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上當 WTO是個好東西 (羅曼)

 

美國華府許多最強硬的人物紛紛開始對抗中國,最近甚至出現將中國逐出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聲音。這種說法通常欠缺思慮。事實上,對許多人而言,這只是在目前與中國的貿易戰中,捨棄其他替代方案的作法。在他們看來,開徵新關稅並非尋求美中「公平」貿易關係的手段,反而將扼殺公平貿易。沒有人會改變對WTO的看法。

真正的問題是,許多思慮更周全的人也認同中國退出WTO的論述。但台北的朋友們不應該有此想法。

WTO是個好東西,允許中國加入是正確之舉,對台灣也有助益。

過去協議獲肯定 仍有必要進行改革

倘若WTO不存在,我們就必須創建一個類似的組織。WTO使會員體針對自由貿易做出的細項承諾得以兌現,並提供一個共同平台來執行及改善那些承諾。不可否認,WTO有必要進行改革。每個會員體都是透過談判,並做出當時看來公平的權衡取捨後,才得以加入WTO。我們不妨以目前的貿易型態為基礎重新思考—過去那些協議算是好協議嗎?即使是現在,對美國和台灣來說,這個答案仍是肯定的。然而,經濟結構會發生變化,國際組織若要充分發揮作用,自然必須改頭換面。

WTO本身是貿易型態和逾越國際規則的貿易保護主義模式折衝下的結果,這樣的說法應該毋須爭論。一九八○年代晚期,WTO的前身「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已不再能處理最重大的貿易障礙,包括出口補貼、出口設限協議、智慧財產權被侵犯、執行力不彰及貿易相關的投資法規等議題。而且,GATT不適用於服務貿易。

新一輪談判潛藏效益 比敵對有價值

重啟談判是否很困難?還真是困難極了。這是因為一六四個會員體都將參與談判,而對現今體系構成最大挑戰的中國,正好是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順帶一提,印度人也不好對付。)然而,新一輪的WTO談判回合潛藏的效益,遠比貿易體系沉淪為全面敵對的模式,所有國家透過執行本國法律來謀求片面優勢,還來得有價值。

關於中國的問題,美國透過WTO來解決糾紛會比較妥當,包括利用其爭端解決機制及協商改革的方式。對於美國提出的申訴,WTO的司法管轄權究竟能涵蓋到什麼程度—儘管一定比川普政府主張的還要廣泛—的確有討論的空間。不過,美國若能提出一項綜合性的案例,將可藉此考驗WTO的存在價值,揭露最需要會員重新確立承諾的面向。毫無疑問,美國將會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

中國面對申訴裁判 並非完全置之不理

對於以上論述,必然會出現中國不可能遵從WTO裁決的反對說法。但這種說法明顯有誤。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去年彙整出經由WTO向中國提出申訴的紀錄,發現在已結案的廿二個案例中,「除了一項申訴案無疾而終外,中國針對所有申訴的回應,都是採取若干行動以擴大市場開放」。卡托研究所專家指出,沒有任何一個案例顯示中國對裁判結果完全置之不理。

而退一步的反對說法是,「好吧,但這個(申訴)過程曠日廢時」。這端視你如何衡量。從提出申訴到中國做出改善,平均費時約三年。三年的時間並不短,足以讓一樁生意產生許多變數。然而,美國採取目前的片面措施以來,也已經過了兩年。如果美國開徵新關稅的目的,是促使中國簽下更廣泛的協議,而不是終止協議,那麼美國迄今已功敗垂成。

最嚴厲批判WTO的人還提出另外一種更加不著邊際的論點。他們暗示,WTO總是不得不處理中國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全都過於瑣碎。他們眼看中國加入WTO後經濟表現亮眼,開始認為「我們」從來就不該讓中國加入。

沒有中國的WTO 根本不合情理

問題是,在中國加入WTO前,美國和歐洲早已對中國開放市場。美國國會二○○○年針對中國貿易地位的表決,不是同意中國加入WTO,而是延長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永久正常貿易關係),而這項資格原本必須每年核一次。倘若美國當時未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可就無法善用中國的WTO會員資格為其他成員開啟的貿易機會了。這就是中國加入WTO所帶來的轉變—打開中國市場。

再說,沒有中國的WTO根本不合情理。早在一九九○年代針對中國加入WTO進行談判時,這件事就已經一清二楚。當時,要在國際上凝聚支持,以阻止中國加入WTO,根本不可能成功。如今,將中國逐出WTO的提議,也同樣是天方夜譚。

WTO對台灣重要性 比其他國家更重大

最後要說明的是,中國加入WTO對台灣是一件好事。中國入會是確保台灣會籍的必要憑藉。在台灣國際空間逐漸萎縮的時代,台灣的WTO會員資格是其中一項最有力的認證,而且十分管用。在新會員入會或簽訂「資訊科技協定」等新協議時,台灣都是參與磋商的一份子。台灣在WTO有六起申訴,但台灣的問題不在於與中國的經濟連結,而是與其他國家的連結受到人為限制。因此,WTO對於台灣的重要性,比其他國家更重大。

華府針對WTO的論辯,在台灣引起某種層面的回響。對於美國向中國採取新的果決態度,許多台灣觀察家同聲叫好。這是可以理解的,川普政府確實在提升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力道。然而,就美國貿易政策而言,台灣方面應該退一步深思。台灣更有可能成為美國保護主義下的受害者,而非受惠者,尤其是在美國大力抨擊WTO時更是如此。

(作者羅曼為美國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中心主任)自由時報06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