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旅店(林良彬)

每次聽到老鷹合唱團的「加州旅店」(Hotel California) 就不禁為它的詩歌般的詞句(lyrics)所吸引,比如:”some dance to remember , some dance to forget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等等迷幻的詞句。這歌寫的是上世紀6、70年代嬉皮頹廢又尋找自我的年代,而我覺得德國作家赫曼赫塞(Herman Hesse)在這風潮中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透過他的小說《流浪者之歌》、《荒野之狼》等等小說(由德文譯成英文),都成了風靡西方的暢銷書!

《流浪者之歌》(Siddhartha)就是借年輕的佛陀 悉達多事跡,重新創造出悉達多悟道的故事。悉達多踏上求道之歧路,他和摯友分道揚鑣,曾耽溺於情色、體驗到親情的牽絆…幾乎把所有可能的經歷體驗了一遍。直到最後,因無法開悟而絕望地來到河邊,跟隨一位擺渡者「傾聽一條河流」,他學會了不再去分辨不同的音聲,發現所有愉悅、憤怒與哀泣,童稚之聲與瀕死者的呻吟,所有善與惡,都融入彼此,交融成萬物奔流不息的無常過程(process),構成了緣起緣滅的世界,它譜成了永恆的生命旋律。當佛陀傾聽河流之聲,也真正聽到自己的靈魂之音。(這當然是赫塞的解讀)

再回到「加州旅店」這首歌,如果我沒有猜錯,老鷹的成員創作這首歌的情節應受到「荒野之狼」(Steppenwolf,1927)小說的啓蒙。故事主人翁徘徊于自殺邊緣在酒店混日子,交上女主角赫敏娜教他跳舞、性愛等歡娛,此私人魔幻經歷(類似於「加州旅店」歌詞的內容)卻和一戰後啓開的人生反思大有關係:一次世界大戰是赫塞人生的一大分水嶺,值得我們現代人稍微理解一下。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把赫塞抛進殘酷的現實之中,人道主義者赫塞乃挺身而出反對不義之戰,此舉引來當時德國內部大量攻擊他為叛國者的文章,赫塞因而失去許多老朋友、甚至喪了房屋、家庭及財產。1923年赫塞完全失望於祖國,放棄德國籍,移民瑞士。1927年赫塞在瑞士出版反戰、反思小說《荒原狼》,再度引起了德國文學界的激烈爭論。

按「荒野之狼」小說在二十世紀六、七○年代顯然很出名,當時就有搖滾樂團直接以「荒野之狼」(Steppenwolf)為名唱出反傳統束縛的「Born to be wild」名曲。(作者為南加台僑)09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