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誰才是審判者 (陳茂雄)

陳茂雄

 

當公職人員被提出罷免時,其支持者都會表示罷免無正當性,忘了該不該罷免是由選民來評鑑,不是被罷免的團隊

當高雄人提出罷韓時,韓粉一直強調罷韓沒有正當性,並提出很多理由來表達罷韓的荒謬,只是罷韓還是通過,而且是高票過關。罷韓案成功後,藍粉也推出報復性的罷免,對看不順眼的綠營政治人物提出罷免,現在變成綠營的人質疑報復性罷免案的正當性。事實上罷免不需任何理由,只要有人看不順眼,提案後通過連署,並超越罷免門檻,罷免案就成立。

罷免案過關的關鍵有二:第一,贊成罷免案成立者多於反對者。第二,贊成者人數多於反對者。第二項是指贊成罷免者佔相對多數,一般選舉是採相對多數,只是台灣在罷免時,由於投票率太低,有可能只是少數幾個人贊成就使罷免成立,因而設定門檻。贊成罷免者要超過公民的四分之一,罷免案才成立,罷免案是否過關,就是由此門檻把關。

如村里長等小選區罷免案,由於公民人數少,容易動員,只要被罷免者得罪了一群人,罷免案就可以成立,目前罷免案成立者,除了韓國瑜外,都屬小選區的村里長,因為領導罷免者,要在村里動員四分之一的公民並不困難,大選區則很難動員,所以罷免案難以過關。

多數台灣人對公共事務一向不關心,公職人員是否適任當然也不會在意,不像選舉,會有很多因素促使選民出席投票,選民所支持的對象,也不是因為很盡責才支持他,所以投票率很高,採相對多數沒有問題,不可能只有少數幾個人支持就當選。罷免案則不同,選民並不關心公職人員是否適任,投票率很低,因而須設門檻來決定罷免案的成立。

大選區的罷免案難以成立,就是因為很難超越門檻,到目前為止,除了韓國瑜外,立委選區以上的罷免案都過不了關,關鍵都卡在門檻。罷韓之所以可以過關,是因為群眾的情緒太熱,提升了投票率。顯然的,選舉時依賴群眾情緒高漲而當選的人,罷免時群眾的情緒一樣嚴重對立,會刺激投票率,罷免容易過關。相對的,依賴組織票當選者,反而不容易被罷免。

罷韓時,由於韓粉的動作太大,掀起雙方對立,刺激投票率,才使罷韓過關,目前出現的報復性罷免也一樣,被罷免者的支持者大動作的聲援,會害死被罷免者,刺激雙方情緒對立,會提升投票率,造成罷免案容易過關。罷韓時,就有藍營的人提醒韓陣營低調,避免提升對立。

罷韓時,韓陣營一直強調罷韓沒有正當性,今日出現的報復性罷免案也一樣出現這種聲音,奇怪,罷免是否有正當性,是由這些人來決定?別忘了,罷免是否有正當性,是由選民來決定,就算是看不順眼也照樣可以罷免,這些喊話的人最好閉起嘴巴,不要在那邊刺激投票率,害死被罷免者。

罷免案的成立,其關鍵在於投票率,對小選區(如村里長)的罷免案而言,容易動員,只要被罷免者得罪一群人,罷免案很容易過關。對於大選區而言,鋒頭越健的人,容易刺激投票率,罷免案比較容易過關。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