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清庫存人物是台灣共識(蘭雨靜)

蘭雨靜

前陣子,在雅虎奇摩的網頁上,査看「風涼話」的意思,意外地,首先出現在眼前的,並非辭典的解說,而是,下列的三則新聞的實例報導。

1.趙少康批陳時中落淚引恐慌,周玉蔻竟回罵兩字 (中時電子報 via Yahoo奇摩新聞)
2.周錫瑋稱「口罩不夠進口就好」林俊憲狠酸:凸顯對疫情完全狀況外(ETtoday東森新聞雲)
3.吳斯懷罵口罩圖利 藍委:這話很多餘(三立新聞網 setn.com via Yahoo奇摩新聞)

三則新聞報導之後,才出現漢語辭典的「風涼話」解說,如下:

英文:irresponsible and sarcastic remarks (不負責任的嘲諷話)。打消別人積極性的嘲諷話。他不但不出力,還在旁邊說風涼話。不負責任的冷言冷語。 

根據辭典的解釋,回頭看看三則報導.顯然是跟風涼話有密接的關係。

上述雅虎奇摩三則報導的主角,趙少康、周錫瑋、吳斯懷,都屬於在野的國民黨。「國民黨」者,大家都知道,是創立於中國,失敗於中國。流亡到台灣,初期,靠槍桿統治台灣。後來,台灣民主化後,槍桿被民意替代,一向具有頑固封建體質的國民黨,無法得民心,由是淪為在野黨。對於一個不求改進的黨來說,這是個必然的結果。

所以國民黨在中國也好,在台灣也好,都是屬於「魯蛇(loser)」。而這個失敗者,有個非常特殊的傳統體質,就是不會反省檢討自己,而把失敗的原因、責任,全都推給打敗它的對手或別人。簡單的例子,蔣介石敗給毛澤東後,毛澤東變成「毛匪」,故鄉大陸變成「匪區」。這是典型的失敗者「精神勝利法」,以告慰自己,欺騙自己。

馬英九、趙少康、吳斯懐、韓國瑜、葉毓蘭等等,年齢大一些的國民黨黨員,從他她們的言行,顯然可以看得出,是屬於介石型的徒弟們。其特徴是喜愛玩弄風涼話自欺,専事於攻撃他人以求心理上的舒解。

蔣介石把毛澤東說成「毛匪」,把故鄉大陸說成「匪區」,是無法把毛變成「賊」,也無法譲故鄉變成「地獄」。因為那些話,只不過是「風涼話」或者說「嘲諷話」而己。

陳時中落涙,起因於中國的無理。因此引起台灣各界的共鳴與公憤。唯有趙少康批他「引恐慌」。「引恐慌」的元凶是中國,趙少康却不批判中國而批陳時中。趙少康的企圖,幾乎可以說,他想借此造成台灣社會的恐慌、混亂。所以他不但不出力,還在旁邊說風涼話。這是極端典型的魯蛇作風。周玉蔻回罵「爛人」二字,應該說非常恰當。

吳斯懷利用抵抗日軍侵略中國的「八百壮士」事績,來作為替自己争取更多「退休年金」的藉口。可惡吧,當然可惡!他的「口罩圖利說」更是荒誕。國軍没戰可打,幫民間做事,割稻、救災、清垃圾等,全世界都在實行,幫忙製造口罩為防疫出力,吳斯懷卻有話說,大概是因為對他個人不會帶來任何利益的緣故。真是荒誕。吳斯懷對得起「八百壯士」地下之靈?

葉毓蘭談口罩,搬上內褲、嘴巴下體,混在一起,引來「不倫不類」的批評,理所當然。

宋代著名女詩人李清照有首膾炙人口的詩 『聲聲慢·尋尋覓覓』。馬英九,趙少康,吳斯懐,韓國瑜,葉毓蘭等人,大概都没有欣賞過。在此特地把它介紹,供他們欣賞:

其原文如下: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着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守着窗兒 一作:守著窗兒)

裡頭的一句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是非常値得這些KMT 人品嚐。

今天的KMT,大家,包括多數KMT人都知道,滿黨堆積着黃花,是個憔悴的黨。是個面對「黃昏」的老邁黨。誠如老來的李清照的感觸「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所以,今天,一個愁字了不得的KMT人,就只有借酒解愁,或說說些風涼話,冷言冷語來麻醉,來欺騙自己。

今天的台灣,是個正在蓬勃成長的國家,一些憔悴如黄花的KMT政客,他她們不單不想替台灣出力,也没有能力出力,卻想蓄意阻擾台灣社會的進歩。是國家社會進歩的絆脚石。

台灣人民應該共同一致,把這些絆脚石儘快給清除才是。這是全體台灣人民應有的「共識」。

(作者為南加台僑)0704

Facebook Comments