗。食安是民生議題,需要專家式的不斷解說,不是任由政治性的對抗,民進黨卻拿出「選舉」的那一套,在網路上混戰,根本沒有針對消費者與家庭主婦直接釋疑。有研究指出,網路上假消息的傳播速度與效力,遠比澄清性的資訊來得大,無怪乎好好一個關乎外貿共識的美萊豬議題,現在被打成爛仗。

說到這裡,不是在潑冷水,而是美豬與日食,不該成為阻礙台灣洽簽自貿協定的絆腳石,民進黨非搬開不可。所謂治國,要治執政黨,也要能治在野黨,更要治異議者,「最會溝通的政府」,請快快出列。自由時報1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